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九天仙缘 >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未来忆殇
    “哈哈……”

    “祝你们好运,哈哈……”

    闻听柳牵浪的回答后,九莲神宫上空,一阵朗笑后,那个声音来得突然,离得神秘,悄无声息了。

    “牵浪哥哥,就是他,是他告诉我一定要我离开九莲神宫立界,并吞并神花卉界和神木木界的。

    他说只有我这样做牵浪哥哥才能顺利先后找到九大浩古殒神,并吞噬他们的浩古陨能,实现九陨归魂!

    否则,牵浪哥哥哥不但无法九陨归魂,一但游苍魔神出世,牵浪哥哥就会遭到毒手的!”

    那个声音消失后,月后程诗风立刻魂念传音给人皇柳牵浪。

    “嗯,牵浪哥哥已经猜到暗中指引你的神秘之神是他了。

    不过,三哥有一点不明白,他又为何不让你回界,非要你独立神界呢?”

    人皇柳牵浪魂念传音,问妹妹程诗风。

    “这个问题,风妹问过他的,他说神花卉界和神木木界皆是浩古妖灵界,只有我的浩古宁灵神气才能压制乃至涤清净化他们的妖灵魂。

    如果风妹不在牵浪哥哥去往无限元界下穹境之前收服他们,并且为他们完成转魂净灵。

    牵浪哥哥不了解他们的魂质,一但贸然进入这两界,定然会使牵浪哥哥体内的浩古光明九大神石之能骤然爆发,造成三哥陨亡,两界迸界的。

    当时,风妹虽然无法确定他所言是否正确,但也绝不敢不停,让牵浪哥哥陷入危险之劫。

    所以风妹只好跑忍着不回九莲神宫之痛,思念之苦,毅然去无限元界下穹境立界了。”

    月后程诗风解释道。

    “是这样,苦了风妹了!”

    人皇柳牵浪愧叹。

    “牵浪哥哥不要这么说,风妹能够为牵浪哥哥做点儿事,妹妹由衷的开心!”

    月后程诗风看着人皇宝座上,威然而座,白发飘飞,一脸刚毅神色的牵浪哥哥,心里阵阵温暖。

    牵浪哥哥做了人皇,但是他的眼神中看着自己仍旧是人间月牙湖畔那样关切的样子。

    “你恨他吗?”

    人皇柳牵浪沉默片刻,魂念传音问月后程诗风。

    “他?”

    月后程诗风自然心里明白牵浪哥哥所说的人。

    月后闻言,脸色蓦然变得异常复杂,沉默很久道:

    “不知道!”

    “牵浪哥哥越来越看不透他了!他到底是正是邪?”

    人皇柳牵浪魂念传音,叹道。

    “原来牵浪哥哥也有这样的感觉。按理说,风妹应该很恨他的,尤其他就是游苍魔神!

    可是风妹无能,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坦白说,他虽然邪恶,然而他对风妹而言,到底还是在意的。

    要是他将我从九莲神宫盗去玄阳神界,严封瑶月神宫,日夜操控光明神能滋养我的风儿之山,风妹也觉没有机会那么快就苏醒的。

    如果没有他,风妹也没有机会帮到牵浪哥哥的!

    其实,我心里明白,我苏醒后,如果不是他愿意放我离开我离开玄阳神界,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是不可能的。

    然而,他明知道我离开玄阳神界后,一定会帮助牵浪哥哥,他的大仇人的,但是他还是放我走了。

    我清晰感应得到,在我离开玄阳神界,他暗中送了我一程又一程……”

    月后程诗风幽幽说着,幽蓝之泪,油然而落。

    这泪,为情落,为魔落!

    “牵浪哥哥现在也好生矛盾,他既然已是游苍魔神,牵浪哥哥本以为会跟他入骨的,然而事实上,牵浪哥哥心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感觉。

    就在你回来前,牵浪哥哥是恨他的。但看到你平安回来,牵浪哥哥甚至心里在感激他。

    牵浪哥哥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他从来就没有辜负你,尽管他是魔,是浩古游苍魔神,但是他依旧深深的爱着你的!”

    人皇柳牵浪和妹妹说话,并不想掩盖什么么,坦言道。

    月后程诗风闻言,颗颗幽蓝之泪垂落,心殇情黯,魂念传音道:

    “谢谢牵浪哥哥,此时此刻,你还能凭心这样说他。”

    人皇柳牵浪略停片刻,有问:

    “有朝一日,我们四灵战神和他面对面搏杀,风妹当情何以堪!”

    “风妹会杀了他的,然后风妹随他而去!”

    月后程诗风似乎心中早就想好了未来结局,竟然毫不犹豫的说道。

    “如此,牵浪哥哥会痛不欲生的!”

    人皇柳牵浪心头颤动,最不想听到的话,到底还是听到了。魂痛颇疼而言。

    “风妹不好,让牵浪哥哥失望了,可是风妹这是欠他的,他若亡去,风妹也是无魂之体了!”

    月后程诗风哽咽出声,难以自抑,尽量将头别到一侧,怕满殿外望的仙神看到。

    “不!这才是牵浪哥哥心中的风妹。风妹自小调皮,但风妹永恒是重情重义的,牵浪哥哥理解我的风妹!”

    人皇柳牵浪安慰月后程诗风道。

    “谢谢牵浪哥哥,风妹从小就把远方哥哥和牵浪哥哥视为自己保护神,至高的敬仰。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永远是!”

    有些话月后程诗风不想说得太早,然而九莲神宫在飞驰,她担心以后怕没机会说的,于是尽表心迹。

    “好妹妹!风儿放心,牵浪哥哥,远方哥哥小时候护着你,心疼你,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会是的!”

    人皇柳牵浪自然理解月后程诗风此话更深的含义,微笑魂念传音道。

    月后程诗风闻言,颇是压抑的心里,油然涌上一股暖流,泪眼朦胧间,犹如回到了儿提人间的月牙湖畔。

    青石山庄,翡翠陵边,往生桃林外,月牙湖。

    夕阳下,跳荡着金花儿的月牙湖。

    月牙湖的月,天上月,水中月,有月亮的夜晚一向很美。

    湖畔,两位小哥哥,一个是牵浪哥哥,一个是远方哥哥,几乎天天陪伴着一个身穿白底兰花儿裙的小妹妹在玩耍。

    无论小妹多么顽皮,多么耍赖,两位小哥哥永远那么有耐心,永远让着她……

    “牵浪哥哥,远方哥哥!”

    朦胧中记忆回到过去的月后程诗风泪脸上浮起丝丝微笑,犹如单纯小女儿那样的天真的笑。

    她缓缓抬起头,因为泪,看到九莲神宫外的无限元界时空是朦胧的。

    她的眼泪是蓝色的,月牙湖的水也是蓝色的,蓝色交融犹如幻梦。

    幻梦中,月后程诗看到了心中永恒刻着的月牙湖畔。

    月牙湖畔,三个小孩儿在玩耍,两位小哥哥,一个身穿白底兰花儿裙的小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