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周九千岁 > 第二十四章争分夺秒
    一夜杀戮,整个皇宫里人头滚滚,鲜血融化了积攒整个冬天的积雪,地面上到处都是殷红的斑驳,空气中的寒风都充满了让人作呕的血腥味道。

    深沉的夜逐渐褪去,天边露出了一丝鱼肚白,模糊的光线缓缓移动,落在那漆黑幽暗的凤仪宫院墙上,深褐色的砖瓦在积雪中露出一角,啪的,坠落下一根冰溜,摔在地上碎成一片。

    寒风呼啸,窗楞上的残雪也随之翻卷,嘎吱一声,窗户被人推开,露出一张苍白而泛着难掩凝重的脸庞,正是苏寒云,黑发随着风飘荡,一双冒着血丝的眸子熠熠生光。

    “天亮了啊,潘仁义他们该回来了吧?”

    他眉头皱了皱,喃喃自语。

    哗啦!

    这声音还未彻底落下,凤仪宫门前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紧接着,潘仁义,吕行抒,还是八位小太监汹涌而入,而他们的身后,则是还带着两百名煞气森然,腰挎阔刀的凶悍侍卫。

    “成了?”

    苏寒云脸上的担忧之色顿时散去,忙不迭的打开了宫殿大门,潘仁义等人鱼贯而入,而那百名多的侍卫则是恭敬而整齐的拱卫在了凤仪宫四周。

    “陛下,苏公公,幸不辱命!”

    “内庭十二监全部清理完毕,外面是所属御马监管理的腾骧营,虽然人手不多,但也被咱们控制,也算增添了一份力量!”

    众人躬身跪倒,疲惫的脸庞上,还有那泛着血丝的眼瞳里,都是涌动着凛然之色,一身的煞气更是如同龙虎,将带进宫殿的那些寒风都给驱散了出去。

    “好,辛苦!”

    苏寒云也不多说,暗中打开大杀戮系统,用众人昨夜杀死将近千人得到的杀戮值换取了十颗玉露丹,分别交到了他们手中,

    “玉露丹可迅速恢复内力,还能帮你们延缓伤势发作,除潘仁义吕行抒之外的八人,服下丹药后,分出四人去腾骧营,控制局势,避免出乱子,另外四人守护在凤仪宫周围,保护陛下安危。”

    “潘仁义,吕行抒,你们二人则带着腰牌,即刻出宫,分别前往兵部尚书周安和门下尚书陈秉礼之处,将他们带到凤仪宫前来。”

    “距离熊于霆醒来还有三个半时辰,你们一定要尽快!”

    说完,苏寒云满脸凝重的将早就准备好的腰牌交到了潘仁义和吕行抒手中,又格外郑重的嘱咐道,

    “事情的成与败,就在你们二人手中,千万不要出岔子,明白吗?”

    “苏公公放心,小的定当竭尽全力!”

    两人拱了拱手,起身离开了大殿,片刻的功夫便是消失不见,而其余八名小太监也是按照苏寒云的吩咐行动起来,片刻的功夫,大殿里又安静下来,只剩主仆二人。

    “咳咳咳……”

    武崇面色苍白,硬撑着身子站起来,来到了凤仪宫门口,目光带着紧张和担忧之意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低声问道,

    “小云子,真的可以吗?”

    苏寒云深吸了一口气,拱了拱手,沉声道,

    “无论成败,也只能如此,陛下,不必太担心,咱们尽人事听天命即可!”

    “大周的江山啊……”

    “如果在朕手里改了姓氏,朕无言去见武家的列祖列宗啊!”

    武崇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够搂着身子走回了大殿,坐下来之后,他又重重的咳嗽起来嘴角甚至渗出一丝鲜血,苏寒云连忙将裘皮袍子又给他披在了身上,低声道,

    “奴才会竭尽全力!”

    “但愿天不亡我武家,不亡我大周!”

    武崇擦掉嘴角的鲜血,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

    周府!

    深重漆黑的门楣矗立,寒风残雪拍打在那两个巨大的红灯笼之上,微微摇曳之间泛着喜庆气息,两名守卫门口的家丁,腰间也是多了两条红绸,脸上带着轻松,还有一丝期待。

    今日是大年初一,新年初始,家里的主人做为大周朝目前炙手可热的人物,又是熊辅国的结拜兄弟,自然会得到无数朝廷官员的巴结,今天登门拜访的人绝不会少。

    而他们两人作为通传报信儿之人,也会得到一笔不菲的油水儿,想到晚上可以用这些银子去一趟万花楼,和那些娇媚白皙的姑娘们风流快活,两人脸上的笑意更浓。

    哒哒!

