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05章 是该感谢张然,可特么心里就是不痛快
    浦沅中不想说,因为说着感觉,很丢人。

    打卢县,不费吹灰之力,同时利用攻打卢县之威吓跑了颂县守军,白捡了个颂县。

    然后在北河走廊,将上野率领的骑兵队给坑的死死的,接着在演武渡,在青松林前连续的坑鬼子……

    当然了,这都是人家的本事,浦沅中没话说。

    但最让他伤心的是,在打完之后那张跑跑找到自己一脸悲痛的告诉自己,他晋东支队这次损失惨重,战死七十,总伤亡过百……

    浦沅中都已经不记得当时自己是如何强压愤怒,没有呕血三升,没有将那张跑跑给捶死了!

    你特么干死七八百的鬼子伤亡过百都伤亡惨重,那老子的独立团还活不活了?

    要不是最后一战几乎算是以零损失收拾了藤田率领的近五百日军,浦沅中觉得自己都有找块豆腐撞死自己的冲动了。

    “这张跑跑,就特么会得了便宜还卖乖!”

    刘青心头恼怒无比,气的鼻子都歪了,不过不得不拿出领导的气度来开解浦沅中:“没有你独立团配合袁振锋部和游击队在金牛山之坚守,就不可能有他张跑跑这么到处乱蹦跶着捡便宜,说起来,这次战役他张跑跑能消灭这么多的日军,还是沾了你们的光嘛!”

    听刘青这么一说,浦沅中的心情稍微好受了那么一点点。

    再想想藤田率领的那波日军被全歼之后,其绝大多数的装备都归了自己,他觉得这一仗虽然伤亡惨重,但结果也绝对能够接受了——这一仗的收获,可谓是他独立团和日军交手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战了。

    然后二人才坐下,对整个战役开始复盘。

    不复盘则已,一复盘,就让二人再次对张然于无声间操控战场的能力震撼无比。

    不是说张然谋略无双,算死了他们这边和袁振锋肯定要参战,而是说在这一盘大棋中,晋东支队居然一直都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不败之地!

    自己等人参战了,局面就是现在的样子。

    自己等人不参战,那家伙也能毫发无损的拿下卢颂二县,然后在北河走廊坑死上野骑兵队,从容的退回他东江仓水的老窝,赚的盆满钵满!

    “妖孽啊……”

    浦沅中感慨道。

    “虽然这张跑跑的确有点谋略,但也没你说的那么高明!”

    刘青倒是不太赞同浦沅中的意见,毕竟如果是他自己来打这一仗,他同样会采用相同的方略——当然了,最后取胜,伤亡绝对会是晋东支队目前伤亡的十倍不止!

    这绝不是说他的部下,就不如张然的晋东支队。

    而是刘青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如张然那么决绝——因为他的队伍,没有晋东支队那么财大气粗!

    那么一支骑兵,说陷马坑就陷马坑,说不顾一切的炮击就炮击,将数百匹战马变成马肉……

    想想刘青就心疼的厉害。

    “的确如此!”

    浦沅中也道:“就拿最后一战来说,要是我来指挥,肯定是采用敢死队攻击,阵地平推,争取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不是想不到用土攻掘进飞雷炮洗地,实在是咱们压根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炸药——而且还不忍心将那么多的武器都给炸坏了……”

    说到这,浦沅中也开始心疼。

    消灭藤田虽然可以算得上是零伤亡,但缴获回来的武器,只有不到两百条枪算是完好无损,剩下的都给炸的歪七扭八,能不能修复出一百条都难说……

    再想想张然用赏金的法子分裂日伪军,让日伪军内讧的法子……

    浦沅中忍不住感慨,特么的,财大气粗,就是特么的牛逼啊!

    要是他们八路军用赏金这法子,那就不可能分裂日伪军——因为日伪军,都知道他们八路军穷的叮当响!

    而他张跑跑,刚刚洗劫了卢颂二县,那就是能拿得出钱来!

    “人比人,有时候特娘的真的是能气死人啊!”

    刘青浦沅中二人想着这些,又是一阵捶胸顿足,对于张然以一千兵力,加上几千民兵的辅佐,就能在这么大的一场战役中以最小的代价捞到了最多的好处嫉妒无比。

    不过嫉妒归嫉妒,其实他们自己本身,也赚了不少。

    浦沅中这边,围堵那些被分化出来的伪军,不但俘虏了近四百名伪军,更是缴获了超过五百条枪,加上从藤田那五百人手中缴获的枪支以及顾向阳耍赖从张然手里混的,这一仗光步枪,团里就多了七八百条,这还不算那些被炸废了等待修复的!

