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六十四章 靖康齐降世
    “越女剑法?真想看到昔日名震天下的越女剑法的真正威力啊!”人,已经走了。

    朱和风望着韩小莹离去的方向,清风拂面,吹动衣襟,一脸期待的说道。

    见自己丈夫如此痴痴的望着一个女人离去的背影,林朝英心中不禁有几分不快,语调酸溜溜的说道:

    “你对韩小莹挺上心的吗?”

    朱和风扭过头来,望着自己的妻子,笑道:“怎么?你吃醋了吗?”

    林朝英语调冰冷的说道:“吃醋,我吃得哪门子醋?我只是在奇怪,你就算是想要见识一下真正的越女剑,为什么非要找这个女人?”

    “难道,连玩火自焚这么简单的四个字,你都不知道吗?”

    朱和风笑了笑,道:“玩火自焚的道理,我当然明白,我之所以要留着她,就是为了见识一下真正的越女剑。”

    “要知道,仇恨也是一种力量,还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说话间,朱和风已经开始发抖,就好似他本人也在不寒而栗。

    “也许,她真的能重现越女剑法之精髓,打败我,那样,不是很好吗?”

    “疯子。”林朝英没好气的说道。

    朱和风唉声叹气道:“朝英,你就不能对我态度稍微好那么一点吗?”

    “哼!”林朝英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呀,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就不能给你好脸。”

    说着,转身朝着远处而去。

    脚步婀娜聘婷,身姿若仙。微风吹过,好似一个随时都能破空而去的仙子。

    望着她的倩影,朱和风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痴迷,脚下追出去,叫道:“朝英,等等我。”

    ……………………

    “啊!”且说,郭杨两家,一日之间,遭受家破人亡的惨剧。郭啸天惨死,杨铁心坠落悬崖。

    唯独剩下郭啸天的妻子李萍与杨铁心的爱妻包惜弱。包惜弱无意之间,遇到了自己宿命之中的劫数——完颜洪烈,被完颜洪烈带回家中。一路相处之下,完颜洪烈对包惜弱升起了一股柔情,爱上了这个姿容角色,生性善良的女子。

    心中暗自发誓:从今天开始,自己要让这个女人过上最好的日子,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要视为己出。

    回到燕京城之后,正值盛年的完颜洪烈将自己府中所有的姬妾全都赶走,只留下了一个包惜弱。

    而包惜弱这一路走来,也被完颜洪烈对自己的深情所感动,在听闻自己丈夫已死之后,柔弱的女子无法在这个乱世之中生活。只能委身于这个男人,成为了大金国赵王府的王妃。

    另一边,李萍却没有包惜弱这么好的命,在侥幸逃脱之后,原本欲要投奔自己的亲戚。

    奈何,杨铁心与郭啸天已经成为了丘处机杀死王道乾事件的替罪羔羊,沦为了钦犯。

    连他们的妻子都受到官府的通缉,如此这般之下,李萍只能在天下流浪。

    如今的天下,一片混乱,生活在临安脚下,尚且还有几分安乐。一旦离开临安,再无半点安生日子。

    李萍一路上颠簸流离,挺着一个大肚子,没有男人帮衬之下,四处流浪,受尽了白眼。

    在宋地生活不下去,只能前往中原,哪知中原也是战乱不堪。随波逐流之下,李萍来到了大草原之上。

    相较于生性柔弱的包惜弱,李萍生性好强,决定带着自己的孩儿,在大草原生活。

    战乱之间,李萍生下了怀中郭啸天的孩子。而不久之后,燕京城赵王府之中,包惜弱也生下了一个孩子。

    郭靖与杨康,这对天命之子,终于诞生了!

    哇哇哇!

    刚刚出生的孩子,虽然有早晚之别,但不过是数日光阴,放在一起,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唯独身上裹着的襁褓,方才能证明他们之间的区别。

    杨康,出身于大金国六皇子赵王完颜洪烈的府中,裹着他的襁褓,自然是用绫罗绸缎制成。

    郭靖,母亲在大漠之上的冰天雪地之中生下他,仓促之间,只能用一些破布制成襁褓,将他放置其中。

    此时,这对宿命纠缠的结义兄弟摆放在一起,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口中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啼哭。

    夜色之下,木屋之中,唯有他们此起彼伏的哭泣声。

    而在这对尚未记事的婴儿身前不远处,一个一身灰黑色道袍的男子悠然而立。

    如今,正目光盈盈的望着他们。

    “小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在道士的身后,一道白衣倩影娉婷而立,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丝丝古典韵味,就仿佛是那种深闺之中养出来的大家闺秀。

    目光凝凝的望着道士,声音柔媚动听,却带着一丝丝的疑惑。

    “你要我前往大漠,将这个孩子带来,然后又将另外一个孩子自赵王府之中偷出,到底想做什么?”

    道士听得身后传来的话语,扭过头来,望着白衣女子,目光落在她完美的面庞之上,双手抱胸,笑道:“也没什么,我就是打算在他们的身上做点文章。”

    “两个孩子,有什么值得你关注的?”白衣女子闻言,黛眉微蹙,不解的问道。

    道士笑道:“那是王姑娘你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价值。”

    唰!

    说话间,道士将两个孩子自襁褓之中抽出,放在了另外一个襁褓之中。

    转眼间,郭靖躺着的是原本属于杨康的华丽襁褓,而杨康卧着的则是郭靖那破布襁褓。

    随后,道士抱起其中一个孩子,递到了白衣女子的怀中,坏笑道:“现在,你可以把这个孩子还给他的母亲了。”

    “你从哪里将这个孩子带来的,就送回哪里。?”

    啪!听得面前这个一脸人畜无害的道士这么说,饶是白衣女子无数年历练下来,心境修为极高,也不禁娇躯微微一颤,脚下踉跄一下。美眸圆瞪,望着对方,不敢置信的叫道:

    “你居然打算?”

    道士笑着打断对方的话,“没错,就是这样。”

    “哈哈哈。”说话间,道士已经抱起了另外一个孩子,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木屋之中,向燕京城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