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丹道宗师 > 第5325章 三日之后,斩尔首级
    秦逸尘神音朗朗:“风某既然来了,那天鹏关就不会输,至于能赢多少,就看诸位前辈敢玩多大了。”

    “当然,不管诸位玩多大,风某都奉陪到底!”

    说罢,秦逸尘起身,将袍飘舞,神威凛凛。

    “风某言尽于此,诸位若是觉得可以,那风某便留下。”

    “若还不信风某,那风某就只能回问天关,毕竟,天庭大军杀至,也不能全指望天鹏关的兄弟相助。”

    最后半句,说的天鹏关内一众大能脸色赧然,心中不是滋味。

    合着从一开始,这位问天关的大将军都没怕,更不是来添乱的,甚至有勇有谋,纵览全局,倒是他们忐忐忑忑,举棋不定。

    一阵沉默过后,只见鹏遨天一拍神座,骤然起身。

    “少则!现在去天庭水师,告诉他们,三天之后,神台之上,斩那位存在的弟子!”

    “还有……通禀全军,三天之后,出关,杀敌!”

    文晴公主怔在原地,望着自己将袍飘舞的夫君,竟感觉有些陌生,甚至她总觉得,自己从来没真正认识过平日里被自己一口一个木头的家伙。

    这一战是否能如秦逸尘所愿,她不知道,但她只知道,木头,够狂!尤其是从赫泽祖地回来之后,竟是狂到扬言要打的天庭水师,不敢横渡天河!秦逸尘也承认,自己的确很狂!因为,赫泽祖地一行,令他得到了无数传承,那些传承中不仅有道法神通,还有他的先祖与一位位道友那追求毕生,想让这天地,有一片朗朗乾坤的夙愿!因此,他本就该如此狂傲!不仅如此,那一战,更让他见到了那些存在的可怕,残暴。

    那些存在高高在上,俯瞰一众帝族,宛若他们便是主宰一切的神!而那些存在,便是他的敌人!当然,天帝亦是他的敌人,但,远不止如此!所以,若是连天庭都掀不翻,又有什么资格,和那些存在斗!?

    “向前走,不要回头……”幸然,他从未停下脚步。

    天河之上,天庭水师的主舰之上。

    “呦,你还敢来?

    是来求饶归降的?

    可惜你够资格么?”

    恢弘而又辉煌的船舱之内,摘星君王一众大能盘膝而坐,面露揶揄。

    而那位存在的弟子坐于一旁,神桌之上尽是琼浆玉液,仙禽异兽烹饪而成的极品佳肴。

    平日里被珍藏于天庭御兽园的神兽被做成酒菜,那位存在的弟子悠悠品尝着。

    而面对天庭一众大能,坤少则竟是浑然不惧,脸色冷厉。

    “归降?

    就凭天帝么?”

    “我乃鲲鹏族坤少则,奉遨天神帅之命前来,通告诸位,三天之后,天河神台之上,两将对决,斩尔首级!”

    此话一出,那位存在的弟子放下了神玉雕琢的玉筷,摘星君王一众,亦是脸色骤变,有冷笑更甚者,亦有面露愠怒者。

    “斩我首级?”

    那位存在的弟子悠悠一笑,不急不缓的抬头,仅仅是一道目光,便令坤少则浑身一颤。

    “你告诉我,你们三族反贼道化境内,谁有资格斩我首级?”

    坤少则一怔,但是,带着神帅之令而来的他,决不能堕了自族的威风,甚至,想到秦逸尘的神刀之凌冽,面色更为冷厉。

    “三日之后便见分晓!届时,希望你莫要不敢登临神台!”

    说罢,坤少则化作一道神光,飞出天庭主舰的神船。

    顿时,便见天庭一位位强者面色冷厉,神光涌动,欲要截杀坤少则,却见申正然微微抬掌,他还不至于欺负一个来当使者的小辈。

    只是,目送坤少则离去后,申正然和摘星君王对视一眼,都面露疑惑。

    “三族反贼,可是已经输了十五场了。”

    “是啊,连战十五场,连输十五场,连战连败,连败……还敢再战?”

    摘星君王更是好奇:“三族反贼,会派谁来迎战?”

    “鲲鹏族的道化境强者,鹏少卿已经算数一数二了,帝阙族……阙文山?”

    此话一出,那位存在的弟子不屑一笑:“他敢么?”

    “乌金族也没几个能上台面的。”

    未渊客捋着银须豪笑,言语间带着几分讨好:“此言差矣,在季小友面前,三族反贼,根本没一个能登台面的。”

    那位存在的弟子又夹起一片以无数天材地宝烹饪的神兽肉片,入口即化:“鹏少卿与我约战时,不也说要斩我首级么?”

    然而摘星君王和申正然却脸色略显异常,倒不是说那三族反贼让他们忌惮。

    而是,这和他们原本的计划,似乎出现了偏差。

    按照陛下与他们的议论,解决了鹏少卿后,三族反贼的道化境内,应该不会再有谁有实力,更有胆量再出头了。

    “还是先通禀陛下吧。”

    与此同时,天庭,御花园内。

    天帝神影伟岸,眼前尽是神花异草,神光氤氲,香气扑鼻,天帝轻捻一朵神花,抚于帝后的青丝凤冠之间,手握佳人,更坐看如画江山。

    “你说,三族反贼已经输了十五场,还敢和季师弟约战?”

    身后,申正然的神影单膝跪地,如实禀报。

    天帝轻轻嗤笑一声,显得不屑。

    “别说三族反贼,纵观漫天帝族,有谁能与朕的师弟相提并论?”

    “计划照旧。”

    天帝说罢,那似洞彻寰宇星辰的帝眸之中泛起抹冷厉:“阙御天,你不是欲问天地,谁为明君么?”

    “那朕,就将你的问天关,彻底碾为平地!”

    秦逸尘的猜测果然没错,天庭派遣三方大军兴师动众,就是要碾平问天关!然而申正然的虚影并未立刻消失,而是一阵思索过后,迟疑道:“陛下,你说……此番出战的,会不会是风天行那贼刀?”

    谁成想风天行三字一出,天帝本就冷厉的帝眸之中,更泛起抹寒芒!就连原本享受天帝赐花的帝后,原本美好的心情,顿时升起反感,那雍贵神雅,理当母仪天下的神容间,更显不屑。

    “晦气!”

    申正然却又道:“那贼刀,毕竟在赫泽祖地得了诸多传承,可以说,赫泽祖地一行,就属他捞的好处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