    哒哒!

    突然,街道尽头传来一阵急促无比的马蹄声,两人抬头看去,一个身材瘦削,面庞比女子还多几分娇媚的小太监骑着枣红大马疾驰而来,瞬间的功夫,那人到了府门前,翻身滚了下来。

    “小的凤仪宫殿侍,奉熊辅国和皇后娘娘之命,求见周尚书!”

    潘仁义连滚带爬冲到两名侍卫面前,忙不迭的把皇后手谕递到了两人面前,两人略微扫了一眼,脸上便是涌过凝重神色,忙不迭带着潘仁义跑进了府内。

    穿过笔直宽阔石板路,眼前出现一道威严而喜庆的厅堂,正是周家的会客厅,周安料到会有不少人来府上拜访,早就准备好,穿着整齐袍服,坐在正椅上候着。

    “有人来了,还真快!”

    听到脚步声,身材瘦削的老者连忙起身,脸上的皱纹也是绽放开来,笑呵呵的迎接了上去,结果被冲进来的潘仁义撞在了怀里。

    “怎么回事?”

    “这么冒冒失失……”

    周安有些生气,抬手就要扇潘仁义一巴掌,定睛一看却是宫里的小太监,手掌悬了片刻,又落了下来,皱眉道,

    “谁派来的?”

    “周尚书,小的是奉了皇后娘娘和辅国大人之命过来的……”

    潘仁义从两名侍卫恭敬的神色上,猜出此人身份,连忙将皇后手谕给递了上去,然后往后者面前凑了一些,小声说道,

    “辅国大人有要事托小的禀告。”

    “义弟……”

    周安脸庞上涌过一丝凝重,上下打量了潘仁义一眼,挥手对着两名侍卫吩咐道,

    “把门关上,今日不见客。”

    “你随我来。”

    “是!”

    潘仁义跟在周安身后走进大厅,而两名侍卫对视一眼,脸庞上则是涌上难以掩饰的郁闷之色,闭门谢客,就意味着他们今日当值的油水就全部泡汤了,万花楼那边儿也自然去不成了!

    要知道,他们为了争取到今天当值的机会,可是暗中给管家送了二十两银子呢。

    这可真是亏大了!

    但是,老爷的话也不能不听,两人叹口气,很是蔫蔫不振的朝着大门口走去,脸上的失落几乎能挤出水来。

    早知道,今天不当值了!

    “义弟命你告诉老夫什么事?”

    大厅的屋门也被关闭,周围的光线略微变的黯淡了一些,周安坐在正上方的座椅上,目光里有凛然,还有凝重。

    “回禀周尚书!”

    潘仁义紧张的跪下,低声道,

    “昨夜皇后娘娘和陛下起冲突,一时失手将陛下给打死了,辅国大人连夜进宫商议对策,现在想请周尚书过去敲定一些关于长安城防务的事情。”

    “事情紧急,还请周尚书尽快过去。”

    “恩?”

    周安闻言,没有立刻说话,皱着眉头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大厅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潘仁义也有些紧张,微微咽了口吐沫。

    “事关重大,老夫要确定真伪方可动身,你在这儿等着!”

    沉吟片刻,周安脸上涌过一抹凝重,大步流星朝着门外走去,潘仁义身子颤抖了一下,脸上涌过难掩的紧张之色,这老家伙竟然这么谨慎?还要确定自己传信儿的真伪?

    万一被他发现,可就完了!

    犹豫了一瞬,他忙不迭的起身,抓住周安大腿,喊道,

    “周尚书,时间不多,还请您抓紧啊!辅国大人在宫里等着呢,您要是去晚了,小的没办法给辅国大人和皇后娘娘交代啊。”

    “不急这一时,辅国那边儿但凡有责问,老夫替你说情!”

    周安目光闪烁了一下,一脚将潘仁义蹬开,推开大门,对着外面吼道,

    “来人,速速去一趟熊府,帮老夫打听一下,辅国大人是不是连夜进宫去了,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

    一名满脸虬髯胡须的中年汉子拱手应了一句,飞快朝着门外跑去,潘仁义望着这一幕,瘦削的身子一颤,脸庞上的紧张和惊恐之意越发明显起来。

    糟了,那汉子只要稍微一打听,就会发现事情不对劲儿……

    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