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里院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表演落幕
    六个人?

    何雨宇心头顿时有些失神。

    居然把人数这茬给忘了?

    当时就该把弱鸡的王曦和小一留下,不让他们上!

    总感觉被这么一说之后,他们六个嫌疑很大啊。

    俗话说,做贼心虚,何雨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好陈日津及时开口,岔开话题道:“安井信,你的手下可真有出息!六个人,提着菜刀,就把他们全都给打趴下了?不会是消遣我吧?”

    王曦此时道:“陈院长,也不能这么说,露了面的有六个,那暗地里没有出手的呢?做什么大一件事儿,就没有个放风的?”

    陈日津自然知道王曦是谁,听得他如此解释,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故意对何雨宇道:“何副院长,管好你的人,这里有他说话的份儿吗?”

    王曦晓得两位院长还在继续演戏,自然而然也端起架子,准备开演。

    对于一个曾经在巫寨外面把祭巫给哄得一愣一愣的人来说,这次,必将又是一次实现自我挑战的机会啊。

    不然还能选谁?

    周柯、柳瑗、钟小北都是师兄,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这种差事儿,就让小师弟来做。

    他不做,难道让小一来演?

    信不信第一句话就露馅儿!

    “陈院长,我叫王曦,家师里三院院长赵竹仁,奉家师之命,护送何院长任职,而且在未接到进一步命令之前,将会一直侍奉在何院长左右。刚才是晚辈多嘴了,还请陈院长见谅。”

    王曦恭敬地执了一个弟子礼。

    然后周柯三人也跟着行了一礼。

    这下够了吧?

    就是说给你听的,安井信。

    我师傅可是里院院长级别里面最不会耍滑头的一个了,你要是遇上我代师叔,分分钟把你坑来只剩下内裤信不信?

    果然,安井信一听,立刻反应过来这几个小家伙也大有来头啊。

    不过周柯他们也给足了面子,抢先对安井信也行了一礼,做起了自我介绍。

    “里三院外科主治,周柯。”

    “里三院外科主治,柳瑗。”

    “里三院住院医,钟小北。”

    “我……我不是……他们一路的……我师傅是常玉……”小一怯生生地道。

    常玉是谁,大家自然知道,而且她和眼前的何雨宇之间,似乎还有那么点儿事儿,据说这也是何雨宇远走里十院的原因之一。

    安井信一一回礼,只不过,看得出来他此刻心思并不在这里。

    但经过这么一打岔,暂时没有人会把怀疑的目光落在他们几个身上了。

    “何院长好大的做派啊,赵家军一次就来了四个伺候你,还附送一个常玉的开山大弟子。我就看不懂了,你到底是得宠呢,还是失宠呢?”陈日津在那里漫不经心道,“我今晚喝了不少,要是说错了话,何院长可不要见怪哦~”

    见男女的感情之事竟然被陈日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来调侃,何雨宇顿时脸色一沉,道:“陈日津!有胆你再说一次!”

    李小洛和王杏立刻站了出来,拦在了陈日津的面前。

    因为此时,何雨宇居然把宁三公子给祭了出来,悬停于胸前,刀尖直指陈日津。

    “让开!何雨宇,信不信老娘喝醉了一样把你打趴下!赵家军这里谁是管事儿的,把你的师弟看好,免得到时误伤了,我不好给赵师兄交差!”

    陈日津也一下子爆了,推开李小洛和王杏,举起自己的手术刀永康。

    安井信顿时觉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这本来是他今晚最想看到的局面。

    但地点不对,时间也不对啊!

    你们二位大神,不该在这个时候起冲突啊!

    现在她们扯的事情,完全不是公事了啊!

    扯到女人之间感情上的事情去了。

    而这种事,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也没有对错可讲的,他这个外人,连从哪里说起都不知道。

    咦?

    剧本里面,没有这一段啊?

    两位师长临场发挥,给自己加戏了?

