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二十七章 夺命的一剑
    咣当!

    唐家堡最深处,寂静的夜空下传出了一声脆响。

    一名容貌绝色,清丽可人,以裘皮饰边作为装饰,而裙子则分为内外两层,外层为稍厚的布质地罩裙,很短,内层是纱制半透明褶皱中裙的少女,一脸害怕的看着自己脚下的紫砂壶壶盖。

    “惨了,真是惨了!”唐家堡这一代的大小姐——唐雪见看到紫砂壶壶盖被摔掉一个角,惊慌失措的叫道。

    “这,这可是爷爷最喜欢的一个紫砂壶,现在被我弄坏了!被爷爷发现,一定饶不了我。”

    “不行。”唐雪见担忧的将紫砂壶拿起,打开一边的柜子,放入其中。随后,才将破碎的壶盖拿起来。

    “必须赶紧想办法,把壶盖修好。”紧握着破碎的壶盖,唐雪见不停地走来走去,“对了,永安当里面,不是收集了不少古董吗?也许有差不多的壶盖,去换一个就是了。”

    说干就干!

    唐雪见颇有几分风风火火的性子,匆忙收拾了一下现场,趁着夜色,向渝州城方向摸去。

    借助对地形的熟悉,以及自己唐家堡大小姐,堡主唐坤最喜欢的孙女的身份,被武林中人视为龙潭虎穴的唐家堡,被她轻轻松松走出。

    骑着一匹神骏的马匹,策马奔驰。

    ………………

    魔界。

    六界之中,最为神秘的一界。

    上古时期,三皇之一的神农疏通九泉,开辟出九口威力无穷的泉眼,号称神农九泉。

    及至后来,兽族,人族,神族为了争夺这神农九泉爆发了战争。面对人神联军,由神农之子蚩尤率领的兽族大军战败。

    奈何,蚩尤未虑胜先虑败,早在战前就发现了一方异空间,战败之后,率领残余势力前往异空间,自此形成与神族对立的魔界。

    魔界存在于天上与神界平行的反世界,空间与时间错乱,有“神魔之井”和神界相通。魔生存于其间,无秩序,无目标,无欲而无不欲。

    无思无想无欲求,无生无死无秩序。任性而为的魔,偶尔会因为长久的相处而渐悟,因为意外的触动而顿悟,了解到一点点人间情感,即使不明白那是什么,却执着地想要拥有。

    魔界环境,在六界之中,可谓是最为恶劣,大部分魔族中人,只能徘徊于生死边缘。

    这一日,魔界魔都——万仞孤峰上。

    此地,乃是魔界之中第二高峰,仅次于魔皇蚩尤所居的兽皇山。

    漆黑的山峰耸起,就像是一柄高高插起,直冲云霄的剑锋。山巅之上,常年刮动凌厉至极的罡风。

    只有少数的魔人,才能降临此地。

    万仞孤峰之巅,傲然屹立着一座深邃可怕的宫殿,全无半点生机,但即使是一些飞天遁地的妖魔来到此地,也会不自禁的让开。

    只因,这里不是别处,正是魔尊重楼的居所。

    魔尊重楼,魔界的统治者,至尊!

    唔!

    魔宫内,魔尊重楼的寝殿内,一身漆黑战甲,威武不凡,面容却显得有些清秀的魔尊重楼站在一侧,而在原本属于他,材质罕见的血玉石床上,躺着一名紫衣女子。

    面容娇媚,脸色苍白,周身上下,遍布伤痕。尤其是最为致命的一剑,当胸而过。

    差一点。

    只差那么一点点,这名紫衣女子就要丧命!

    “紫萱。”重楼立身于侧,不无担忧的望着自己床上的女子。

    离开蜀山,他在将镇妖剑以一文钱的价格典当给飞蓬转世之后,本来想要在人间游荡一番。

    哪知,莫名的感觉到一股痛楚,转头返回蜀山。

    出现在他眼前的,乃是让他目呲欲裂的一幕。

    蜀山那帮杂毛道士,加上九天玄女围攻紫萱,指认她为与锁妖塔内妖魔勾结的蛇妖。

    不知为何,紫萱出手处处保留,险些死在那个叫徐长卿的杂毛手中。

    重楼大怒之下,险些将蜀山中人赶尽杀绝,连九天玄女都中了他一刀,狼狈逃回神界。

    若非紫萱拦着,那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蜀山仙剑派,必将在这位魔界至尊的怒火下,化为灰烬。

    无奈之下,重楼只能将紫萱带回魔界,更不惜耗损自身魔气,助她稳定了伤势。

    唰!

    不知过去了多久,依托于女娲后人的特殊体质,紫萱曼妙娇躯上,那狰狞可怖的伤势,终于恢复了一些。

    干燥的樱唇张开,发出了一声无力的低吟,一对好看的眼睛睁开。

    “你醒了。”紫萱刚刚苏醒,扫视眼前陌生的一切,耳边传来了一个冰冷霸气的声音。

    重楼!

    嘭!

    迷失的记忆回归,紫萱想起自己遭受的一切,芳心忍不住剧痛,捂住心口,螓首低垂,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想救就救了呗。”重楼貌似毫不在意的说道。

    然而,眼角余光扫过紫萱时,却露出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心疼。

    “呵呵呵。”紫萱闻言,苦笑连连,带动身上的伤势,再次渗出晶莹的鲜血。

    重楼见状,赶忙抢上前去,将紫萱抱在怀中,双掌贴在那精致滑腻的锁骨上,度过魔气为她疗伤。

    “你的伤势不轻,不能动气!”

    “你!”紫萱被重楼抱在怀中,呼吸到自重楼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苍白的脸颊微红,“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言语中,一股哀莫大于心死流露。

    蜀山派的围杀,神界的敌对,她都可以接受。唯独让她无法忍受的是,来自自己挚爱的夺命一剑。

    脑海中,再次浮现那让她肝肠寸断的一幕:交手中,紫萱面对徐长卿,原本打出的一掌收回。

    孰料,徐长卿见此情景,手中的仙剑更增加了几分剑速,刺穿了她的心口。

    若非重楼及时赶到,也许她就要死在对方剑下!

    哈哈哈,三世情缘!

    这莫非就是她追求的三世情缘吗?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要杀她的,是她痴恋数百年的人儿,可救她的是,一个只不过见过几次的魔尊。

    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荒谬!

    “咳咳咳!”心情激荡下,紫萱牵动内伤,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出几滴鲜血。

    “你没事吧?”重楼大惊,关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