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79章 青霉素实验,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凿山而成的机库中,徐琨君依旧在忙碌着。

    各种木板的废料,堆积成山,那些都是根据张然之前的指示,用木材构件来替代一部分找不到的飞机残件所用的东西。

    但很明显,用木材配件来替代飞机残件的思路,是行不通的。

    “不仅仅是我们这边能找到的木材强度不够,根本无法支撑战机起飞运转这一点,更多的还在于咱们现在攒的这战机所需的组件,压根就无法用木材所代替……”

    徐琨君说着,脸上倒没有多少因为张然瞎出主意浪费时间的不满,更多的还是奇怪……

    毕竟,虽然张然干啥都两把刀,什么都好像知道一点但真让他自己干肯定会搞的一塌糊涂这点,经过邓方的宣扬,支队高层早已是人尽皆知。

    但同时,虽然张然说就天下无敌做有心无力,但往往经过他的口提出的方向性建议,却几乎都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法子,也是人尽皆知的。

    唯独这次,张然给自己提出的战机用木材构件修复这点却全盘失败,不得不让徐琨君感到有点意外。

    张然很尴尬。

    像给其余人等提的那些建议,比如塔缸法硫酸,比如用模具先制造模型最后制造冲压机,冲锻机这些,要么就是自己曾经学习过,知道一点皮毛的,要么就是自己轻易就能看到,接触过的……

    而飞机这玩意儿,即便在自己穿越过来的那个年代,虽然并不罕见,但也不是是个人都能接触到的东西!

    自己没学过,也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过,完全就是电影上看到过小鬼子的飞机有木头的,所以就嘴巴一张……不管用一点都不奇怪。

    好在,即便用木头构件替代一些飞机的部件,将这架飞机组装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因此张然除了暗暗在心里发誓,以后绝不再在这种涉及高精尖技术方面瞎出主意之外,倒也没太往心里去。

    机库中除了那些木材之外,又堆了不少飞机的残件。

    这些,都是在平同关大战中,最开始还有空中支援的时候,相互被击毁的战机残骸,加起来有三四架,在民兵民夫们偷偷打扫战场的时候,蚂蚁搬家一般带回来的。

    这几架飞机,从机身残骸上漆着的标识来看,应该全都是委员长部队的战机残骸,根本没有小鬼子的战机残骸。

    从机身上的弹孔上,张然足以想象当初那些飞行员们是如何在敌众我寡之下,穿越无数小鬼子战机的封锁,支援平同关的,能够想象到他们看到下方的中国军人们被小鬼子的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心头的悲愤……

    也能想象到,他们以一敌十,在那长空中和鬼子的战机群抵死周旋,最终被击落壮烈殉国的样子……

    现在,这些飞机的残骸静静的摊在这机库中。

    张然是真的希望,希望这些残骸的一部分经过徐琨君他们的手,成功的让支队这架相对完好的战机重新升空,带着那些战死飞行员们的遗志,再次傲啸长空!

    告诉那些小鬼子,只要还有一个中国人活着,在中华大地上,就没有他们小鬼子猖狂的份!

    无论是地面,还是空中!

    只不过,愿望虽然美好,但实现起来,却相当困难!

    虽然现在,因为这些战机残骸,飞机修复所需要补充的配件应该已经能找齐,而且在尝到了老山羊舌头的威力之后,吉田忠和藤田一郎这两个小鬼子机师现在老实至极,在需要用到他们的时候,飞机方面的事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等于现在支队在飞机方面的研究,加上徐琨君这个机械专家一起,已经有了三个专业人才。

    但根据徐琨君的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这飞机残骸依旧没有半点被修复成功,并最终飞起来的希望……

    “这两个家伙,真有那么老实?”

    徐晋瞅着在机库里忙的很欢的吉田忠和藤田一郎,多少还是不放心,有种引狼入室之感。

    “除了老山羊,韩医生在出发之前,还顺手给他们做了些小手术……”

    徐琨君嘿嘿笑道:“现在这两个家伙手脚加在一起,统共剩下四根指头,估计他们就算想不老实,应该也造不成多大的危害了吧?”

