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周九千岁 > 第六十四章惊雷起
    天空上蒙着一层层淡淡的乌云,阳光被遮挡,略微带着寒意的风从街道上吹过,无数百姓纷纷从自家里出来,朝着城北菜市口的方向涌去,脸上都带着期待。

    金吾卫统领徐朝,刑部侍郎郑钟明,联手陷害孙家,徇私枉法,被陛下查清,为平息民愤,今日在菜市口凌迟处死。

    断头台附近,已经聚集了无数百姓,乌乌泱泱的人头涌动,窃窃私语的声音传递出来,不断的涌上天际,声势格外的浩大。

    监斩台的位置,苏寒云,一身紫黑蟒服,面色凛然而坐,在他的左右,潘仁义吕行抒等十名小太监躬身站着,脸庞上也都是带着冷冽和凝重。

    按照常理,潘仁义等人应该执掌十二监,并不应该出现在这监斩之位,不过,苏寒云借口防止金吾卫有些人会作乱,便将他们带了出来,另外监斩的人员也换成了腾骧营的侍卫,都是为了稍后动手迅速,不给周安等人任何反应的时间!

    “都做好准备了?”

    等候时辰期间,苏寒云微微扭头看了一眼潘仁义,凝声问道。

    接下来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一环,必须以雷霆速度将众多禁军将领抓捕,稍有延误,就会给周安反应的时间,到时候,禁军说不得会大乱,所有筹划便功亏一篑。

    容不得半点儿闪失!

    “苏公公放心,一切准备妥当!”

    潘仁义微微点头,脸庞上的冷冽之色不由得变浓了一些。

    他也清楚这件事的重要性,不敢有任何马虎大意。

    “孙老夫人到!”

    众人又是等候片刻,时辰将至的时候,断头场之外,传来一道低沉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一身素白丧服的孙老夫人,在五虎门众人的拱卫下,缓缓走来。

    “苏某恭迎孙老夫人!”

    苏寒云从监斩台上走下,亲自将孙老夫人搀扶到身边,恭敬道,

    “老夫人,待会儿便是要将陷害孙家的两位主谋凌迟处死,您孙家的冤屈,也能大白于天下了,苏某没让您失望!”

    “老身多谢苏公公,多谢陛下!”

    孙老夫人脸上泛起难掩的感激,深深的给苏寒云鞠了一躬。

    她原本对这件事情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当初五虎门闹事,她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的,没想到,陛下真的派钦差来了,而且这么快把案子查清了。

    她现在的心情,简直是百感交集。

    “孙老夫人请!”

    苏寒云将孙老夫人请到监斩台,扶着她坐在了身边的位置上,然后抬头看向那浩浩荡荡的百姓,沉声道,

    “金吾卫统领徐朝,刑部侍郎郑钟明,徇私枉法,陷害百姓,陛下有旨,此等罪大恶极之人,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来人,带罪犯上来!”

    “是!”

    一阵冷冽的喊声响起,数道手握刀剑的侍卫汹涌而过,很快,将披头散发,面容绝望而惨白的徐朝郑钟明二人押送了出来,天地间的议论声逐渐减弱,最后变成死寂,百姓们盯着他们走向断头台。

    “狗官!”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一片烂菜叶子扔出来,砸在郑钟明头上,紧接着,又是一道道喊声响起,烂菜叶,坏鸡蛋,甚至还有石头块儿等等,铺天盖地般倾泄而下,几乎将郑钟明徐朝二人湮灭。

    两人低着头,像是对这些羞辱感觉不到,目光里则是涌动着纠结,他们还在思考昨天苏寒云的提议,那件事,到底要不要做!

    哗啦啦!

    片刻功夫,两人被押到断头台上,监斩的侍卫将他们二人架起来,然后开始扒他们的衣服,而同时,两个身材瘦削,面庞阴沉的老者佝偻着身子走上来,开始整理凌迟所用的渔网!

