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三十三章 妃雪阁雪女(本月两百月票加更!)
    月神温柔一笑,神情悠然,甚至带着几分凝重和向往,一字一句道:“我说,我接到了姐姐通过阴阳家特有的传讯方式送来的消息,她约我十日之后,决一死战。”

    “唉!”再次听到月神重复的焱妃消息,嬴子和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脸悲哀,“焱妃姐姐真的是一个白痴!”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爱上一个小男人的老女人和一个爱上老男人的小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女人之中,最可怜的两种。”

    唰!

    听到嬴子和如此评价被自己视为一生宿敌的姐姐,月神美眸一转,眼影之下露出了几分不满。

    “呵呵。”接收到月神投注而来的眼神,嬴子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说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应战,还是避而不战?”

    同样在帐中的大少司命听到嬴子和这句话,全都好奇的看向月神,等待她的决定。

    月神玉容之上露出了几分凝重,道:“自然是应战!从小到大,姐姐什么都压我一头。”

    “如今,她已经背叛阴阳家,而我却取代了她的地位,但我和她的恩怨,也终究要做一个了断。”

    “不错。”妖娆凶残,一双本应如玉的玉手都化作血红的大司命点头道,“你和焱妃之间的恩怨的确该做一个了断了。”

    “届时,我们一起去。”

    即使月神一个人不是焱妃的对手,可要是加上大少司命,却绰绰有余。

    集合阴阳家三大高手之力,足以拿下焱妃,擒下这个叛徒!

    嬴子和听到这里,插嘴道:“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月神有些古怪的看着嬴子和,不解的问道。

    嬴子和笑嘻嘻道:“难得可以见到爱上一个老男人之后,蠢得可爱的焱妃姐姐,我可舍不得错过。”

    “随你。”再次听到嬴子和评价自己的姐姐蠢,月神心中升起了一股不悦,却又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抖动长袍,转身离去。

    “到时候,你不要吓得尿裤子哦!”大少司命见状,赶忙跟了上去,大司命临走之时,深深地望了嬴子和一眼,带着几分调笑道。

    嬴子和略带深意道:“大司命姐姐,恐怕到时候,还要我这个小弟弟出手救你一命了!”

    “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大司命笑道。

    说着,已经紧随月神的脚步离开了嬴子和的帐篷,走在最后的少司命眼看着就要走出帐篷,却回过头来,会说话的眼睛凝视嬴子和,传达着自己的感情,方离开帐篷。

    啪!

    待得阴阳家的三大高手离去之后不久,原本恢复平静的帐门被再次掀开,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公子。”盖聂犀利的目光看向嬴子和,点了点头,称呼道。

    嬴子和毫不意外盖聂的出现,神情淡然,道:“盖聂先生,如今情况如何了?”

    “公子,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一个不慎,这十万大军恐怕都要留在易水之畔。”

    盖聂的声音之中饱含着一股压抑,看向上首的少年之时,更带着几分复杂。

    嬴子和笑道:“把十万大军全都留在易水之畔,好大的胃口,好大的气魄!”

    “只可惜,”话说一半,嬴子和突然语调一转,咂嘴起来,“他们未必有这么好的牙口!”

    “哈哈哈。”说到最后,嬴子和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但在他的声音之中却透露出了几分疯狂。

    盖聂望着坐在那里的嬴子和,眼神深邃,甚至露出了一分恐惧。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像是看到了嬴政!

    ………………

    妃雪阁。

    伴随着燕国使团的出发,原本笼罩住整个燕国上下的压抑气氛也随之散去了许多。

    那股可以将整个蓟都都化作灰烬的杀气,距离整个蓟都,很远,很远!

    名满天下的妃雪阁也再次开业。

    妃雪阁之中,人来人往,歌舞喧闹,在一楼高台之上,一名有着雪白柔顺长发,身穿浅蓝露腰缀雪花舞裙,头戴银镶蓝水晶头饰,莹润的眼角装饰着银色眼饰,琼耳之上佩戴着水晶耳坠,雪白的脖颈之上带着一串银镶红宝项链,裸露出来的雪白皓腕之上带着银臂钏、银手镯,腰间缠绕着一条浅蓝丝带。腿上则是银腿饰、银脚环,三寸金莲穿着一双蓝色水晶舞屐。

    纤细的腰肢扭动开来,一根雪白色的飘带握在掌中,展露出了让人沉迷其中的风采。

    举手投足之间,尽是一派曼妙。

    引得下首一众达官贵人,个个如痴如醉,而在一侧,尚有一名披散三千长发的琴师,十根修长的手指按在了古琴之上,弹奏出了一曲美妙的琴音。

    琴音与舞姿交织,好似是一卷不断活动的画卷,唯美动人,仿佛是自天穹之上降下来的仙境。

    二楼的一个雅间之中,一个一身漆黑色华服,身材矮胖,头戴高冠的中年男子望着下首的舞姬,眼神无比的炽热。

    嘴角甚至分泌出了点点液体,仿佛恨不得现在就这么一口将对方吞下肚子。

    雁春君!

    燕王喜之弟,也是燕国最有权势之人,与燕太子丹分庭抗礼,只不过名声却是天壤之别。

    如果说在燕国人眼中,燕丹是贤明的太子,燕国最优秀的继承人,那这位雁春君就是蛊惑君王的奸臣,鱼肉百姓的恶棍。

    在燕国上下,想要雁春君首级的人,即使没有十来万,也最少有八万,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雁春君被人行刺的消息。

    奈何雁春君怕死的很,身边常年带着一大队侍卫,护卫头子——绝影更是千中选一的高手。

    以至于,凡是想杀雁春君的人,全都折戟沉沙。

    “呵呵。”透过雅间的窗户,雁春君对高台之上的雪女虎视眈眈,眼神无比的炽热。

    恨不得,现在就把对方放在自己床上。只可惜,区区一个舞姬,他当然用不着担心。

    可在这个舞姬的身后,还有一座大靠山。

    燕太子丹!

    托庇于燕丹的庇护,无数达官贵人即使有心,也无人敢第一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