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五十八章 夫妻再相逢
    香风袅袅。

    焱妃在得到了嬴子和的允许之后,连半点停留的意思都没有,化作一阵香风,掠出了大殿,去找自己的丹了。

    至于会不会有人跟在她身后,拿她当鱼饵,将燕丹吊出来,这根本就用不着考虑!

    焱妃修为之高,比之盖聂,月神之辈,还要高出半筹,若非东皇太一之辈,否则万万都没有跟住她的本事。

    大殿之内,那帮原本和嬴子和肆意玩耍的莺莺燕燕,也尽数退下。在嬴子和的吩咐之下,她们都将得到较好的照料。

    “为什么?”确定没有其他人了,月神也不给嬴子和留面子,眼影之下的一双美眸之中露出了一丝愤怒,对嬴子和怒目而视,毫不客气的喝问道。

    嬴子和笑嘻嘻的说道:“不为什么,赢得赌约罢了。”

    大司命血红色的玉手举起,捋了捋鬓角柔顺的秀发,道:“你就那么肯定,你一定能赢得赌约,燕丹会和焱妃反目成仇?”

    嬴子和毫不客气的笑着点头道:“当然。”

    “因为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了解燕丹。”

    “公子此话怎讲?”一直都不说话的盖聂听到这里,带着几分不解的问道。

    “你与燕丹不过是接触过一次,还是大打出手,如何就敢说自己了解燕丹?”

    嬴子和以一种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说道:“没办法,想要了解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深究。”

    “也许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我看得出来,燕丹是一个和我父王一样的人,这样的人,心中只有他的大业,其他东西也许有一定的地位,可和大业相比,却太过微不足道一些了。”

    “对于燕丹而言,焱妃是不是自己的妻子不重要,为自己付出了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手相助!”

    听得嬴子和这么说,阴阳家三女与盖聂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的确有这种可能!

    倘若燕丹真的是一个类似于秦王政那样的人,抛弃自己的妻子,认定妻子背叛,并非不可能之事。

    “不行。”听到嬴子和这么说,月神一怔,瞬间反应了过来,“我不能让她回去送死!”

    “送死?”嬴子和笑了出来,“那可不一定。”

    啪!啪!啪!

    说着,嬴子和举起一双嫩白的手掌拍打起来,发出了一阵清脆的掌声。

    “你干什么?”见嬴子和突然拍掌,大司命一愣,神情有些茫然的问道。

    少司命也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有些迷茫的望着嬴子和。

    嬴子和笑道:“没事,就是打算送你们点东西。”

    咯吱吱!

    说话间,自殿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车轱辘转动的声音,十几名秦军士卒推着几辆大车,来到了殿外。

    而在这些车辆之上,装着无数乌黑的竹木简。

    嬴子和指着殿外的竹木简,带着几分邀功道:“好了,这些东西都是你们的了。”

    “呵呵。”阴阳家说到底也是一个学派,对于一个学派而言,自周王朝建立以来,传承八百年的燕国古籍,根本就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见得这么多书籍,月神,大司命,少司命全都双眸放光,素来清冷的月神更抑制不住的发出了一阵畅快的笑声。

    纤腰一扭,人已经到了那堆古籍之前,津津有味的翻看起来。大少司命,也是不遑多让,相继来到这些竹木简之前。

    “哈哈哈。”嬴子和看着三个美人趴在竹木简之中,聚精会神勾勒起的美妙曲线,兴奋的笑了起来,“看我对你们多好,这么多好东西,就全都送给你们了。”

    “算你做了一件好事。”大司命一双血手捧着一个竹简,听到嬴子和这句话,微微抬起眼帘,眼眸之中的冰冷散去几分,有些傲娇道。

    一边,少司命依然是一言不发,可那一双深紫色,投向嬴子和的眼眸之中,却露出了一丝温暖。

    ………………

    绯烟,你终于还是背叛我了吗?

    逃出蓟都城之后,燕丹舍弃了燕国太子的身份,真正成为了墨家钜子,依靠墨家遍布天下的弟子和游侠,很快就得知了关于易水之战的一切细节。

    精心策划,第二次诛杀嬴子和的计划失败,在这个过程之中,挽救嬴子和性命之人,正是他的妻子。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他本以为被嬴子和与阴阳家俘虏之后,必定受尽折磨的妻子,却没有受半点委屈。

    相反的,跟随在嬴子和的身边,与阴阳家中人共处一地,相处的极为亲密。

    得知了这一切,燕丹就像是遭到了重重一击,魁梧的身躯颤抖,神情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悲怆。

    屹立于月色之下的密林之中,枝丫粗壮,树冠茂密,皎洁明亮的月光透过一片片发黄的树叶落在了大地之上,映照着这个孤独的男子。

    燕丹头戴斗笠,手中紧握自己的墨眉,孤零零,显得极为的可怜。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阵熟悉的香风袭来,传递到了燕丹的口鼻之间。

    唰!

    燕丹转过身来,就见得在茂密的树林之间,一道熟悉的倩影走来,娇躯玲珑雪白,比之银白色的月光还要更胜几分。

    一双美丽的美眸睁大,纤细的玉指圆润光滑,玉足之上穿着一双绣花鞋,漫步在布满杂草的山林之间,却没有沾上哪怕是一点枯枝落叶。

    “绯烟,你终于来了。”燕丹目光深沉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语调低沉,缓缓说道。

    望着燕丹,焱妃眼眸之中的喜色退去,一丝恨意浮现,易水之畔,那毫不停留离去的机关朱雀至今烙印在她的心头,迟迟都不敢忘怀。

    “我当然要来。”焱妃声音无比冰冷,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哀嚎,“夫君在最危险的时候,抛弃了我,我怎么能不来?”

    说着,一身功力开始凝聚,十根纤纤玉指之上,强大的功力汇聚,随时都能变成惊天动地,恐怖难测的阴阳术打出。

    “绯烟,对不起。”面对自己愤怒的妻子,燕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缓缓走向她,如是道。

    全然没有顾忌,她也许随手一掌,就能取走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