    郑钟明脸庞上泛起恐惧,打了个哆嗦,一阵屎尿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而他也是瘫软下去,像是烂泥般被挂在了那里,那徐朝虽然是武将,但见到这一幕,也是面色发白,泛起惊恐。

    “吓尿了……哈哈……”

    “活该,谁叫他们欺压百姓,这就是下场!”

    “杀了他们……”

    百姓之中传来一阵不屑的大笑,又是有人将烂菜叶等等朝着二人扔了过去,两人显得越发狼狈不堪。

    很快,他们的衣服被扒光,只剩下一张破布遮挡着关键部位,两位行刑的老者抻着渔网朝两人身上裹上去。

    “啊……”

    郑钟明打了个哆嗦,突然极为费力的挣扎起来,他眼睛发红,像是疯了一般,对着监斩台吼道,

    “不要杀我!”

    “我要举报刑部尚书赵慎,户部尚书王全林,他们贪赃枉法,比我还要严重,我有证据,我还有刑部户部很多人贪污受贿的证据,请陛下开恩……”

    哗啦!

    这句话一出,天地间顿时变得死寂,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甚至能够听到人们心跳加快的声音。

    “我也要举报!”

    徐朝瞥了一眼郑钟明,魁梧的身子一颤,将身上裹着的渔网震开,脸色狰狞无比的看向监斩台,吼道,

    “禁军大统领程龙象,还有一众禁军统领,私自贩卖禁军兵器,勾结匈奴,意图谋反,我有证据,请陛下开恩……”

    哗!

    这一个举报,涉及谋反,更是宛如晴天霹雳,天地间像是炸开了一般,响起一阵惊恐无比的尖叫,那些百姓们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谋反啊,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徐朝,郑钟明,你二人所言是真?”

    苏寒云眼瞳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脸上则是露出凝重之意,呼啦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都有些发红。

    “绝无虚言,只求陛下念在我们举报的功劳上,能饶我们一命!”

    徐朝和郑钟明都是大声喊道。

    “呼……”

    苏寒云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孙老夫人,拱手道,

    “老夫人,此事涉及谋反,咱家暂时杀不得他们了!”

    “老身……明白!”

    孙老夫人目光恍惚了一下,挺直的身子有些无力的瘫软下去。

    苏寒云不再理会她,豁然扭头,目光带着难掩的凌厉和森然,阴声吼道,

    “来人!”

    “奴才(卑职)在!”

    潘仁义吕行抒等人,还有腾骧营的几位将领,呼啸而出,面色格外凛然的跪在了监斩台之前,煞气森然。

    苏寒云大手一挥,拍响几案,吼道,

    “徐朝所涉及谋反,事关重大,耽误不得,咱家事急从权,代陛下下令,尔等即刻纠集人手,分别前往禁军十二卫统领之处,以最快速度将他们捉拿归案!”

    “但凡反抗,先斩后奏!”

    “出了事,咱家担着!”

    “是!”

    众人齐齐拱手,凶戾声音如龙腾虎啸。

    “苏公公。”

    这时,一直呆在断头台附近的商天殷也是站了出来,他一脸的大义凛然,飞身上前,跪倒在地,大声道,

    “陛下乃仁义之君,体恤我等百姓,如今竟有人要反叛陛下,商某义愤填膺,愿为陛下献犬马之劳,请公公准许!”

    “好!”

    苏寒云凛然点头,道,

    “商天殷,陛下有尔等忠君之人,实乃幸事,咱家今日便越权,准许你们加入抓捕叛党之列,尔等必要竭尽全力,不能让任何人逃脱!”

    “商天殷遵命!”

    呼啦!

    七八百名五虎门门众,随着商天殷大手挥动,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然后与那些腾骧营的侍卫等等混合到了一起,刀剑出鞘,天地间的煞气如浪潮涌动,连那乌云都几乎被撕裂。

    苏寒云一脸凝重,大步流星而出,紫黑的七爪蟒服随风猎猎,他狞笑,然后挥手,

    “出发!”

    “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