    这可就有点儿考验自己了啊。

    肯定不能让她们真打起来啊。

    但自己出头去阻止的话,就显得太生硬了。

    不够资格啊。

    那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就该……就该找个有资格的人……或者说……抬出一个有资格的人来……

    王曦稍微想了一下,计上心来。

    哎,这几个月,跟着里院或者地府的人,越学越坏了啊……

    王曦拉着何雨宇的白大褂一角,道:“师娘~别闹了,这次出来,本就是你和师傅赌气,还是先处理这里的事儿吧。这要是传回去,还不得被常师娘笑掉大牙……”

    他说完,一边努力地给周柯他们是眼色,意思是大家赶快劝劝啊。

    于是,周柯等人也出声道:“是啊,师娘……”

    喂!叫你们接后半句,不是接前半句啊!

    安井信一听,我去,这关系太复杂了!

    但有一点,这个何雨宇,后台很硬啊!

    不过,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她为什么如此的气急败坏。

    原来她这次过来,真的是在和里三院的院长闹情绪啊!

    何雨宇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将刀收回,冷冰冰地道:“安井信,愣着干嘛,赶快搜查线索!这么多黄泉石,肯定有运输工具!”

    安井信早就吩咐下面的人在做这件事了,此时见这两位大神暂时冷静了下来,赶快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人数肯定少不了。其实要查,也不是太难的事。这么多黄泉石,总得有个去处,最大的可能,便是水路。两位院长请看。”

    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四周。

    这座鬼门关的选址,是里十院和安井信共同商量之后决定的。

    里十院,本就不在京都中心,而是稍微靠其西南,和寒川神社还有一段距离。

    而里十二院呢,则还要靠西南,在高麗山之下,挨着东海道本线和国道1号线。

    顺着安井信手指最后停留的方向,便是大海。

    “但是,这里走陆路也很方便,毕竟就在东海道本线上了。”李小洛扶着陈日津道。

    二月的风,在这海边的夜晚,轻轻地吹着,吹向那漆黑的大海,也吹向他们。

    被这风一吹,陈日津也表现得稍微醒了一些酒的模样,道:“是有这种可能,但东海道本线在这里没有站点,不会停车,所以火车应该可以排除。但如果是国道1号线的话,那么就会需要许多重型运输单位,如此,目击者应该不少。以你们阴阳师的能量,找几台行车记录仪查一查,应该不难。不过,我还是同意安井君的看法,对方走的一定是水路。”

    安井信点头,见陈日津并没有在那里胡乱分析,道:“而且人数一定不少,不然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是绝对没有办法对这么多黄泉石进行搬运的。”

    “可这里怎么停泊啊?”王曦问道。

    他是知道事实真相的,就是好奇,想看看安井信到底要分析个什么花出来。

    “王曦小友,能冲着黄泉石来的,就肯定是咱这个圈子的人了。即使他们把船停泊在一公里之外,也有办法运上船。”安井信道。

    可能觉得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安井信的焦虑稍微不似之前。

    毕竟在这里,还是他阴阳师的地盘。

    船一出海,便是太平洋,要是对方胆敢绕着日本环一圈,他就绝对有办法将对方逮到。

    毕竟,就算是走海路,这些黄泉石,可也不是一艘船就能搞定的。

    即使来十艘航空母舰也不行,重型的都不行。

    这样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实在目标太大了,很好找。

    “或者,水路和陆路都在走?”何宇雨这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王曦见剧本开始逐渐回到了正规上,回忆了一下,进一步开始诱导。

    “安井前辈,其实我觉得,这种事情,肯定是有预谋的。按照一般的情况来推理,最大的嫌疑,便是里十院,或者说你们某个阴阳师家族,监守自盗。可现在看来,我们没有任何一家,有这个人力或者时间来做事。换句话来说,我们重演一遍,再给一次机会,让我们两家合作,联合起来,除去战斗之类的环节,去在一个小时左右……不,三个小时的时间之内,完成这些黄泉石的转运,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我觉得,基本上甚至可以把你们阴阳师也排除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境外势力?”

