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胜券在握否
    “试问,这样的男人不无耻,还有什么人无耻?”不知不觉之中,嬴子和已经凑到了雪女光滑莹润的琼耳之畔,声音之中饱含着一股蛊惑人心的力量,传递到她的脑中。

    “不,不可能,我不相信。”雪女怎么都无法想象,自己敬仰的钜子,居然是一个弑师夺位,抛弃女儿,欲杀妻子的无耻之徒,螓首疯狂的摇动,樱唇失声叫道。

    雪白的长发飘动,落在了嬴子和的面上,一股清雅宛如兰花一般清纯的香气传入嬴子和的口鼻之间。

    嬴子和紧紧抱住雪女,吃的有五六分饱意,放下手中的筷子,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这都是事实,随便你爱信不信。”

    说着,另外一只手一拉,一把就将大祭司拉了过来,同时抱着二女,口中淫笑道:

    “时间不早了,今晚就让我好好地疼爱你们一番吧!”

    说完,就抱着二女向后院走去。

    大祭司半推半就,雪女意志慌乱,二女被抱在怀中,不多时,就到了嬴子和的房间之中。

    随之,巫山细蒙,云雨双修,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

    罗生堂。

    整个咸阳之中,最为神秘莫测的所在。

    清脆的脚步声回荡,高月,这焱妃与燕丹之女,在母亲的带领之下,第一次来到这神秘至极的罗生堂之中。

    漫步在玄奥异常的星路之上,高月一步步的向高台之上的母亲与姨母,乃至于是至高无上的东皇太一走去。

    每一步迈出,在这一条布满了星辰烙印的星路上,都能浮现点点滴滴的金芒。

    待到高月走完这一条星路之后,面前已经布满了一个个金黄篆文。滑腻的小手探出,本能一般的放在了面前的玄奥大字上。

    姬如千泷!

    “姬如千泷?”高台之上,东皇太一静静地看着高月选择出了这四个字,漆黑的长袍微微抖动,语调轻柔,且充满磁性。

    “这,才是你真正的名字,姬,这个神圣的姓氏已经传承一千多年了,你名字叫做姬如,千泷则是你的字!”

    “我知道了。”面对阴阳家至高无上的存在,高月,不,姬如千泷神情异常平静,可爱的脑袋点了点头,道。

    “月神。”东皇太一吩咐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姬如的师尊,以后负责教导她。”

    “不行。”听到东皇太一做出的决定,焱妃反驳道,“她是我的女儿,即使要教导,也要由我教导才对。”

    “这,是命运的轨迹。”东皇太一依然一动不动,可注意力却放在了焱妃的身上。

    “命运的轨迹告诉我,月儿应该是月神的弟子。”

    “如果你想要教导她,可以和月神一起。”

    “是啊。”月神轻笑道,对自己的姐姐使了一个得意的眼色,“姐姐,我毕竟是月儿的姨母,难道我还会害她不成?”

    “那可不一定。”焱妃冷笑道。

    “够了。”东皇太一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传入二女的耳中,制止了她们的进一步冲突。

    “丫头,你自己的意见呢?”

    至高无上的东皇太一,面对高月这个小丫头,态度显得极为的温和。

    高月笑了笑,明亮如宝石一般的眸子之中涌起几分狡黠,道:“月儿愿意跟随姨母月神大人学习阴阳术。”

    “很好。”东皇太一满意道。

    罗生堂殿顶之上,那乃是天穹之上群星倒映下来的影子的繁星之中,骤然发生了一丝变化。

    本来空虚至极的紫微星域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变化,一颗璀璨耀眼的星辰乍现。

    填补了帝星笼罩范围之内的空虚,与帝星交相辉映,漫天星斗皆无能与之争锋。

    “这?”东皇太一的声音之中出现了一丝难以置信。

    “东皇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月神的身侧,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神秘至极,邪魅不凡的阴阳家少年——星魂,眼眸深处浮现一丝了然,面上却问道。

    东皇太一语调复杂,道:“帝星与储星互相映照,光芒大盛,本来注定的命运,出现了一丝变化。”

    “月神,焱妃,大少司命,”说到这里,东皇太一声音顿了顿,“姬如千泷。”

    “在。”除了从来都不开口说话的少司命之外,余下四女皆齐声应诺,即使是刚刚加入阴阳家的高月也不例外。

    “你们继续注意嬴子和,注定的命运由于他的出现,早已经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几近改天换地。”

    “一切变化,都只因那唯有他才知道的秘密——苍龙七宿!”

    “是。”五女沉声道。

    眼角余光扫视着自己身周的五女,东皇太一面具之下的眸子露出浓浓的坚定。

    苍龙七宿的秘密,阴阳家势在必得,即使为此将她们五个全都赔上,也在所不惜。

    ………………

    长公子府。

    早嬴子和一步离开皇宫的公子扶苏出宫之后,就返回了自家府邸。回府之后,扶苏再次找到了自己的智囊。

    农家女管仲,第一智者——田言。

    月色之下,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天地间,为这个世界染上了一层银色光辉,照在了后花园亭子之中的田言与扶苏身上。

    明亮的光泽铺盖在二人身上,二人身前的一张石桌之上,摆放着几道简单的小菜和一小壶酒。

    “田言姑娘,请。”扶苏亲自端起酒壶,为田言倒了一杯美酒,望着这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的眼神一片爱慕,客气道。

    田言端起扶苏为自己倒出的美酒,放在单薄的嘴唇之前,美眸流转之间,面对扶苏颇有几分娇羞。

    “父皇对六弟的差事极为不满意。”素来不喜欢酒水的扶苏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大笑道,“此番夺嫡之战,我已经赢了。”

    田言闻言,轻笑道:“公子说的是,待得公子登基,还望公子能履行约定,处置长安君。”

    “不行。”扶苏听到田言这么说,一口拒绝道,“我大秦的规矩是不杀兄弟,六弟固然与我争夺,但尚且不到那种程度。”

    “更何况,我当年答应姑娘的是,将杀死令尊的凶手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