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周九千岁 > 第十九章进宫
    呼!

    寒风夹杂着残雪在院落里呼啸而过,掀起一阵阵白色雪雾,泛着一丝殷红的血蜡梅带着傲然之意矗立,隐约有几片花瓣随着风落下,点缀在深暗地面上,如同斑驳的血迹。

    血腊梅后是一片数丈见方的竹林,细长的落叶铺满地面,而那条青石板路则是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连丝毫残雪都没留下,蜿蜒着通向庭院深处的那幢典雅幽静小屋。

    顺着淡淡光线望去,一道略显魁梧的身影站在窗前,身上穿着灰色便服,虽然窗户洞开着,寒风吹荡的那花白须发翻飞,但那人却没有丝毫的惧寒,神情专注,手里的狼毫迅速挥动,在鲜红纸面上留下刀劈剑砍般的字迹。

    此人正是大周最权势滔天的人物,当朝辅国,熊于霆。

    “他日若登凌云殿,敢笑天下无丈夫!”

    稍许,一副对联写完,熊于霆将上面的墨迹吹干,举起来展示给对面的人影看,语气中带着一丝恭敬,问道,

    “沈先生,老夫的字,有没有进步?”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几案对面站着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相貌谦谦如玉,眉宇间荡漾着书生意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而那双眼睛,则是深邃的如古井幽潭,让人看一眼便容易深陷其中。

    中年男子背上挂着一柄以灰色绸布包裹的三尺长剑,目光带着淡然和出尘般的倨傲,扫了一眼对联,也不拱手,只是轻声道,

    “字体徒有其形,但意境却是壮志凌云,胸阔山河,总体来说比以往进步很多。”

    “哈哈……不枉老夫近半年来的努力,终于能够得到沈先生一句夸奖,话说这握惯了刀剑的手,练习写字,多少有些不太适应,哈哈……”

    虽然中年书生的话语中多有不敬,但熊于霆却没有丝毫的怒气,反而是因为那句进步很多而沾沾自喜,甚至忍不住捧着那副对联欣赏起来。

    看了片刻,熊于霆将对联放下,转身来到了敞开的窗前,而这时那张脸庞也显露出来,宽阔方正,粗大的眉头间散发着无尽豪气,还有睥睨天下的傲气,一双眸子如同龙虎,于夜色中泛起精光,仿佛漫天的风雪都被震慑,不敢上前。

    他沉吟片刻,叹口气,道,

    “沈先生,老夫大事将成,真不肯陪老夫共享这大好河山?老夫可以保证,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生杀予夺百无禁忌,甚至,就连你的麒麟阁弟子,都可以像你一般,提剑入朝堂,不受任何礼法规矩!”

    “熊辅国!”

    中年书生脸庞凝了一下,瞳孔中掠过了一丝淡淡的不屑,道,

    “沈某助你成事,并不是为了高官厚禄,而是为了报我麒麟阁十三名弟子,外加沈某父亲,母亲,祖父,被武家屠戮之仇。”

    “事成之后,你只需按咱们事先约定好的,将武崇交给沈某,由沈某带回麒麟阁禁地,以他鲜血祭祀那里的冤魂即可!”

    “沈先生,你这般大才,谋略冠绝天下,号称中原第一谋士,却甘于闲云野鹤,寄情山水荒野,实在是太浪费了啊……”

    熊于霆眉头微皱,语气中的惋惜之意越发明显,同时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忌惮,他能够从一个无名军卒走到现在的位置,权倾天下,大周皇位近在咫尺,七成是靠着对方的谋略无双,这等妖孽人物,他实在舍不得,也不敢放他离去。

    “熊辅国不必再劝!”

    中年书生淡然摇头,轻笑,

    “我麒麟阁创立之宗旨,只是为了研究学术智计,而不是纵横朝堂,尔虞我诈,如果不是为了报仇,沈某也不会违背祖训,辅佐你灭武家,如今大仇将报,沈某自然要离去,断然不可能踏入朝堂半步!”

    “还请熊辅国体谅!”