    安井信稍微眯了眯眼,稍微估算了一下,便觉得王曦的话在理。

    可境外势力……

    “我的意思是,某些国家的巫师和政府合作……不然的话,只从运输实力上来看,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事,绝对有阳间的普通力量介入!”王曦说得斩钉截铁。

    安井信继续点头。

    看来之前走入了惯性思维,谁说这黄泉石就只能是圈子里的人来偷。

    他完全可能是圈子内的人主导,然后借用了阳间的力量来完成。

    他把目光投向了北边,韩国?

    恰好在此时,一名阴阳师来报,说那几名守卫回忆出,当时偷袭他们的人,都说的是韩语……

    不过后来还夹杂着英语……似乎是想隐藏身份……

    安井信正要发怒,却被何雨宇给拦下了,道:“安井君,不要这么容易上当,简单的韩语谁不会说,我也会两句。搞不好,这是在故意栽赃给韩国,把我们的视线引开呢。”

    王曦心里觉得越来越好笑。

    正反两方面的话,全都是我们里院的人在分角色来说,这种感觉,像逗猴子似的。

    安井信思考了一下,道:“何院长说的有道理,不过,不管是韩国,还是南洋那边儿,想要将这些黄泉石运回本土,都得绕着日本海岸线走。我这就去安排。两条路都会查。”

    何雨宇继续道:“还有,他们也有可能暂时不急将黄泉石运回去,说不定先在某个地方藏起来。所以,这一点,也需要警惕。”

    见在现场已经搜寻不到更多的线索了,大家停留了一会儿,何雨宇便提出要打道回府了。

    只不过,这次她倒显得懂事,说今晚,她会和陈日津一起回里十院本部。

    安井信又吩咐了下面几句,觉得也只好如此了。

    好在大的方向应该不会错。

    真是倒霉,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呢?

    这些疯子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

    ……

    等回到里十院,陈日津便独自一人,将王曦他们带上,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场所,手决打出,开启了一处自成空间,走了进去。

    随着空间大门的关闭,所有的人都长出了一口气。

    王曦道:“陈院长,何院长,你们两个,妥妥的最佳女主角。我戏份不多,当个男配角。”

    “那我也要当女主角,我知道,我的那句‘pig’,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小一大声道。

    王曦笑着摸摸她的头,道:“好好好,你也当。”

    但陈日津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小一不要大声说话。

    王曦转头,发现除了何雨宇,他们几个都是一头雾水。

    陈日津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道:“这些日子,我也是辛苦,根本不敢让任何人来照顾他,倒不是信不过下面的人……”

    何雨宇道:“陈师姐,我懂,对于我们来说,再严的嘴巴,也有的是手段撬开,和忠诚度无关了。”

    陈日津继续道:“正好,你们几个来了,也可以稍微替一下我了。相信今天晚上你们的身份亮了之后,也没人敢动你们这几个小辈了。”

    “陈院长,照顾谁啊,受了什么伤啊?”王曦问道。

    谁这么大面子,还需要陈日津来亲自照顾,而且听起来身份很敏感啊。

    陈日津带着他们走进一间房。

    里面全都是现代化医学设备及装修。

    一个男子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双目紧闭。

    一旁的心电监护有规律地跳动着。

    王曦看了一眼数据,生命体征还算平稳。

    “刚开始,昏迷了好几天,后来终于苏醒了,现在可能睡着了。”

    陈日津给王曦他们指了指各种物品摆放的地方。

    王曦走近床前,打量着这个男子,似乎眼前的这个人有些熟悉,但却因为重伤而被摧残得有些变形了。

    良久,他反应过来,声音都有些变了。

    “烽……烽……烽哥!?”

    陈日津点点头,道:“嗯!里七院急诊科主任,聂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