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抗战韩疯子 > 746 三等车厢
    不管韩烽愿不愿意承认,那连续将自家的自行车从高台上摔下去两遍的铁憨憨曰本商人成功了。

    不仅成功地从质量上取胜,一口气卖出去两三辆自行车不说,也在周围一众围观的伪满洲国民众心底留下了曰本工业强国的印象。

    从这一点上讲,不止是伪满洲国,便是同时期的整个中国也远比不上他球的东洋人。

    看完了曰本商人卖自行车的场景,韩烽问了路人,朝着辽阳的火车站方向继续进发。

    伪满洲国是个类似封建王朝的帝制国家,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之类的口号是少不了的,年号康德,一九四二年,正是伪满洲国康德十一年,从康德十年以来,在整个伪满洲国掀起的曰本热和曰本风继续盛行。

    韩烽向着火车站方向前进的时候,一路随处可见马裤青年,下腿瘦代扣,上腿呈半弧形,那是曰本人骑马佩戴东洋刀时的穿的裤子,据说简洁方便,看起来还威武霸气,不知道怎么着就在许多城市流行起来。

    还有的青年更甚,干脆留起一撇卫生胡,佩戴一款木质的东洋刀,有的时候再踩上两个木屐,八嘎八嘎说上两句,就真拿自己当耀武扬威的曰本人了。

    殊不知东施效颦,不伦不类,满满的耻辱都写在骨子里,却恬不知耻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是伪满洲国时期的一种社会病态,可惜的是民众们因为文化的侵入,而被蒙在当中不得自知罢了。

    而作为旁观者,随着这一路所见所闻,韩烽的心情却是越发的沉重,他不知道以伪满洲国这样的情形继续再继续个几十年下去,这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就像是温水煮青蛙,青蛙直到死也不能意识到自己身处的险境吧!

    正胡乱的想着这些思想与问题的时候,火车站在不知不觉中到了,韩烽找到了售票处,卖票的是一个满洲中年妇女,满满的辽宁口音。

    “请问这里的车票怎么卖的?”韩烽略低下脑袋,让窗口内的售票妇女能够看到自己。

    “先生准备去哪里?”

    “新京。”

    “去新京的话,一等车厢票价为六十一块五毛,二等车厢票价四十一块三毛钱,三等车厢二十三块六毛钱,先生,请问您准备购买几等车厢的票呢?”

    售票妇女一抬头,却发现售票木窗外早已经不见了人影,她疑惑了一阵,不再多想,继续低着头忙自己的事情。

    车站出口处,韩烽一脸郁闷地摸着鼻子走了出来。

    就他兜里这几块银元,别说是坐一等车厢了,就连最末尾的三等车厢他都坐不起。

    这票价可真心是够贵的,三等车厢也要二十多块钱。

    便是一些薪酬比较高的教师之类的行业,一个月也就是拿十几块工资而已,一张三等车厢火车票也要将近两个月的工资才能买得起。

    另外韩烽记得没错的话,在这伪满洲国,那些工矿企业之类的伪满州普通民众多分为佣员、常雇方、常雇夫、承包工和临时工五类,他们中间年佣金最高的也不过十几块钱。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要攒两年的钱才够做一回最末等的三等车厢火车,就这还意味着这两年时间得不吃不喝才行。

    相对而言,曰本工人一年能拿上一百多元的工资,两者从来就没有真正被公平对待过。

    当然,现在不是韩烽去感慨伪满洲国的民众们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时候,而是考虑如何弄到足够的钱,买一张最次等的三等车厢火车票的问题。

    二十多块钱一张火车票,这里的钱应该与韩烽兜里的银元是等值的,也就是说韩烽的兜里现在可能就只有六七块钱,其中的差价还大着呢!

    这下子韩烽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了,本来他还准备今天问完票价,若是可以的话就直接买了票准备出发。

    现在看来还得想想办法了。

    问李瑞生的父母借?

    去偷?

    实在不行大街上打晕个鬼子,拖到黑巷子里直接洗劫一空,然后扬长而去。

    韩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只是这大白天的人多眼杂,还是等到天黑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正想着这些问题呢,眼睛一斜,韩烽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一条巷道里,一个穿着和服的年轻女人似乎被一个男人紧抱着,正在狂啃。

    韩烽不仅感慨世风日下,这还是什么保守的年代呢,这两个人实在是太伤风败俗了。

    韩烽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或许是逐渐离的太近了,只有十几米远,那正被亲吻的曰本女人抬头发现了他,连忙推了面前的男人一把。

    那男人扭过头来,与韩烽的目光遥遥相望。

    小眼高鼻梁,短发大脑袋,最明显的特征是那两条眉毛太浓太黑了,身材倒是壮硕,怎么看着都像是本地的满洲人,而不像是日本人。

    这一点韩烽倒是听路上一些闲谈的民众提过,这里的曰本女人还是很愿意嫁给满洲人的。

    一来满洲男人的脾气更好,不象是曰本男人那样暴力,动不动就打骂老婆,二来满洲人长得魁梧高大,从血统上讲,更利于后代的基因改良,再加上曰本政府的确也支持日满和亲,在伪满洲国,曰本女人与满洲人结合的例子还是很多的。

    那眉毛浓黑的男人瞪了韩烽一眼,恨不得吃了他似的。

    韩烽也不恼,反倒心生敬佩,心道:这个满洲人了不得呀,连曰本马子都泡上了。

    还是不要破坏人家的好事才是,韩烽连忙加快了脚步,很快便消失在那两人的视线之中。

    那男人见韩烽识趣,收了目光,低下头,“惠子,不要管那个蠢货了”,两人接着啃了起来。

    说起来这一路所见,却也不是像韩烽想象的那样民不聊生,哀鸿遍野。

    可这也正说明曰本人的高明之处,他们当真是处心积虑,用了心来殖民的,基于这一点,韩烽甚至在想,如果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满洲国人,或者说是满洲国的孩子,一路在这样的文化熏陶下成长,最终又会养成何等思想呢?

    鬼子其心可诛也!

    ……不远处突然喧闹起来,韩烽抬头望去,在闹市之中,似乎有一个壮汉正在殴打一个护着孩子的妇女,周围围观的人倒是有不少,袖手旁观的却占了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