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重阳终到来(一万四千推荐加更!)
    二人先是皮笑肉不笑的互相讥讽了对方几句,继而不约而同的面色一凛。

    洪七公看着欧阳锋,道:“老毒物,今天就好像是八月十五,咱们是换一个宽敞的地方打,还是就在这里打?”

    欧阳锋竖起耳朵,侧耳旁听了一下险峻的华山上下传来的一声声巨响,笑道:“好像其他人都已经动手了,老夫来的路上,也见王重阳正在往朝阳峰上赶,恐怕那两位已经决定在朝阳峰上决一死战,那既然如此,干脆就在这里打好了。”

    “也让老夫领教一下,你这些年有没有虚度光阴!”

    “哈哈。”洪七公大笑出声,“一定不会让你这老毒物失望的。”

    唰!

    话音未落,手中的打狗棒就一棍子打出,势大力沉,击打在虚空之中,发出了一声宛如闷雷的声响。

    啪!

    欧阳锋举起手中的蛇杖就迎了上去,蛇杖与竹棒相交,发出了一声脆响。

    随之,两大高手全都拿出了自己的一身本事,战局瞬间进入白热化阶段。

    洪七公的打狗棒法乃是丐帮传承数百年的绝学,相对于丐帮的另外一套绝学——降龙十八掌而言,单论招数之精妙,有过之而无不及。

    手中的打狗棒舞动开来,时缓时快,厉害非凡,而欧阳锋的一支蛇杖也是纵横天下,少有人及。

    沉寂二十余年,二人再次交手,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不断响起。

    唰!唰!

    斗得数十招之后,原本在山间小道交锋的欧阳锋和洪七公同时腾空而起,身影在华山之上不断穿梭起伏,斗得是难解难分。

    “哈哈,老毒物,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丐帮打狗棒法的厉害!”二人都是武林之中罕逢敌手的大宗师,纵使华山险峻异常,可在他们的脚下却是如履平地。

    缠斗之下,一路朝华山之上而去,洪七公的打狗棒法骤然一变,一棍子落下,口中更大笑道。

    欧阳锋固然是西域数百年才一现的武学宗师,但在底蕴之上和继承丐帮数百年传承的洪七公比起来,终究还是要逊色几分。

    打狗棒法,委实不是他的蛇杖所能企及的。

    当下,欧阳锋身影一闪,蛇杖再次斜插在了背上,整个人趴伏在了地上,口中发出了一阵咕噜声。

    蛤蟆功!

    嗷呜!

    见欧阳锋连蛤蟆功都施展出来了,洪七公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只手施展打狗棒法,另外一只手上却发出了一声龙吟。

    降龙十八掌!

    二十余年间,洪七公并未辜负自己的光阴,至刚至阳的降龙十八掌与精妙异常的打狗棒法,这几乎截然相反的两套武学,在他的手中,几乎有合而为一之势。

    右手打狗棒法,左手降龙十八掌。

    咕噜!

    天地灵气汇聚在了欧阳锋的身上,凝结成了一只巨大的蛤蟆模样,蛤蟆功一出,威力惊天。

    嗷呜!

    又是一声龙吟响起,洪七公的掌力赫然化作了一条鳞爪俱全,张牙舞爪的神龙。

    打狗棒法的精妙,更为降龙十八掌的龙形气劲增添了几分威势,宛若真正的神龙降临。

    轰隆!

    一声传遍整个华山的巨响响起,欧阳锋的蛤蟆功,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加打狗棒法几乎不分先后的出手。

    当世两大高手正面对决,内力互碰之下,传出了一声恐怖的巨响。

    ………………

    朝阳峰。

    此地乃是华山观日最好之所在,屹立于朝阳台之上,每逢清晨,都能见得一轮烈日自云海之中升起,恍若仙境。

    二十五年前,第一次华山论剑,无忧子朱和风,林朝英,王重阳,黄药师,段智兴,洪七公,欧阳锋等七大高手于朝阳台之上恶斗七天七夜,方分出胜负。

    那一役之后,七大高手也被称为当世七绝,人称七星君,绝非凡俗之物。

    立于朝阳台之上,带着几分凌厉的山风刮来,吹动了朱和风的衣襟,这个一身洁白道袍的男子站在华山之上,身影说不出的潇洒,好似随时都能羽化成仙。

    一双眼眸紧闭,神情悠然自在。

    而在无忧子的身后,宛如一朵盛开的桃花的李莫愁侍立于一侧,明明距离自己的师公无比接近,可李莫愁心头却升起了一股非常遥远之感。

    就好似,自己面前之人与自己完全处于两个世界一般。

    “师公。”沉默许久,李莫愁突然开口了,语调带着几分疑惑,“您真的能肯定,王重阳会来吗?”

    朱和风一双眼眸睁开,双眸之中露出了一丝丝精光,双手抱胸。那柄玄铁战戟被他斜插在了一侧,声音轻佻,道:“当然,他一定会来的。否则,就不是王重阳了。”

    说着,朱和风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玩味,悠悠而语,“老叫花子洪七公,老毒物欧阳锋,黄兄,朝英,还有不当皇帝当和尚的段皇爷,全都动手了,要是王重阳不来找我,那才是怪事。”

    “一点都不错。”就在朱和风说话之间,耳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唰!

    一道黑影速度奇快无比,飞速的来到了无忧子的身边,有着一身不俗武功的李莫愁尚且来不及反应,待得再次注意之时,就见得一个身穿漆黑道袍,手中还持着一支拂尘,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出现在了自己师公身边。

    噼里啪啦!

    四目交错,一阵电光火石般的脆响响起,无忧子看着重阳子,重阳子也看着无忧子。

    在彼此的眼神之中,都只剩下一片浓烈的战意。

    “呵呵。”对视良久,无忧子意犹未尽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在重阳子的眼神之中除了战意之外,他还看到了一丝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然。

    “重阳道兄,一段时间不见,看你的模样,好像很想杀人啊!”带着几分玩味的声音响起,落入了王重阳的耳中。

    王重阳咬动一口牙齿,一字一句的说道:“不错,我很想杀人。而且,不光是想杀人,还想吃肉喝血。”

    “不用说,”无忧子毫不意外的笑道,“你想杀的人是我,吃得也是我的肉,喝得也是我的血!”

    “你明白就好。”王重阳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