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汉祚高门 > 0359 严令
    寂静许久的大桁南长干里,再次变得喧哗起来,只是这一份喧哗却不同于以往的苦中作乐、欣欣向荣,而是充满了破坏和毁灭。

    曲折的道路,幽深的街巷,参差不齐的建筑,原本那种浓厚不乏充实的市井气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被推倒的垣墙,坍塌的屋舍,以及将街道彻底堵死的街垒。无数攒动的戎装身影,在这因陋就简的战场上厮杀角逐,失败则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道断墙上,两名叛军士卒敏捷的攀跃到墙头,其中一个手中环首刀还未劈下,下颌陡然被一根矛尖刺透!他抽搐着滚落下来,血花自两唇间喷出,像极了盛放到有几分壮烈的芍药花。

    而他的同伴,另一名叛军士卒近乎本能的翻滚下来,枪刃似乎长了眼睛一般,准确地将矮身藏在断墙后的宿卫士兵钉死在土墙上。那飙射的血箭泼洒在墙壁上,还未及滑落,便被干燥的土墙吸收,墙面上则留下一副暗色的抽象图画。

    矮墙下共有三名宿卫士卒藏匿在那里,大概是没有想到叛军反应如此敏捷,另外那两人呆呆看着同伴倚着断墙滑落下去,残留在墙面上那拖出的血痕触目惊心!然而在同伴还未躺到地面上,另一名宿卫捂着脸庞嚎叫起来。敌人长枪在抽出时顺势在他脸上划出一道深深血印,森白的槽牙直接在皮肉绽开的伤口内透露出来!

    “狗贼!”

    仅剩的那名宿卫目眦尽裂,抓起短矛往前方疾冲,然而因为惊惧紧张令得动作稍显僵硬。敌人身躯一矮,枪杆一抖便抽中他的脚踝,整个人滚地葫芦一般撞在了破损的砖石堆上。

    就在这一瞬间,断墙另一面又有数名骁勇叛军士卒翻过墙头,左右观望寻找下一个对手,然而入眼的画面却让他们感觉深深的绝望:近百名强悍兵士在一名少年将军的率领下向此处扑来,仿佛一道激浪将这几人拍打在断墙上,当这激浪退下时,只剩下墙角杂乱横陈的尸体!

    血水打湿了枪杆,变得滑腻无比,枪刃似乎被肋骨卡住,沈哲子咬牙抽了几次,才将长枪抽出来。随着枪刃离体,那尸体条件反射一般抽搐几次,然而就是这几次无力抽搐,又给尸体招来一轮攻击,臂膀被斩飞,咽喉被割裂,颅骨也被劈开,污血晕开了花白的脑浆!

    结束了这一个地方的战斗,沈哲子又率领亲卫们转向另一条街巷。只有亲身加入到第一线的战斗中,沈哲子才明白了所谓的杀气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那不是妄想者们以为的一呲牙一瞪眼便吓得对手魂飞魄散,而是渗入到骨子里的自信,一眼望过去便近乎本能的思考如何最有效率的干掉对方并且在第一时间得到答案。

    天赋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难于衡量难于观测,人大凡精擅什么技艺,更多的还是善于总结的熟能生巧。沈哲子认真练过很长时间的枪法突刺,教导他的也都是技艺最高超的那一类人,但手感这种东西真的不是言语能够描述清楚。

    这一枪刺出用力几许,如何避开骨架的阻力还能造成致命伤,这真的是需要实战的磨炼。战场厮杀讲究的是效率,杀的越多你就越安全,快节奏的博弈环境如果不能养成本能一般的快速取舍,那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傍晚时分,冲入城内进行巷战的叛军徐徐退去,而城内的宿卫们也退到几处地势重要的街垒后。一整天的高强度厮杀让人精疲力尽,负责守夜的宿卫们快速填充进各处街垒。退下来的宿卫当中伤员被快速送入安置在台城内的伤兵营中,又有大量神色惶恐不安的降卒俘虏们在宣阳门前的空旷处列阵等待整编。

    此类高强度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四五日,客观来说宿卫的战斗力真的差,哪怕是在占据地利的巷战中,伤亡数仍要胜过进攻方。过往这几天时间里,已经有千数宿卫横尸在战场上。但实际上军力总量却未有明显的下降,反而有所增加。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是因为沈哲子颁布的一项颇惹争议的军令:允许战阵招降,哪怕是一名小卒,只要能够招降到足够的部众,便授予相应的军职。

    叛军之中有大量的宿卫存在,而宿卫绝大多数都是选拔丹阳良家子充任,有着相似的出身背景,这一项军令极大程度上刺激了宿卫们招降或是归降的热情,甚至不乏整部在战场上倒戈。

