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四重分裂 > 第八百一十章:截杀/绞杀
    跑了!

    火焱阳跑了!

    战争祭祀火焱阳领着一帮子任务栏里有【圣山保卫战】的玩家跑了!

    这是一件很出乎意料之外,又颇在情理之中的事。

    意料之外,是对于隶属于格林·提瑞麾下那支圣教联合北伐军第二战团的人来说,要知道着实违背了‘诚实’信条的骑士长大人之前可是原封不动地将火焱阳那番话转达给了大家,也就是‘我苏米尔唯恐盟友被那些亵渎者的大部队所冲击,特意分出吾等这批死士前来帮忙阻击’这套说辞。

    话说的是真好听,虽然真往心里去的人没有几个,但当第二战团的那些人离开驻地,组成战阵奔赴防御圈外与火焱阳等人接头时,还真就被这帮狼狈不堪的人给感动了一把,还以为后者刚才真就实打实地跟先前那批邪教徒先锋部队猛干了一架呢。

    于是乎,大家便自发地把战线往前推了一点,隐蔽地把火焱阳等人护在偏后一点的位置,希望这些人一会儿干起架来能少死几个。

    然后,伴随着格林·提瑞那一夫当关的两记断罪斩,战斗正式打响了!

    再然后,火焱阳一帮子人就跑了。

    跑的情理之中,跑的一点儿毛病都挑不出来。

    尽管这番举动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孙子,火焱阳自己心里也有点儿过意不去,因为他能看出来那些第二战团的圣教联合战士是真心实意想要掩护自己这帮人的,但他依然不得不跑。

    原因有二

    首先,墨檀那边需要人手,在圣教联合就地展开阻击,与耳语教徒的大部队干起来之后,火焱阳这批人立刻奔赴呓语城那边本就是计划里的事,也只有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彻底拔掉敌人的根基‘呓语城’。

    其次,那就是打着支援旗号赶赴北境的圣教联合远征军几个月来都没怎么流过血,非但如此,还跟那些屠戮了不知道多少圣山战士的亵渎者形成了某种默契,不管这一切跟那些普通战士有什么关系,但这也足够抵消火焱阳心中那点儿愧疚了。

    所以,跑!就硬跑!撒丫子撇开了跑!

    伴随着一阵兴奋中掺杂着猥琐的鬼哭狼嚎,火焱阳等人飞快地远离了战场,以至于最初展开攻击的那些神职人员反应过来时,已经连他们的背影都快看不见了。

    “继续清剿异端!”

    退回主阵的格林·提瑞沉声低喝,让那些懵辶的战士们重新恢复了清醒,嘴角抽搐着大声道:“我们的苏米尔盟友正在不计消耗地死强攻异端窝点,是我让那位战争祭祀带人回去支援同胞的!”

    所有人的面色皆是一肃,不暇思索地相信了再次违背‘诚实’信条的格林大骑士长,毕竟后者那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了,再加上脸上那对浓眉,浓眉下的那双大眼,怎么瞅也不像是那种满嘴跑火车的人,他又不是公正教派的。

    “前来支援的是我们,与那些异端势不两立的也是我们。”

    格林双剑齐出,斩出两道宛若晚霞般炫目的光轮(同样是【曙光断罪斩】的一种),将数十个高声bb着自己刀枪不入、金刚不坏之类中二台词的耳语教徒拦腰斩杀,高声喝道:“但流血的却是苏米尔,死战的也是苏米尔,不顾一切冲击异端巢穴的也是苏米尔,最后,为我们铺砌出一条胜利之路的亦是苏米尔!”

    很多战士脸上都出现了羞愧的神色,紧握着武器、圣典、链枷、石灰粉、十字架的手背暴起了青筋,攻势愈发地猛烈了起来。

    远处,一支规模庞大、神力磅礴的大部队也在沉默中现身,那是北伐军总指挥官杰夫·哈灵顿麾下的第一战团,不但规模最大、战斗力最强,里面更是有着大量各个教派送来镀金的人才。

    而有资格被送来镀金的人,十个里有九个都是真正有能力、有潜力、有未来的年轻人。

    圣教联合也好,这个世界也罢,终究还是实干派比较多,如果说在游戏外那些被送到各种地界儿、各种位置、各种学府镀金的人才和废柴比例是五五开,那么这边九一开真的不算夸张。

    “审时度势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虽然我过来的时间不长,但也不想带大家低着头回去。”

    格林·提瑞将手中的断剑高高擎起,随即猛然挥下:“以圣教联合的名义,死战!”