    “韩金山这家伙……”

    听到这话,张然情不自禁的头皮发麻,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太残忍了。

    “前两天韩医生来了一趟,吉田忠和藤田一郎一看到韩医生,当场就尿裤子了……”

    徐琨君憋着笑道:“所以队长你放心,现在这两个家伙,是比羊羔都温顺!”

    “总之,还是要看紧点,不可麻痹大意!”

    张然最后嘱咐了一句,这才告诉了徐琨君自己的来意,飞机这边既然一时半刻不可能有什么进展,就先缓缓,优先配合盖黑良那边,研发牵引车头,让坦克炮移动起来的任务。

    安排完这些,张然才回支队而去。

    一路上,有大片的田地。

    玉米已经在扬花,高粱已经在开始抽穗,所有的庄稼,又在茁壮成长,再过个多两个月,就又要到丰收的季节了……

    想到自己等人率队离开之时,玉米高粱苗不过尺许高,走在青纱帐掩映间的张然便不禁感慨时光飞逝……

    化肥厂,炼铜厂的工作,正在加班加点的进行。

    仓库里的铜块,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

    在铜块炼成的第一时间,便全都送到了后山,直接变成子弹,或者变成了正在研发的炮弹壳。

    倒是仓库里的化肥成品,已经越堆越多!

    小鬼子对根据地外围的封锁,已经在逐渐加强!

    除了卢颂,阳泉清平远光这几处紧邻支队的游击区之外,支队生产出来的化肥,已经很难运输到高林,灵江或者师部所在的龙源地区了……

    上半年源源不断的前来运输化肥的队伍,已经屈指可数,支队内也显得清静了许多。

    这种几乎是半成品的化肥,包装又不合格,存放太久,很容易造成肥效流失……

    这点,支队上下都非常清楚,马成邦等人还有根据地各乡镇的干部,都为了推销化肥而不遗余力,但效果却很不理想——因为化肥,是要用粮食来换的!

    张然会担心平同关陷落之后,鬼子回集中兵力对付支队,各方面的乡亲们也在担心!

    这一季的化肥,乡亲们的田地里都已经施足了,再储存化肥,就得是下一季的庄稼用了!

    而下一季的庄稼,是像之前一样给自己种,还是给小鬼子忙活,大家都不知道……

    因此,与其囤积化肥让粮食增长白白便宜了小鬼子,大家更希望多存点粮食。

    这些,张然都是清楚的。

    因此,虽然因为化肥销售不利,让支队多库存粮食以备不时之需的计划大打折扣让他揪心不已,但他却没有过多的责怪马成邦等经销商以及各村镇的基层干部们,只是让化肥厂方面继续保持生产,多多库存。

    虽然库存的时间太久肥效的流失太大,但等到用的时候,总好过完全没有化肥用。

    另外一方面,张然也敦促邓方等化工部的人员,乘着这个机会对化肥方面进行深入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出降低化肥存放过程中的挥发,能够将肥效保持更长时间的……

    小鬼子的封锁,带来的不仅仅是支队生产的化肥销售不出去,弹药运输出去日渐困难这些问题,根据地商队从外向支队采购盐巴,布匹,药品等等,也开始变的困难了起来……

    虽然对这一切的到来早有准备,而且在一年多以前就对各种必须商品进行了库存,所以支队内部,各种商品的供应还很充盈。

    但在张然知道各方面的采购已经变的困难起来之后,依旧第一时间下达了限购令!

    虽然在限购令的同时张然还下达了不得乘着这股风潮囤积居奇,否则严惩不贷的命令,但对乡亲们依旧会造成很多恐慌,即便是各基层组织在得到命令的同时,也都开始组织各种座谈会之类对民心进行安抚,但民心动荡,依旧不可避免……

    只是,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现在不竭尽所能的维持稳定,真等到将来物资各种奇缺,发展到和历史上一样别说普通百姓和战士们,就连将领们想吃点盐巴都得吃哪种熬草木灰出来的钾盐的时候,再控制就来不及了!

    虽然在根据地内,至少在盐巴方面,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

    但张然不得不早做防备,以求有备无患。

    安排完根据地内的事情,张然就准备动身去县城,因为他还有些事,想跟高晋等人交代。

    还没动身,韩金山却已经来了,脸色发白浑身都在微微的哆嗦。

    张然心头一紧,忙将门关上才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我给几个伤势太重的重伤员们注射青霉素了!”

