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82章 说了是老子的人他还敢打?
    ps,看在刀鱼更新这么早的份上——推荐票投起来如何?

    ……

    嘿呦嘿呦嘿呦嘿……

    战士们训练的声音,在阳沟村内回荡着。

    支队最近几天的训练,明显的加大了强度,在新兵们度过了适应期之后,现在每天两次的绕村三十圈跑已经雷打不动了不说,在以往只是背着枪跑之外,现在还加上了负重——每人肩膀上都扛上了一截圆木!

    这根圆木,重量也就二三十斤,说起来对一群动不动就背着百多斤粮食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的家伙来说,绝对不算重。

    可就是这二三十斤的一根圆木,但却让所战士们都吃足了苦头……

    重是不重,关键它圆溜溜的不好受力啊!

    而且扛着还得跑,不但要控制平衡,还得防止圆木一不小心从肩膀上给溜下来砸着人……

    王老拐王文平等一群老兵们都快哭出来了,咬牙切齿的瞪着跑前边的一群新兵蛋子,觉得这依旧是张然为了报复新兵蛋子们入伍之时说错了话的后续惩罚!

    一想到这点,老兵们就想冲上去踹那些新兵们的屁股!

    但这种念头,他门根本不敢实施不说还不能说出来,还得每天跑完了安抚这群新兵们的情绪,告诉新兵们这是队长为支队量身打造的训练方法,就是为了碰到鬼子,打不过至少跑的过……

    甚至为了增加可信度,他们还搬出了上次去省城时自己等人来去如风,无论是鬼子汉奸,还是主力部队的八路军,谁都追不上他们的光辉事迹……

    最后活生生的将他们的逃跑吹的比迎着鬼子泼水般的弹雨冲锋都来的光芒四射……

    新兵们一边听一边流口水,想着中午吃啥。

    最近战士们的伙食水平那是上去了,顿顿都有肉。

    这是张然特意交代的,高强度的训练要是营养跟不上,那绝对会出大问题。

    其实看着战士们被这圆木折腾的够呛,张然也心头发憷,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上,估计也够呛的很。

    但他丝毫没有改变训练方式的想法——在电视里,那些特种部队可天天都是这么训练的!

    虽然抱着圆木训练的具体原因他不懂,但既然特种部队都这么训练,那肯定有足够的道理,而且肯定是经过科学论证的!

    他甚至隐隐期待,想要知道这么练出来的队伍,将来在战场上,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表现!

    轰……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黑烟升腾,弹片横飞……

    几个草人早已被掀翻在地,其中两个草人更是中央破了个大洞,乱糟糟的稻草散落的满地都是。

    牛大等人满地寻摸,终于将散碎的弹片找了回来。

    加上没找到的两片,这次的爆炸,一共炸开了八片碎片。

    毛钻牛疙瘩眼巴巴的望着张然,希望他能对这次的实验成果满意。

    “还是不行啊,咱们才炸了八块,小鬼子的手榴弹一炸,足足能炸七八十块呢!”

    张然摇头叹气,让毛钻牛大继续实验。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土造的手榴弹,装填的还是黑火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达到一炸七八块而不是一炸两片,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成就了。

    但一想到这次出去,有很大的可能和鬼子遭遇,他都不得不让二人精益求精。

    他不是没想过将任海方科朗子找来的那批废炮弹给拆了,用其中的炸药装填手榴弹——只是那实在太奢侈了!

    那些炸弹里的可都是好炸药,他可舍不得用在手榴弹上!

    在造出硫酸,制造出威力大而且够稳定的硝化炸药之前,这些哑弹中的炸药,是他唯一能用于复装子弹的炸药!

    要是用这些炸药造了手榴弹,到时候条件成熟能复装子弹了,总不能用黑火药装填不是?

    手榴弹用黑火药还能勉强凑合,用来复装子弹,那可就是笑话了!

    被命名为二车间的机械车间,机器的调试,组装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一批精挑细选出来的工人,也在程东国萧三元的带领下各自紧锣密鼓的训练之中,只要柴油一到,二车间就能够投入生产了!

