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时空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请柬的深意(上月七百月票加更送上!)
    师兄弟三人,固然感情甚笃,但由于彼此之间理念的冲突,爆发的争端也不少。

    只不过,这三人都是少有的智者,方能让彼此之间的冲突,不至于影响到感情。

    张良看向自己的两个师兄,道:“大师兄,二师兄,我以为,这份邀请最好还是回绝的好。”

    “天下固然一统,可秦人的江山并未稳定,嬴政在时,尚且还能依靠自己无人能及的威望,暂时稳定住这天下,待到嬴政归天,秦人的江山必定不稳,现在选择,未免太早了。”

    说到这里,张良顿了顿,继续说道:“更何况,嬴子和为人暴虐凶残,早已经让诸子百家之中的反抗势力,乃至于是六国遗民都恨之入骨,未必有登上帝位的那一天。”

    “三师弟,你这话太过主观了。”伏念狭长的眉毛皱起,低声呵斥道,声音之中饱含着一股莫名的韵味,震荡着张良的心灵。

    张良浑身一颤,回过神来,额头渗出点点冷汗,不无惭愧道:“大师兄,师弟受教了。”

    伏念继续道:“诚然,嬴子和不会是一个我儒家所向往追求的圣王,然他会是一个优秀的王者,对于反对势力固然冷酷无情,但对于百姓,能做到一视同仁。”

    “易水之战,攻陷寿春,破灭机关城,还有那五千恐怖至极的兵魔神,本身就已经证明了他的才能,即使这天下未来还将有一场变乱,也未必能撼动秦人的锦绣河山。”

    “更何况,我得到消息,他刚刚入城之时,将白屠斩首示众!”

    颜路不无赞同的点了点头,道:“大师兄说的是,白屠乃是昔年的杀神白起的族人,于大秦军界之中有一定的威望,这也是他为什么能作威作福这么多年的原因。”

    “嬴子和刚到,就斩杀白屠,可见他将天下百姓都视为自己的子民,委实了不起。”

    张良听到这里,如星辰一般的眸子之中划过一丝不甘,道:“两位师兄的意思是,我们该去见一见这位大秦太子?”

    伏念沉声道:“当然,以嬴子和的智慧,不可能不知道三师弟你这些年来的作为,他既然是派人送来请柬,本身就已经证明了他对我儒家的态度。”

    尽力拉拢,如果拉拢不成,那就只能如墨家一般的铲除!

    这句话,伏念没有说出来,然师兄弟三人,却是心知肚明。

    “是,大师兄。”张良沉默许久,方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

    颜路笑了笑,道:“大师兄,要不要去请示一下师叔?”

    “不必了!”伏念不无霸气道,“师叔这些年来早已经不管事,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清净。”

    “嗯。”颜路点了点头。

    ………………

    有间客栈。

    正所谓君子远庖厨,小圣贤庄之中,此时的儒家尚且没有堕落到后世那种,开口仁义道德,闭口三纲五常,实则男盗女娼,严以律人,宽以律己的地步。这个时代的儒家之中,固然不会缺少伪君子,可大部分人还是好的。

    有间客栈的老板——丁掌柜,专门负责为小圣贤庄的君子做饭,小小的一间客栈,只有一个店小二,但每日里还是一点都不落下,可见这位丁掌柜厨艺之高。

    天色已经昏暗下去,整个天地间,弥漫开了一股朦胧的雾气,整个桑海城之中,无数店铺,相继打烊。

    有间客栈之内,大腹便便,手持一柄尖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杀猪的屠夫的庖丁,懒洋洋的站在柜台之后,面前的大堂之中,唯有最后的几个客人,相继取出碎银子,乃至于是秦人的铜钱,告辞离去。

    不多时,客栈之内就再次只剩下了庖丁一人。

    “那个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大堂,庖丁不无担忧的自语道,“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我回来了。”没过多久,一个庖丁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探目看去,就见得自家的店小二石兰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而在石兰的身后,还跟随着其他几个人。

    盖聂,天明,盗跖,端木蓉,班老头,徐夫子,一个不缺。一进门,天明就不无兴奋的叫道:

    “丁胖子,本钜子来了,还不赶紧把好吃的都端上来。”

    “少胡说!”听到天明公然自称本钜子,端木蓉皱起了眉头,环视了一下四周,见并无外人,呵斥道。

    “臭小子,你们来了。”见天明等人和石兰一起回来,庖丁兴奋的上前来,没走几步,就自盗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探目一看,只见盗跖胸口之上,赫然有一道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

    “小跖,怎么回事?”盗跖受伤,庖丁惊呼道。

    “也没什么。”盗跖面色有些苍白,强笑道,“今天嬴子和那个混蛋不是来了吗?”

    “我去查看消息,哪知道那家伙的狗鼻子居然这么灵,隔得老远,就挨了他一招,好在还是跑回来了。”

    说到这里,盗跖的神情浓浓的幸福,“蓉姑娘还为我亲手治伤!”

    听到盗跖这句话,端木蓉白皙的脸颊之上染上红晕,不无惊慌的看了身边的盖聂一眼,见盖聂并不生气,才放下心来。

    几句话之间,天明一行人已经走了进来,来到庖丁的面前,在客栈已经点燃的油灯照射之下,庖丁见盗跖这幅模样,没好气道:“你也是没救了,嬴子和修为深不可测,连钜子与逍遥子道长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敢自己送上门去,能捡回一条性命算你命大。”

    盗跖傻笑道:“我不是想观察一下这个大仇人吗?”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庖丁将众人都请进来,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饭菜,放在了桌子上。

    看到一大堆好吃的,天明这个吃货再次大开吃戒,尽情的品尝起来。不多时,在他的身边,空空如也的饭碗累积到一起,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众人对于天明的饭量早已经见怪不怪,唯独石兰张大了嘴巴,神情惊骇,很难想象,他到底是怎么吃下这么一大堆东西的!

    “嬴子和来了,相信整个桑海城上下,都已经得到了消息!”待得吃完之后,班大师最先发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