    璀璨的曙光神力在他身后那柄十字架上炸开,并在下一秒化作一道金色的波纹席卷而出,从每个第二战团的成员身上拂过。

    曙光教派所属,传说阶圣骑士格林·提瑞以一己之力完成了整整三千人规模的同调,几个呼吸之后,其麾下每个骑士、每个神职人员的战力都硬生生地被往上拔了一成。

    “死战!!”

    来自公正教派的圣骑士纵声高呼,手中那柄沉重的战锤呼啸着挥下,将面前那个被自家兄弟糊了一脸石灰粉的耳语教徒砸得骨断筋折。

    “死战!”

    信仰财富之神的牧师双眼赤红地从口袋中掏出十几枚金币撒向半空,几秒钟后,同等熟练的金色箭矢如雨而下,将数个来不及躲闪的异端钉在地上。

    “死战!”

    丰饶教派的主教大步冲出人群,一头扎进一处邪教徒密集的地方张开了双臂,在他的身躯被兵刃贯穿前,大量粗壮有力的藤蔓破土而出,乱披风似的狂舞着扫出了一片空地,少说也得抽飞了三十号人。

    “死战!”

    大光明骑士凯文身形如电,手中的大宝剑辉光闪烁,一招凌厉至极的【破鞋斩】重重斩落,将两个实力远在他之上的邪教徒放倒在地,并在下一秒被第三个实力远在他之上的邪教徒放倒在地。

    “死战!”

    心向旋律之神的牧师大袖翩翩,手中那把竖琴的银弦无拨自动,激射出数道颜色各异的冲击波,将正欲给凯文补刀的邪教徒炸到了两个公正骑士脚下。

    “死战!”

    迷雾教派麾下的某位圣骑士森森一笑,一剑刺穿了身侧邪教徒的侧肋,而后者却依然在绝望地攻击面前那栩栩如生的蜃楼。

    “死战!”

    皈依知识之神的老牧师大声宣读着圣历十二个月的由来,并在某个邪教徒盗贼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瞬猛地合上教典,跳起来用那包了一层铁皮的书脊猛击对方头部,直接收下人头。

    “死战!”

    面沉如水的太阳神官用力攥紧拳头,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毫无规律可循的【阳炎术】在数米之外炸开,将两个正在进行战略转移的异端变成了两个火人。

    “死战!”

    一排来自各个教派宗教裁判所的黑衣人大步前行,在他们身后,无数死状凄惨的异端倒在血泊中,空洞的眼睛死不瞑目地盯着其背影,似是在无声地质问为何这些怪物比自己还要残忍。

    “以圣教联合的名义!”

    第二战团纵声狂呼着,疯狂地宣泄着自己压抑了数月的情绪:“死战!!”

    与此同时,杰夫·哈灵顿手中那只最精锐的第一战团也抵达了战场。

    “早就该这么做了。”

    队伍中,一个有着褐色短发,身高将近二百公分的年轻人温吞地笑了笑,摘下了身后那柄巨大的战锤:“这才是正确的。”

    旁边一个体型微胖,大袖翩翩,背着二胡的少年转头看了他一眼,讪笑道:“你们丰饶教派有这么好战吗?”

    “你误会了。”

    策马跟在行进在两人右侧的圣骑士摇了摇头,掀开那印着公正教派徽记的面甲,露出一张看似憨厚老实的脸:“菲雅莉只是不想让我们的盟友继续流血而已。”

    然后他就被一枚银币砸中了鼻子,痛的捂住了脸。

    “我才是菲雅莉!”

    不知何时站在那年轻公正骑士身侧的金发少女恶狠狠地瞪了前者一眼,然后指着第一个说话的大块头年轻人叫道:“他叫菲利普!”

    “轻点儿!不就念错个字儿嘛!咱们才认识几天啊,能记住俩字已经不错了!”

    那公正骑士捂着脸缓了好一会儿,才用力揉了揉自己泛红的鼻头,瞪了旁边那正在玩钢镚的、衣着华丽的金发少女一眼:“要是换那位温柔可爱的曙光小圣女殿下,我肯定能记住人家叫啥,你嘛啧啧也不要太自卑了。”

    其实也挺可爱的金发少女被气得咬牙切齿,怒道:“我也是圣女!”