    窑厂已经建好了。

    王长天请回来的老匠人汪老头正在和土。

    阳沟村这边是没有瓷土的,好在窑厂也没想过烧出什么上好的瓷器,更主要的目的是烧出品质过硬的好陶。

    耐酸的釉面配方,张然是完全不知道的,

    但作为一个老匠人,汪老头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只要多试验几次,一定有法子解决。

    看着汪老头将那些黄胶泥过筛,加入精心收集储存了不少天的老尿进行发酵,尿骚味蔓延各处,张然却完全不理解这操作是什么道理的时候,他就决定不插手烧陶这事了。

    这些东西,还是让汪老头这个专业人士去做就行。

    自告奋勇去县城的瘦猴,被陆燕王长天秘密安排在省城的那些男女民兵们抬回来了。

    “你不是说没有你偷不到的东西,开不了的锁么?咋搞成这样?”

    王老拐等人瞅着瘦猴这模样,幸灾乐祸不已:“这子弹没偷回来,还给人揍了一顿,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神偷?”

    “队长……”

    看到张然过来,瘸着一条腿,鼻青脸肿又悲又怒的瘦猴就鼻子一酸,差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张然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瘦猴这趟肯定失手了,安慰一阵才道:“难道你没告诉姓许的,你是咱们支队的人?”

    “说了!”

    瘦猴想着离开之前张然的交代,顿时鼻子一酸,眼泪汪汪的道:“不说还好,说了被打的更惨——我这腿,就是那姓许的亲手拿着棍子打的,差点都给打折了啊……他还说,打的就是队长你的人!”

    王老拐等人听到这话,一个个的脸都扭曲了起来,忍的好生辛苦。

    “姓许的这王八蛋!”

    张然则是恼羞成怒,一拍桌子吼道:“都说了是是老子的人他还打?翻了天了他!”

    “然哥,咱们这是偷……”

    陆燕几人憋着笑纠正,心说这偷东西被人逮住了,被揍不是很正常的么。

    “废话!”

    张然理直气壮的吼道:“他姓许的不敢打鬼子,咱们拿他些子弹去打鬼子——这能叫偷吗?他姓许的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还敢打老子的人——老子不发火,他姓许的还真当老子是病猫不成?”

    “老子看那姓许的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王文平牛哄哄的的道:“我这就集结部队,去省城干他们保安团去……”

    干你大爷!

    张然一脚将王文平这个憨货踹了个趔趄,心说人许松现在可有三百来号人,咱们加上预备排才六十来号人,子弹加起来不到一百发……

    去干人家,去被人家干差不多?

    “那,难道瘦猴兄弟这顿打就白挨了啊?”王文平嚷嚷。

    “要报仇,可不只有抄家伙跟人干这一条路!”

    张然嘿嘿冷笑一声,让王长天给自己从账上提了些大洋,然后直接带着几个熟悉县城情况的民兵就去了县城!

    报仇这事可以先缓缓,还是先搞些子弹再说!

    县城内,许松现在是威风八面!

    经过这阵子的刮地皮,用这些钱上下打点一番之后,上峰不但没有追究他鬼子一来就跑的罪过,反而还给了不少的枪支弹药,还有一辆挎斗摩托车。

    此刻,许松坐在挎斗里招摇过市,身后踢踢踏踏的跟着一队的保安队员,那叫一个威风,丝毫没有受到几百里之外的那边如火如荼的战事的影响。

    “靠,这家伙居然有摩托车了——怎么没人跟我说?”

    化妆成老百姓的张然瞪着几个民兵,心头兴奋不已,心说自己现在不但愁弹药,更愁哪儿去找燃油——特么许松有摩托车了,可能没有燃油吗?

    瞅着抖完了威风的许松带人回了保安队部,张然捏着下巴嘿嘿的笑了。

    啥叫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这不就是么!

    然后他便瞅到了人群中的几个熟悉的身影,不是马成邦赵万林等人,还能有谁?

    马成邦等人也看到了张然,臊眉耷眼的过来打招呼,低声道:“张队长,你咋来了?”

    “你们能来,我还不能来?”

    张然嘿嘿一乐,冲着许松的保安队道:“也想从这家伙的身上打主意?看来咱们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啊,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