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周九千岁 > 第一百六十一章被迫改变计划(第二更)
    天际的阳光逐渐变的明亮,天空也是显露出来,寒风在辽阔的原野上呼啸而过,呼律延坐在军帐之中,继续研读着大周的兵法,作为一名匈奴将领,时常与大周对阵,他深知了解大周兵法对自己的重要性。

    这些年,几乎是将整个大周的兵法书籍都看了一个遍,而他领兵作战的本事,也是水涨船高,如今得到关陇布防图,恰逢关陇主要大将侯玉莽枉死,呼律延认定,这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要他建功立业,开疆扩土!

    此时此刻,他看着手中的兵法,心血也是澎湃不已,他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或许,此次打下关陇,他还可以借着这一件事,将自己的威望提升起来,并寻找机会把呼度给除掉,自己坐上那单于的位置。

    当初杨氏诱惑他,他口口声声说忠于呼度,其实都是假的!

    男子汉大丈夫生于世间,哪有不想大权在握,万人之上的?更何况他还是这等一等一的人物。

    “报!”

    “前方急报!”

    呼律延心中思量的时候,帐外突然传来一道震惊和惶恐的吼叫之声,他眉头皱了一下,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朝着帐外走去,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那门帘还没来得及掀开,就见一名浑身是血的骑兵探子连滚带爬的出现在了面前。

    “将……将军,出事了!”

    “出大事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

    呼律延看着这名探子的模样儿,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心头也是升起了难掩的紧张。

    “将军……”

    “昨晚兀主将军追杀大周督主苏寒云,深入关陇腹地太多,结果被赶来的关陇骑兵合围,兀主将军被杀,有三万多骑兵陷入敌军包围,现在已经……全军覆没!”

    “什么?”

    呼律延原本已经做好了一些心里准备,但听到这句话,脸色还是陡然间变的苍白,目光也是变的呆滞下来,他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一般,魁梧的身子恍惚一下,差点儿没站稳,倒在地上。

    “你再说一遍?这倒地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呼律延抓着毡帐的门口呆滞了片刻,一把将那骑兵探子给拽了起来,脸庞上带着难掩的狰狞,眼睛泛着殷红血丝,凄然吼道。

    呼律延刚死,兀主也死了?

    这可是自己左右骑兵的两位主将,自己的左膀右臂!

    而且,还损失了三万多骑兵?

    那可是精锐啊!

    这倒地怎么回事?

    “将军……”

    那名骑兵探子脸色发白,目光里带着惶恐,将昨夜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

    兀主原本已经要撤兵,却见苏寒云突然坠马,又贪功心切,耽误了一些时间,这才被大周骑兵包围,然后苏寒云又折返回来,一个人跨越千军万马,冲到兀主面前,取了他的脑袋,等等。

    呼律延听完,脸上的苍白之色更浓,目光里也是涌上了难掩的压抑和悲怆。

    呆愣了一会儿之后,他猛地一挥手,将那报信儿的骑兵探子扔到了远处,然后阴沉着脸,转身钻进了营帐之内,而随后,格外低沉,还有一些无奈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传令,所有将领到帐前集合!”

    “是!”

    不久之后,一众匈奴兵将领,足足有二三十人,全部聚集在了营帐之中,这些人来之前都听说了左右骑兵发生的事情,脸上的神色凝重无比,都低着头不敢说话,而大帐里的气氛,更是压抑的可怕,仿佛一座山落在了人们头顶。

    “左右骑兵主将死了,骑兵损失三万多!”

    “你们都知道了吧?”

    兀主沉默了许久,眼睛发红的抬起头,盯着那些将领,陈胜问道,

    “你们有什么意见?”

    “这……”

    营帐里一阵压抑,死寂的气氛越发明显,众将领们面面相觑,互相看了一会儿,一名身材瘦削,须发有些花白的将领站了出来。

    此人为类似参军的人物,他拱手,低声道,

    “将军,战事还没开始,咱们已经死掉两名大将,而且,还损失了骑兵精锐三万,这是很大的损失。”

    “另外,关陇军队已经撤出卫所范围,咱们就算有关陇布防图,也没有了优势,如果再跨越这哨所将近百里地,远到大同府之下和关陇驻军开战,咱们的劣势会更明显。”

    “他们是守,就在家门口,咱们是攻,又距离草原这么远,另外,大同府附近的地势,也不适合骑兵冲击,咱们的劣势,会加倍!”

    “如此一来,咱们几乎没有胜算!”

    “就算是险胜,也是损失巨大,得不偿失!”

    “属下认为,应当撤军!”

    “呼……”

    呼律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盯着这位将领,眉头凝固的越发厉害。

    他明白,这位将领说的没错,撤军,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匈奴损失巨大,而关陇驻军却几乎什么都伤,还是在自家的家门口守株待兔,再冒进的话,恐怕会很危险。

    但是,撤军,他怎么跟呼度单于交代?

    怎么跟匈奴其他部落交代?

    他来之前,可是大张旗鼓,信心满满,曾经立下军令状,要把大同府拿下,要把关陇搅动个天翻地覆的,如今杖还没开始打,就损失了两位大将,还有三万骑兵精锐,这回去之后,自己的将军之职位,恐怕就要被拿下了!

    呼律家族这几年强盛,得罪了不少部落,因为自己稳坐这大将军的位置,这才安稳。

    如果自己的位置不保,那呼律部落,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将军,可是担心单于怪罪?”

    呼律延沉吟时,那名参军将领目光闪烁,继续说道,

    “将军如今威望还在,不如……”

    话音说到这里,他便是嘎然而止,而右手,也是在脖颈之间做了个斩首的动作。

    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除掉呼度单于,借机坐上单于的位置。

    呼律延的眉头陡然皱起来,眼瞳中掠过了森然。

    这却是是个好主意。

    趁着自己现在有兵马在身,先把大局定下来,虽然和自己预料的情况不是很一样,中间应该也会有不少部落过来阻挠,但有这些兵马在,也足够镇压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恐怕会在草原上掀起一场不小的内讧!

    而匈奴这几年积攒起来的实力,也会被削弱不少啊!

    “顾不了那么多了!”

    “先保住我呼律家族,还有我呼律延的权势是主要的!”

    呼律延沉吟片刻,目光里隐约闪烁起了低沉,还有如猛虎般的决然,他深吸一口气,一边握紧了身边的弯刀,一边扫过帐中其他将领,低声道,

    “本将军要做单于之位,有没有人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