    这一项军令弊病诸多,即便不考虑混入内应又或宿卫临阵纵敌冒功的情况,单单在法理上而言,沈哲子并没有资格这么做,宿卫将官的考核是护军府的职权范围。

    但沈哲子就这么做了,而且因为建康城外部如今严峻的形势,台臣们即便是心怀不满,也没人敢于当面驳斥。倒是有一个人提出过反对,那就是早先出面招降宿卫的蔡谟。不过沈哲子也懒得与他理论,直接夺职,至今还在被羁押在台城内没有放出来。

    至于这些阵前投降的宿卫们忠诚问题,叛军会否借此效法他掺沙子进来让宿卫哗变夺城,沈哲子不必考虑。且不说叛军有没有这样的号召力,单单如今的台城,较之叛军执掌的时候还要更严苛得多。

    如果没有都督府的手令,包括王导在内一众台臣,绝不容许离开职所一丈以内!超过三人以上的在职台臣集会,必须要向都督府申请报备,并且只能在都督府提供的场所进行交流!

    自这禁令公布以来,台城内便是群情激涌,甚至有人不忿故意挑战沈哲子的权威,明知故犯。对此沈哲子也由之任之,并不施加实质性的惩罚,只是在太极前殿前方立起一道木墙,将犯禁之人列名其上。

    最让人感到心悸的并不是严酷的刑罚,而是悬而未决的罪状。正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罪状会带来怎样恶劣的后果,会不会成为叛乱平定之后清算的证据。所以当木墙立起的时候,类似明知故犯的行为便飞快的绝迹。

    当然随着这项禁令实施起来,沈哲子在台臣们之间的风评也是创下新低,时下的政治气氛本就崇尚简约宽松,如此严苛禁令对人身的控制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就连苏峻都不敢这么苛待台臣。

    如此不近人情的规定,让人不能理解,甚至就连沈恪和一贯对沈哲子颇为友好的侍中钟雅,都不止一次委婉劝告沈哲子,希望他不要过分紧张以至于自绝于众,毁掉过往积攒下来来之不易的好口碑和名声。

    因为哪怕就事论事,这样严苛的禁令也是没有必要的。台臣们如果不是疯了,绝无可能再去有所动作在台城内响应叛军。相反的,沈哲子这项禁令透出了对人浓烈的不信任,已经不只是对人身的控制,已经上升到近乎羞辱!

    沈哲子这么做,自然不是浅薄到拿着鸡毛当令箭,有了一点权力就得意忘形。他就是故意在恶心这些人,给他们添堵,让他们不自在。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样的口号,在时下而言是没有什么市场的,但沈哲子就是要用事实让这些人明白,一旦乱起,谁都要遭殃,没有人能幸免。

    从这个角度而言,沈哲子的手段还是稍显温和,最起码没有给这些人以直接的人身威胁,反而有可能遭遇猛烈的反扑。但年轻是他最大的资本,凡事可以试探着来,太过激烈的手段,未必就能直通最好的结果。

    而且这些人就算有反扑,凭他现在所掌握的资本,已经不是谁想打压就能打压得下去!他和他背后的沈家,乃至于商盟和隐爵,已经构成一个庞大的体系,嵌入到时局中不可分割。他无论做什么,哪怕性质再恶劣,只要不是反过头去自相攻伐,总能获取到足够的支持!

    相对于对台臣们的苛待,对于那些投降的兵士们,沈哲子可谓优待得很。他的许诺都是不打折扣的第一时间得到履行,最近这几天,经他手得到提拔的兵尉以上的宿卫将官就有三四人之多!

    态度如此鲜明的不同,倒不是要拉拢宿卫们,且不说宿卫们的忠心和凝聚力本就堪忧,而且他也从未想过要拉拢底层民众搞革命。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当下保卫建康的切实需要以外,沈哲子也希望能够借此尽可能的保全人命,无论是叛军还是宿卫,哪怕品性很低劣,毕竟同文同种,活下来还有因势利导的可能,死了万事皆休。

    在这激烈的巷战攻防中,第一支赶来增援的队伍终于到达了建康,乃是从大江西进,由庾家兄弟率领的来自京口行台的舟师。这一部援军的到来,让弥漫在建康城上空的阴暗一扫而空。

    但是沈哲子却感到有些意外,他本以为第一支到达建康的队伍应该是荆州军。虽然荆州军如今正在与历阳叛军主力进行大战,但是作为江东最强方镇,是有余力遣一部偏师前来驰援京畿的。在见到随军而来的庾条后,沈哲子的疑惑才得以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