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复段皇爷
    “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丘处机话音未落,首当其冲的林朝英主仆尚且不生气,一边的黄药师却怒了。

    啪!

    丘处机重重挨了一巴掌,脸颊之上浮现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唰!

    就站在丘处机身前的王重阳与那名道人见状,都下意识的瞳孔一缩,他们只看到了一丝残影。

    “你!”全真七子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挨了黄药师一掌,本就脾气暴躁的丘处机彻底愤怒了,提着宝剑就欲和黄药师拼命,却让王重阳再次拦下。

    “处机,退下。”

    “是。”丘处机素来敬畏恩师,见恩师拦路不敢迟疑,只能乖乖退下。

    拦住了自己徒弟之后,王重阳方才目光一挑,望向黄药师,道:“黄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贫道的徒弟,还轮不到你来管教!”

    “呵呵,”面对王重阳这等程度的威胁,黄药师毫不畏惧,反而发出了一声冷笑,“那老夫的徒弟又轮得到你来管教吗?”

    “当年你抓走玄风和超风,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有在江湖上露面,恐怕早就死在你这位大公无私的重阳真人手中了吧?”

    说得最后,黄药师语气之中露出了一丝杀机。

    他性格固然古怪邪异,邪魅狂狷,却最护短不过。陈玄风和梅超风即使是他门下叛徒,也只能由他自己来处理!

    王重阳抢走九阴真经,杀了他的徒儿,早已经让他恨之入骨,怒火冲天!

    “是又如何?”王重阳恢复平静,冰冷说道。

    黄药师笑道:“既然是你杀得,那今天就给他们偿命好了!”

    说话间,就欲动手。

    “黄兄,不要冲动。”林朝英见黄药师欲要与王重阳动手,出言喝止,“王重阳已经练成了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阴阳相合,阴阳互济,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还是把他留给我家那个人吧!”

    “是不是对手,要打过才知道。”黄药师并未接受林朝英的好意,冷冷说道。

    “那就请吧!”王重阳原本搭在肩膀之上的拂尘一抖,落入掌中,冷冷开口道。

    唰!

    四目交错,彼此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冰冷无情的杀机,天权星文曲星君黄药师,天璇星巨门星君王重阳两强对峙,一触即发。

    冰冷无情的压力,浩瀚如海的功力弥漫开来,强如全真七子都抵受不住,只能退让开来。

    黄药师紧握自己手中的玉箫,一柄玉箫对他而言,无异于是一件奇门兵器。

    王重阳也握着自己手中的拂尘,专为无忧子准备的拂尘,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阿弥陀佛!”就在二人的气势累积到极致之际,一声佛号突然响起。

    伴随着这一声佛号,远处猛地走来一道慈眉善目的身影,脱下龙袍,改穿僧袍,却显得极为的合体。

    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佛性,踏步而来,神情之中尽显慈悲之意,在他的身后同样跟随着几名弟子。

    渔樵耕读!

    “阿弥陀佛。”昔日的段皇爷段智兴,如今的一灯和尚大踏步走来,来到众人之间。

    见王重阳与黄药师这番剑拔弩张的局面,不禁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林仙子,黄岛主,重阳真人,多年不见,何必如此做派?”

    “哼!”黄药师见段皇爷如此模样,发出了一声冷哼,“王重阳与我有杀徒之仇,老夫今日不过是找他算账罢了。”

    “段皇爷,这与你无关,你不要插手!”

    “阿弥陀佛。”听得黄药师这句话,一灯大师口诵佛号,“冤家宜解不宜结。”

    “黄兄,即使你杀了重阳真人又如何?还不是到头来一场空,不如就此烟消云散!”

    “烟消云散?”林朝英再次开口了,“如果什么都不在乎,那不过就是一块木头。”

    “段皇爷,本姑娘以为,你根本就是修佛修傻了脑子!”

    言语之中,挑衅之意浓烈。

    渔樵耕读四大弟子听得这句话,都不禁面色大变,对林朝英怒目而视,一灯大师本人却口诵佛号,毫不在意的唱喏道:“阿弥陀佛,林仙子,世间已无段皇爷,只剩下一个一灯和尚。”

    “更何况,人生在世,何必背负太多东西!”

    “呵呵。”黄药师笑了出来,笑得非常开心,“想不到段皇爷还是一个得道高僧。”

    说着,目光一转,看着面前胡须发白的一灯大师,道:“既然如此,听闻段皇爷昔年与王重阳交换绝学,以自己的一阳指交换到先天功,那不如就由段皇爷陪老夫过几招如何?”

    “这?”听到黄药师要和自己动手,一灯大师不禁露出了几分为难。

    自出家以来,他再未与人动过手。

    “请吧!”黄药师伸出一只手,对一灯大师示意道。

    一灯大师沉吟了片刻,本欲说什么,孰料却被王重阳打断。

    王重阳抬起头来,看着拦路的二人,目光先是犀利的看着黄药师,继而又转移到了林朝英凹凸有致的娇躯之上。

    最终,缓慢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朝英,你真的爱上他了吗?”

    林朝英完美的玉体包裹在了一件合体的衣裳之下,听得王重阳这句话,微微一颤,面上却若无其事的说道:“那是自然。”

    “王重阳,你今天想走?可以!但只能你一个人上山,我夫君在朝阳峰上等你,至于你身边的这个人,还有段皇爷,你的七个弟子谁也不能上山!”

    “是吗?”听到林朝英这一番话,王重阳原本温润的眼神深处,露出了一丝颓废和死心,最后沉声道,“他要和我公平一战吗?那好,我就陪他过几招。”

    说着,目光沉重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那名僧侣,以及刚刚赶来的一灯大师,沉声道:

    “两位师兄,贫道先行一步,你们保重。”

    “阿弥陀佛。”与王重阳并肩而立的僧人终于第一次开口了,他自始至终都非常没有存在感,甚至会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他的存在。

    可单凭他能与重阳真人并肩而行,本身便已经证明了他的地位和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