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周九千岁 > 第五十六章由头
    五月初五!

    武周朝迎来武崇登基以来最恢宏盛大的一件事,同时迎娶门下尚书周安之女,周婉君,门下尚书陈秉礼之孙女,陈仪鸾,天下蒙红,普天同庆。

    大周皇宫内,仪仗队早早的便已经准备好一切,一身深重朱红的宫服,喜气盎然,一眼望去从凤仪殿延伸到了紫禁城南门,威严嘹亮的号角声响彻天际。

    武崇龙袍加身,头戴金黄紫金冠,在一众宫女和太监的拱卫下,站在大道中央,目光里泛着威严,还有一股难掩的气宇轩昂之态,片刻,一位司礼监负责司仪的中年太监走上前,中气十足的喊道,

    “恭迎皇后娘娘!”

    “恭迎贵妃娘娘!”

    呜!

    号角声再度响起,嘹亮的声音撕裂空气直奔苍穹,似乎整片天地的气氛都被点燃起来,顺着那朱红地毯望过去,两队仪仗从城门处出现,缓缓的朝着这边移动而来。

    道路两旁的宫女太监们纷纷跪地,脸上带着恭敬,高声喊道,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贵妃娘娘平安吉祥!”

    片刻功夫,仪仗队来到武崇面前,大红的花轿平稳的停下,那名负责司仪的老太监再度上前,高声喊道,

    “请皇后娘娘下轿!”

    “贵妃娘娘下轿!”

    呜!

    庄严的号角声再度悠扬而起,珠帘掀开,一道凤冠霞帔,气态端庄威严的身影,在两名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走下,来到武崇面前,躬身跪倒,

    “臣妾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请起!”

    随后,同样是凤冠霞帔,但规格却略微弱了一些的陈仪鸾也是从花轿上走下,她地位比周婉君差一些,头上只是戴着珠帘,并没有蒙面,这倒是让人们看清了她的容貌。

    唇红齿白,面如花娇,一双眸子如天上星辰,熠熠生光,少女端庄娴静,莲步轻移,同样跪在武崇脚下,柔声道,

    “臣妾叩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的声音和周婉君截然不同,温柔中带着娇媚,还有一丝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如莺啼婉转。

    武崇不由的多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兴奋,大笑着挥手,

    “回宫!”

    “百官庆贺!”

    呜!

    嘹亮的号角声响彻天际。

    ……

    天子大婚,文武百官齐聚昆明池,共享国宴,气氛热闹喧嚣,到处都洋溢着喜庆,推杯碰盏恭贺之声不绝于耳。

    而此时此刻,苏寒云却是坐在司礼监的司衙中,翻看着从宫外送进来的一本本卷宗,那张略显阴沉的脸庞上,不断涌过凝重。

    这些,都是近些时日从周安,陈秉礼,张庭海以及一些文武官员身边刺探到的消息,详细到了极点,甚至连他们每顿饭吃些什么,什么时候睡觉,都丝毫不漏。

    苏寒云已经打定主意,大婚之后,便开始有所行动,他需要在这里面找到一些由头,而他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主意,则主要在刑部官员身上寻找破绽。

    “刑部侍郎,郑钟明!”

    “三月前,审理一桩打人事件,打人者乃是禁军十二卫统领之一的徐朝之子,徐云玉,被打者是长安东街一户寻常富户家的少爷,孙筹,两人均看上醉花楼的一位姑娘,孙筹仗着家境殷实,以钱银羞辱徐云玉,后者暴怒,当场暴打!”

    “孙筹深受重伤,不治身死,孙家绝后,一纸诉状将徐云玉告到了衙门,原本这徐云玉应该以命抵命,但其父徐朝暗中疏通主审郑钟明,判成了无罪。”

    “前些日子,孙家,更是被徐朝以走私贩卖铁器的缘由,尽数抓起来,下进了大狱,孙家老爷气不过,在狱中便是气绝身亡,只遗留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苟活于世。”

    这些消息,是侍郎府上的一位丫鬟偶然听到的,当然她听的不是这么详细,只是只言片语,而后商天殷又派人去打听,这才详细的送到了苏寒云面前。

    “冤案,涉及刑部侍郎,也涉及到禁军统领,是个很不错的由头啊!”