    韩金山眼泪汪汪的道:“全死了……我不知道是因为青霉素的问题死的,还是因为他们的伤重的已经撑到极限了……”

    “别慌!”

    张然狠狠的拍了拍韩金山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才道:“青霉素的事,只有你我知道,只要你我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再说了,你说的那几名重伤员我都见过,要是没有特效药尽快控制炎症,他们迟早也都是死……

    只少,你这么做是真的很想救他们的,不是吗?”

    韩金山听到这话,神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掰着指头分析道:“按照队长你说的,皮试方面我做了,应该不是过敏的问题……在提纯方面,我已经做到了极致,要真是因为青霉素不够纯而引发的死亡,那我怀疑,我们支队是不可能制造出可用的青霉素了……”

    “会不会是用量问题?”张然问。

    “我都是按照队长你说的用量注射的啊!”韩金山道。

    张然懊恼的一拍脑袋,他发现自己遗漏了一个最最关键的问题!

    因为支队没有合格的检测仪器,所以根本没办法去检测提纯后的青霉素单位青霉素的单位数量,于是只能按照张然记忆中的,初代青霉素的单位数量去进行注射……

    可问题是,他教给韩金山的培养青霉素菌的法子,虽然是土法提纯青霉素的法子,但这法子是在青霉素工艺已经相对成熟之后被提出来的,相比最初培养青霉素制备青霉素的工艺,其实已经先进了不少!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咱们制造的青霉素质量够好,单位青霉素菌的含量比我们预料中的要高的多的多?”张然道。

    “这,不太可能吧?”

    韩金山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他那边制备青霉素的条件有多简陋,他这个主实验人简直是心知肚明!

    制备出的青霉素菌的单位数量不够,他或许相信,可这比预料中的多,他哪里敢相信?

    但张然,却越来越肯定自己的判断了!

    不是他没怀疑青霉素提取的工艺不过关,注射的青霉素中夹杂了别的菌类,从而引起了更严重的副作用等等……

    他怀疑了,只是假装不知道!

    因为韩金山已经说了,在提纯方面,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极致,除非支队在实验室方面引进更加先进的制备青霉素的设备,否则根本没可能做到更好!

    也就是说,如果张然怀疑青霉素的制备工艺不过关,那么,至少在现阶段,支队可以死了自己制备青霉素这条心了!

    而这点,是张然绝不想看到的!

    别说支队队部里还有包括王文平等二十多名危在旦夕等着青霉素救命的重伤员,就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会有源源不断的重伤员要等着青霉素救命……

    要是支队将青霉素搞不出来,不知道会有多少英勇的战士们会因此而丧命!

    所以,张然宁可往好的方面想,也绝不愿意相信支队就真的搞不出青霉素!

    “继续试验,将注射量从昨晚那几名烈士的用量减半——不,先减到三分之一,观察情况之后,再酌情增减!”张然道。

    “可万一要是……”

    不等韩金山说完,张然便打断了他的话道:“没有万一,拿出你切掉吉田忠藤田一郎他们几十根手指的那勇气来,不要有任何负担——因为这对王文平他们那些伤员来说,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

    对了,能救王文平等人的命,错了,能让他们少受些苦!

    韩金山闻言苦笑,心说队长,你岂能将那些重伤员们和吉田忠藤田一郎他们相比?

    吉田忠藤田一郎,他们是鬼子,在我眼里,他们连狗都不如好吧?可这些重伤员,他们是咱们支队的战士,他们是英勇作战而负伤的啊……

    但想想张然的话,韩金山不得不放下负担,放手一试,心怀侥幸的想,万一呢?

    既然韩金山已经开始做青霉素的实验,张然不得不大小了立即去县城的念头,准备等出了结果再说。

    本想休息一下,可心头满是各种念头,又是担心青霉素的实验不成功,又是担心别的,最后在床上没躺半个小时,张然便又爬了起来,绕到了回来之后就没去过的被服厂。

    虽然现在才八月中旬,但为战士们民兵们准备冬装的工作,被服厂方面早已全力开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