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水浒任侠 > 726章 又一场大胜,河东中部平定
    密集的箭雨再度向贼骑那边攒射过去,纷乱的马蹄声中又响起一片悲呼惨嚎,密集如蝗的箭矢射中的竟然都是些转身逃窜的贼兵,而新军军健却已经在萧唐的指挥下步步为营,渐渐反向山谷的方向压制过去。

    古代冷兵器双方攻伐,是否能将对方击散溃逃,士气的因素至关重要。而根据战场局势的变化,尤其似是河东贼众这类各处匪盗聚集的乌合之众在士气起伏上表现的十分极端。作战全凭一股气势的他们,眼见无法突破官军堵截在谷口的阵势后,恐惧立刻在这些贼人心头蔓延开来,萧唐就是趁着这个机会率兵挺进,使得大批贼骑不愿再直喇喇的撞在对方早已布好的枪阵上。

    “噗噗噗!”一阵阵利刃捅穿血肉的闷响声中,一排排新军长枪手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边挺枪直刺洞穿仍作负隅顽抗的贼骑人马,一边踏过几乎被尸堆填满的壕沟,并向山谷内挺进。虽然他们进攻的速度不及驾马的贼众,可是每一步周围的战友相互策应,贼骑根本低拦不住,只能任由那些森严萧杀的部队慢慢的追赶己方人马,越来越多的贼骑开始掉头逃窜

    “啊!”

    血光崩溅,战到乏力的党世隆已经被党世英探来的长枪刺中,右肩膀上登时被戳出一个血窟窿。追随在自己周围的贼众仅剩下二三十人,并且正不断的被官军碾压蚕食,此时肩膀与大腿都遭到重创的党世隆消耗尽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他踉踉跄跄的晃了几步,终于轰然坠倒在地。党世雄见状立即赶将上去,抡起手中长刀用力猛劈!体腔内喷出大量的鲜血,党世隆的头颅骨溜溜的滚到一边,却是死不瞑目!

    吉文炳、陈宣两个头领眼睁睁先是看着上千马军冲阵,旋即党世隆又亲自统领剩下的将近两千喽啰向官军施压,可是如今党世隆死在阵中,上千名贼众被诛,数百人心胆俱寒的向后奔逃,而余者早就弃了手中兵器,跪倒在地愿降受缚如今官军一步步的向他们进逼过来,他们又能如何?

    怎的苗成那厮率部攀岭翻崖,现在也不见个声息,遮莫官军其实也早就在山岭密林那边设下埋伏?吉文炳狠狠咬了咬牙,他向周围望去,就见自己统领的贼兵大多也面露惊惧之色,恐怕就算自己亲自统领贼众上前硬拼,多半也要落得个与党世隆一般的下场。

    “撤!折道转向北面山谷突围!”

    吉文炳打定了主意,他刚高声喝令罢了。这时他忽然见到前方成排列阵一步步向己方逼近的官军中间缓缓让出一条道来,有一百数十余骑人马忽然从官军阵型中鱼贯而出,为首的那个生得甚是英武刚猛的将官骑着匹火红色的高头骏马,就像一团飞速突进的火焰直向自己这边冲来!

    吉文炳慌忙绰紧了兵刃,他眼见官军前来突袭的马军人数甚少,并且也与身后的官军步卒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后,吉文炳正寻思着是否要等打退这拨官军马军,再改道从介山中突围时,率领马军突击的那名将官却忽然绰起把狼首九钧弓,他又探手从马鞍后侧的箭囊中取出一支重铁凿子箭。当吉文炳终于意识到对方目标的时候,那将官手中狼首弓拽满的弓弦骤然一放,“呼呜!”声令人心悸的闷响立刻在山谷中回荡起来!

    夹裹着疾风惊雷之势的重箭虽然不及方才花荣、庞万春以及燕云骑射的儿郎那般在施射频率极快的情况下仍能射杀大量贼军,可是只论力道声威却又十分恐怖。吉文炳没有料到对方拉拽硬弓的劲力竟然如此霸道,他猝不及防,凿子箭也早就激射到他的身前!!

    胸前突然炸起一道血泉,碎甲与鲜血刹那间漫天飞溅,那支重铁凿子箭几乎是生生砸进了吉文炳的胸腔之中!吉文炳“哇”的一声吐出大口的血液,他七尺长短的身躯生生从马鞍上凌空向后飞出好远,当他重重坠落在后方惊叫惨嚎的一众喽啰头上时,便已就成了一具死尸!

    呃?

    仍将右臂直伸绰着手中狼首九钧弓的萧唐见状却也一愣,按说他也知道自己在驾马高速驰骋,距离敌方还有百步远位置放箭的情况下,命中率并不算甚高,只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竿,顺带着震慑眼前贼众的想法才先行以硬弓重箭立威。可是瞎猫到底也能碰上回死耗子,虽然临阵斩将无数,却没有以弓箭射杀敌酋记录的萧唐,反倒是在这个时候迎来了自己以硬弓重箭击毙敌将的首杀。

    紧随着萧唐催马如飞,紧接着赶上的花荣刚刚也将长弓绰住,要抽箭搭弦觑准贼人首领的时候,却见前方贼众中领头的那个强人却被自家哥哥一箭射杀了,花荣也是一怔,旋即他向萧唐展颜一笑,说道:“哥哥,使得好弓箭!”

    萧唐讪讪干笑了声,旋即收了狼首弓,从马鞍得胜钩上又摘下錾金虎头龙牙大枪,立刻挥枪向前一斩,统领着麾下亲随马军反朝着贼众突袭过去!

    “撤!快撤!”

    几个强人头领中仅存的陈宣见吉文炳还没等与官将交手,便被对方声威极其恐怖的一箭给轰杀了性命,此时又怎敢还留在此处拼命?当即他调转马头,率领麾下飞也似的只顾往介山密林深谷逃去。其余贼众自然也无河东新军那般的军纪与斗志,他们不是转身随着陈宣去逃,便索性也立刻跪倒在山谷两侧,伏地求饶。本来向突破官军封锁未果的河东贼众,却在萧唐亲自只率百来骑马军的第一次冲锋下便彻底士气崩溃

    在战后清点时,萧唐从被俘喽啰的口中得知介山党世隆、吉文炳、苗成、陈宣四个头领本来麾下统领着九千多贼军,可是只在己方四千新军与百余名马军的合力阻击下,贼众二千四百多人被杀、重伤九百余人,更有三千二百多名贼人投降,除去在乱战中自行逃入深山野岭,不知所踪的贼众之外,应该仅剩下二千出头的贼人随着陈宣仓惶逃窜,改道向介山北侧寻路突围。

    然而北逃的陈宣残部,却正撞见了早就好整以暇,率部守候多时的关胜、宣赞、郝思文所统领的官军部曲。

    几乎未曾经过任何厮杀,强人头领陈宣在关胜、宣赞等人率部的穷追猛打之下,反倒跌撞坠马,在溃逃的乱军中遭人践马踏身亡,其余贼众眼见打也打不过、继续逃也不知还要担惊受怕多久,是以几乎也都扶拜求饶,向官军投降

    介山剿匪之役,到此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