    “哎……”

    熊于霆深深的叹了口气,带着干裂老茧的宽厚手掌缓缓落在了窗楞上,而那略微低下的眸子里,则是隐约有不易察觉的寒光涌动。

    “沈流远啊……”

    “你麒麟阁如此妖孽逆天,老夫怎么可能让你们逍遥山水啊……”

    “事后,可千万不要怪老夫辣手无情!”

    他心里喃喃自语。

    中年书生不知道是否察觉到了熊于霆的心思,目光在他那微微紧绷的手掌上扫过,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屋子里的气氛,隐约有些死寂。

    “辅国大人,皇后娘娘派人过来,宫里出事了,还请尽快去一趟前厅。”

    突然,竹林之后传来一阵惊恐而焦急的声音,熊于霆脸色陡然一变,忙不迭的推门而出,沈流远最后看了一眼书桌上的对联,也是跟了出去。

    “出了什么事?”

    很快,熊于霆和沈流远来到了熊府前堂,寒风呼啸,灯火闪烁,瘦削的潘仁义满脸惶恐,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讲述着凤仪宫里发生的一切。

    “玉儿把小皇帝给打死了?”

    听完潘仁义的讲述,熊于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虽说大局已定,大周江山迟早是熊家的,但在他们的计划里,武崇的性命还有些用处呢,至少得先得到传国玉玺再说。

    女儿的做法有些太冲动了。

    “沈先生,您看现在如何是好?”

    熊于霆一时有些无措,看向沈流远,后者眉头皱了皱,仔细打量着跪在地上的潘仁义,犹豫了一下,问道,

    “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你说清楚。”

    “小的当时在凤仪宫门口伺候着,然后就看到陛下一身酒气的来到了凤仪宫,大声嚷嚷着要见皇后娘娘,后来他们进宫去了,再后来便是一阵争执,然后……”

    “小的再被叫进去的时候,陛下已经浑身是血躺在了地上,没气儿了!”

    应该是被这场景吓的有些慌乱,潘仁义声音都有些打颤,身子还在瑟瑟发抖,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小的听到一些,好像陛下要皇后娘娘侍寝来着……”

    沈流远眉头微微皱着,目光不断的闪烁,不过潘仁义身上并没有展露出什么异常,就算语无伦次,说话不太合逻辑,也可能是被吓的,沉吟了片刻,他道,

    “既然皇后娘娘让咱们进宫,那熊辅国便进宫看看吧,也好知晓事情的真正的缘由,或许,皇后娘娘还有些事情要告知咱们,也不一定!”

    他这句话说的很隐晦,熊于霆却立刻明白了,事关重大,尤其是他们暗中寻找传国玉玺的事情,没办法通过一个小太监来传递,还真得亲自过去一趟。

    “走。”

    熊于霆霍然起身,有人立刻将那青黑色的袍服给递了上来,收拾利索之后,他带着沈流远朝着府外走去,走到门口时,遇到了一名身材魁梧,气息凛然的挎刀将领。

    沈流远目光闪了一下,提醒熊于霆,

    “熊辅国,要不让陈将军带着府内死士相随?”

    “不需要,大晚上去皇宫,带的人太多的话,难免会引起别人怀疑,陈秉礼那家伙还有些能量,小皇帝的事如果被他知道,难免会出岔子,最好不要惊动他!”

    “况且,整个皇城,还有内庭,全在熊某的控制之下,还能有什么危险?就算最不济,有什么意外,有沈先生跟在老夫身边,也可保万无一失!”

    “老夫信得过沈先生!”

    熊于霆格外自信的大笑一声,大步流星而去,沈流远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跟了上去。

    一阵马蹄声响起,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寒风之中。

    那名跪拜的将领缓缓起身,目光顺着两人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粗劣的脸庞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轻蔑,自言自语道,

    “沈先生,沈先生,辅国大人眼里全是这位沈先生,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武功高一些,脑子好用一些?”

    “辅国大人的绝世功勋,还不是我们这些人在战场上杀过来的……”

    “张将军,您可小声些,沈先生在辅国大人那里面子大着呢,上次卫戍军张统领态度不好,还被责罚了二十大板呢!”

    一名侍卫低声提醒。

    “知道啦……哼!”

    将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转身朝着内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