    苏寒云将卷宗缓缓合上,双手负在身后来到了窗前,眸子里有阴谋之色闪动,片刻后冷声自语,

    “就以此,翘动你们周陈两系吧!”

    “来人!”

    “苏公公有什么吩咐?”

    一名小太监躬身跪在脚下,低声道。

    苏寒云随手将卷宗扔在小太监面前,冷声道,

    “告诉商天殷,找到孙家遗孤,找个借口接触上,并供养起来,陛下大婚之后,会普天同庆半月,天下无缟素,让他带着整个五虎门,家家都挂白绫,为孙家喊冤!”

    “是!”

    小太监是潘仁义心腹,今日十二监全在忙着陛下大婚,他特意被送过来听候指令,而对于苏寒云所谋划之事也清楚一些,一句话不说,躬身退了出去。

    ……

    长安城东街,孙家府邸。

    原本显赫一时的孙家,如今已经是门可罗雀,朱红的大门上贴着斑驳封条,因为前些时日金吾卫抓人的缘故,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丝的血腥味道,就连鸟雀飞过,都不敢停留。

    在大门口对面,一位衣衫褴褛,面容枯槁的老妇人,目光凄然绝望,蹲坐在地上,望着自家的府邸,沉默不语。

    有路过的百姓经过,心生怜悯,给老妇人送过去一碗米粥,还有两个窝头,一碟咸菜,然后低声劝道,

    “孙老夫人,您这是何苦?”

    “咱们寻常百姓,斗不过那些当官的,那人可是金吾卫统领,手下禁军近万,身后更有周尚书做靠山,您还是算了吧!”

    “找个活计,好好活着吧!”

    老妇人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般,目光依旧盯着那被封起来的大门,那名汉子摇了摇头,叹着气离开了,而不久,老妇人眼里则是淌出了绝望泪水。

    哗啦!

    到得中午的时候,街道远处走过来一些汉子,这些人穿着统一的青衣,腰间都挎着刀,一脸的凶神恶煞,为首那人面庞瘦削,鼻梁高耸,更是有生人勿近之感。

    他便是奉命而来的商天殷。

    “门主,孙家被封了,好像摊上官司了!”

    众人来到孙家门前,上下打量一番,一名帮众大声说道。

    “怎么可能?”

    商天殷眉头一皱,脸上露出惋惜之色,叹道,

    “孙老爷那种好人,怎么会摊上官司?”

    “找个人来问问,怎么回事!”

    片刻的功夫,他们抓住了一位路人,问清楚了这里的情况,商天殷一脸的愤慨,带着人一路小跑来到面庞绝望的孙老夫人面前,噗通跪倒在地,脸上带着哭腔儿喊道,

    “孙老夫人,商某来迟一步啊!”

    “你……”

    “孙老夫人,小辈叫商天殷,是这长安城五虎门的门主,当年小辈遭人陷害,流落街头做乞丐,差一点儿就冻死在这长安城,是孙老爷发善心,给了小辈一些吃食,还赠给了小辈一些棉衣和银两,小辈这才活了下来!”

    “小辈如今大仇得报,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特来感谢孙老爷当年救命之恩!”

    “没想到,孙家却遭逢了如此大祸!”

    商天殷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跟真事儿一般,他给那位老夫人磕了个头,亲自将她搀扶起来,然后对着身后手下喊道,

    “还愣着干什么?”

    “把老夫人请回五虎门,问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老子替老夫人报仇!”

    “是!”

    两名帮众过来想要背起老夫人,后者摇了摇头,又重新坐在了冰凉地面上,眼睛里泛着绝望,苦笑道,

    “不必了!”

    “害我孙家的人,你们斗不过的!”

    “年轻人,你的心意老身心领了,请回吧,让老身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那怎么行?”

    商天殷眼睛一瞪,慷慨激昂道,

    “我辈江湖众人最重一个义字,救命恩人遭逢大难,我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老夫人,你放心,商某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给你孙家讨个公道!”

    “带老夫人回五虎门!”

    <span ss="read-author-name">风许流年说

    求个收藏推荐!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