    “重点是温柔可爱。”

    “我也温柔可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疼!”

    “活该!”

    菲雅莉小手一挥,隔空召回了那枚砸在年轻骑士下巴上的金币,然后咂了咂嘴:“话说回来,也不知道那位忘语殿下的老相好现在怎么样了?”

    “咋,你想横刀夺爱?”

    “那倒没有,那人我瞧过,一看就不富裕。”

    “你们财富教派的择偶观都这么猎奇吗?”

    “倒也不全是。”

    “啧,不过曙光小圣女那个老相好竟然能活下来,也挺让人意外的。”

    “谁说不是呢,那个渥伦斯真不是东西。”

    “哈哈,他不是刚回去就遭报应了嘛。”

    “你也知道这事儿了?”

    “大姐,我好歹也是个神眷者啊,教会还是很重视我的”

    “你们教会神眷者不值钱。”

    “”

    公正骑士面色瞅瞅地拉下了面甲,不说话了。

    倒是旁边那一高一胖,俩人聊得还挺嗨。

    “你觉着他俩有戏不?”

    胖的看着高的,悄咪咪地问了一句。

    “有的。”

    高的看着胖的,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俩人就被一道锋利的目光锁定了。

    菲雅莉乐呵呵地攥着一把钱,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呀?”

    菲利普憨笑道:“聊你们”

    噗嗡——

    用一道爆音阻止了那大嘴巴的啤酒肚年轻人讪讪地笑了笑:“聊那个一直在苏米尔混着的黑梵牧师这会儿咋样了。”

    “应该没问题吧。”

    菲雅莉眨了眨眼,耸肩道:“不是传他挺会打仗的么,万一被苏米尔那边留着当参谋用了呢?”

    “那可就不合适了”

    公正教派那个不值钱的圣子又掀开了面甲,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不合适?”

    菲雅莉有些纳闷地看着对方,问道:“几个意思?”

    后者笑了笑,压低声音对三人道:“我跟我们教派的格尔宾大叔聊过那个老相好,大叔对他的评价可高了,别的不说,要是只让他当个参谋的话,绝对是屈才。”

    大个子菲利普挠了挠头发,憨憨地问道:“那他能在苏米尔当个啥?”

    “哈哈,要我说,他啥都当不了~”

    公正圣子咧嘴一笑,目光闪烁地抬头看向呓语城的方向,摆了个斜四十五度望天的poss,低声喃喃道:“咱们那些兽人盟友,总不能让一个圣教中人做到总指挥官的位置吧?”

    呯!

    “哎嘛!疼!菲雅莉你疯了是吧?”

    “别嘚瑟了!该咱们上了!!”

    公正教派的圣子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听到一声长啸,来自圣教联合北伐军总指挥官杰夫·哈灵顿的长啸——

    “净化执行!诸神与吾等同在!”

    下一秒,几位年轻人与周围同样来自圣教的袍泽们只觉得身上一轻,有马的、无马的,都下意识地跑了起来

    与第二战团杀得难解难分的邪教徒,近在咫尺!

    同一时间

    苏米尔北境,呓语城前

    “护教骑士团!”

    须发皆白的埃登大主教屈指弹出一道黑色波纹,直接击杀了二十余名从自己左前方高速掠过的狼骑兵,双目赤红地怒吼道:“随老夫杀过去!”

    “来不及了。”

    战场的另一端,负手立于临时指挥台上的年轻人却是轻叹了口气,将视线从那群狼骑兵扭曲的尸体上移开低声喃喃了一句,然后目光一凝——

    “破坏者第一、第二战团,关门。”

    “t1到t8祭祀团,目标呓语城门前方两百米,联合施法【大地毁荡】。”

    “全体猎杀者纵队,你们还有十秒钟时间赶赴指定位置。”

    “全体中低阶萨满,治疗之潮图腾,前阵投放,接雷霆风暴,施法结束后十秒钟自由选择目标崩岩。”

    “第二、第三、第四战斗序列,无视敌人骑兵,开始逆时针冲锋。”

    “第一战斗序列执行第三套方案,拆分敌人所有施法者单位。”

    “战鼓停,起嗜血战歌。”

    “猎杀者,开始无限制绞杀!”

    “祭祀团,开始无限制绞杀!”

    “破坏者战团,推过去,开始无限制绞杀!”

    “所有自由编制的狼骑兵,开始无限制绞杀!”

    “先祖护佑你们!”

    八百一十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