    而刘青本部这边,好处也没少捞。

    张然围堵平章,攻打演武渡,半道炮击日军全机械化中队,直接威逼灵江要塞,逼的木马,迎水二县的日军不得不回防灵江,造成木马迎水二县的防御力量薄弱!

    在这种情况下,刘青才敢毕其功于一役,掏出所有的家底集结重兵,再配合上张然那边透露给他们的汽油桶飞雷炮,一举拿下二县!

    光粮食,他们就从二县之中缴获了超过百万斤,弹药无数,更别说还有不少的大洋法币了。

    之所以他们从两县之内缴获的粮食,还不到晋东支队从卢颂二县缴获的粮食一半多,这完全是因为小鬼子在这二县之内根本没库存多少粮食,怪不得别人。

    但纵使如此,在分了一部分给地方乡亲,凝聚民心之后,依旧运回师部超过六十万斤粮食!

    虽然六十万斤粮食,对一个师七八千人的队伍来说也就三四个月的口粮,但相比之前全师上下随时都可能断顿,连年都没法过了的惨状,那无疑是有了极大的改善!

    因此,虽然嫉妒于张然带着他的晋东支队在这场战役中以最小的代价却占了最大的便宜,自己等人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价却只吃了点残羹剩饭,但总的来说,全师上下,还是因为张然而获益了。

    “说起来,我们的确应该谢谢张然!”

    浦沅中道:“不过我就是觉得心里头不痛快啊……”

    刘青也知道应该感谢张然,但心里却比浦沅中更不痛快——特么的,老子这正规师,居然没他张跑跑这个冒牌货赚的多,心里能平衡么?

    不过不平衡归不平衡,现在都到了该要正视张然和他的晋东支队的时候了!

    “张跑跑的身份问题,组织上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来!”

    刘青道:“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敌后的统一政策,那都是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展开对日战争,这总方针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所以,咱们现在,可以先撇开张跑跑冒充我八路军身份这件事,和他进行接触,合作!”

    对于这么久组织上对这件事还没有一个处理意见的事情,浦沅中稍有不满。

    不过他也知道,这对张然来说,也未必就不算是一种保护。

    毕竟要是组织真的决定接纳张然,那么组织上绝对会派人过来对张然进行严格调查,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情况来。

    除了这点,更重要的一点是,张然的晋东支队发展的不错,万一因为组织的介入,插手,破坏了这种发展,对目前的大好局面来说,也无疑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因此,让晋东支队保持现状,然后全师在这边和他张然进行全面合作,互惠互利,的确算的上是上上之选。

    “既然是合作,那么咱们就得好好的考虑一下了!”

    浦沅中道:“晋东支队现在能自己造炸药,能自己复装子弹,甚至都能打造掷弹筒了,他能给我们很多很多东西——可我们,能给他什么呀?”

    要是什么都不给,那不就等于是穷亲戚上门干讨便宜么?

    顾向阳可以撒泼打滚的跟张然占便宜,那是他个人不要脸!

    但这全师都凑上去……这几千号人的脸,那还要不要了?

    “你这是什么话!”

    刘青怒道:“都是为了打鬼子,咱们为了打鬼子而找他张然接济一些物资,这跟脸面扯的上什么关系……这都是为了国家打鬼子,有什么丢脸的……”

    浦沅中瞅着刘青,心说老首长你倒是接着说啊,有本事别心虚,别磕巴呀!

    “看什么看!”

    刘青恼火的一拍桌子道:“这都年根根的了,我们这边又刚刚拿下了木马,迎水,我现在忙的很,没功夫顾得上这些事,张跑跑那边你去负责跟他交涉,记得把事情给老子办的漂漂亮亮的,别落了我师的威风……”

    浦沅中:“……”

    “你比划啥比划?”

    刘青瞪眼道:“怎么,这次打了胜仗,难道连老子的命令你都敢不执行了还是咋的?”

    “……我服从命令!”

    浦沅中泄气道:“不过老首长,这恶人我可以当,但好处你总得给我们团留点吧?这次的缴获……”

    “缴获统一分配,这是组织原则,岂可动摇?”

    刘青哼哼道:“统计好了就赶紧送上来——包括顾向阳他撒泼打滚赖到手的那些三八大盖,也要统一分配,听到没有!”

    “……”

    浦沅中心塞到不行,郁闷到:“老首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如果你想说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话——老子大你多少级,你自己算!”

    刘青傲然:“为上官分忧,是老子看得起你——赶快去执行,少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