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第一狂妃 > 第3646章 歌儿,外公等你回来
    明皇郡主面颊的狞笑逐而扩散开,高傲地瞥着虚空深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倒没想到,会在九界之处柳暗花明。

    顷刻间,明皇郡主豁然开朗了。

    心头大患已去,没人能威胁到她和母妃的地位。

    她看了眼痛哭的七殿王和玲珑,咬紧了牙,黛眉紧蹙,流露出狠辣冷冽。

    不过是流落在外的一个野种而已,值得父女俩人这样去哭?好歹是尊贵的神月王府中人,竟在这群低等贱人面前不顾形象。明皇郡主感到几分恶心,不过还是挤出了几滴泪,抱着了七殿王另一侧的胳膊,轻靠在七殿王的身上,宽慰道:“父王,歌儿一定能活着回来的,你不要担心,我会为她祈

    祷的。”

    王妃满面愁容,心底却是快乐:“王爷,你莫要急坏了自己的身子,歌儿肯定不会有事的,那孩子,我一向喜欢她,怎能看着她出事呢。”

    玲珑郡主发红的眼睛看向了王妃、明皇郡主母女二人,这一刻,她们开始关心那个受苦受难的孩子了。

    七殿王忽而喘不上去了,面红脖子粗,一直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犹如中风一般,上半身开始痉挛颤抖,一下又一下的。

    “父王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明皇郡主惊惶。

    “王爷,王爷……”

    玲珑郡主微微张嘴,说不出话,急忙看向他处:“医师,医师何在?有没有医师?”

    随后而来的东方破,听到玲珑郡主的声音,走向了此处,“郡主,让在下看看。”

    “东方医师,你快看看父王怎么样了。”

    东方破诊断过后,拿出清凉刺激的药膏分别抹在了七殿王左右两侧的太阳穴,再从空间宝物中拿出几枚珍品丹药,掐开七殿王的嘴,将丹药送了进去。

    一连三枚丹药,入口即化,七殿王的状态逐渐变好了,不再痉挛颤抖,脸上、脖颈处的涨红褪去。

    东方破掐揉着七殿王的人中,好一会儿后,七殿王缓缓睁开了眼。

    东方破说道:“七王,你的身体必须控制好情绪,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中风,甚至会瘫痪。”

    “什么?东方医师,怎么会这么严重?”七王妃惊愣。

    瘫痪?

    她想都不敢想。

    东方破道:“七王以前,一定落下了病根的,至今都没有痊愈,这一回若不是七王情绪激动,都不能发现这件事。”

    “父王,你听到了吗?你要控制住情绪的。”明皇郡主担心不已。

    说到底,她是在七殿王的羽翼下成长的,一直是王府的金枝玉叶,七殿王又是一个护短的人。

    她怎会不关心自己的父王。

    七殿王靠在两个女儿之间,大口的喘气,好久过去,才抬起颤巍巍的手,说:“去,去看看歌儿回来了吗?”

    “父王!你现在要关心的是你自己!”明皇郡主怒道。

    “快去啊!”

    玲珑郡主朝下看了看,摇摇头,说:“父王,歌儿等等就会回来了。”

    “等等……还要等多久?”七殿王问。

    “父王别急,歌儿很快了。”玲珑郡主抹着泪。

    明皇郡主则是越想越气。

    由此可见,七殿王有多疼爱那个小杂碎。

    小杂碎最好死在禁地里面,连全尸都不要有。

    以往啊,父王是最疼爱她的。

    明皇郡主的心,一下子抽搐了,眼里布满了恨意。

    死吧,去死吧。

    永远不要爬上来。

    不要打破王府的安宁。

    父王,哥哥,玲珑,都是夜轻歌的人了。

    她始终想不通,她的亲人们,为何都要向着那个小杂碎。

    玲珑是她的亲妹妹,与她都很少来往,却喜欢跟着夜轻歌!

    明皇郡主越想越气,愤然到胸膛起伏的动。

    一侧。

    阎碧瞳身着火翎衣,立在天穹下。

    清晨,并没有清新的空气。

    她握着的权杖,抵在狼藉的地上。

    她垂眸看去那片深渊,眼里尽是荒芜。

    突然,她从高空跳了下去。

    歌儿。

    为娘会把你带回来。

    抱着后脑勺低头看地的九辞,猛地抬头,他看了过去,只看到一道血红如火的身影,消失在视野。

    “娘!”九辞吼道。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电光火石间,他风驰电掣般掠了出去,一同,去往那片深渊。

    纵是万劫不复,也要去。

    莫忧紧跟着跳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叫所有人愣住。

    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方才,他们为了一己私欲把夜轻歌逼下去,而现在,他们后悔了。

    夜轻歌,是顶梁柱。

    “辞儿,碧瞳……”七殿王情绪上了头,推开两个女儿和王妃,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王妃和两位郡主惊慌失措,包括东方破,全都用足了力道把想要跳下深渊的七殿王给拖回来了。玲珑的手都在发抖,哆嗦着苍白干涸的唇,泣声说:“父王,你冷静一下,先冷静下来,歌儿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歌儿说她最喜欢外公了,你若坏了身子,歌儿会心

    疼的,女儿怎么去跟歌儿交代呢?”

    玲珑郡主的声音让七殿王冷静了下来。

    可是……

    七殿王怎能不知,回不来了啊。

    如今,连阎碧瞳和九辞都回不来了。

    七殿王闭上眼,泪水从眼缝中流出。

    这几日的时间,他拖神月王把外孙女的过往履历都拿来看了一遍,才知道,这丫头,倔强,聪颖,受尽苦难。

    王妃在府中喝茶享乐的时候,阎碧瞳被囚禁二十余年。

    明皇郡主在挑选权贵才俊的时候,夜轻歌九死一生。

    这王府丝竹声声,他笑容满面,九辞却是二十年的孤苦无依。

    都是他王府的血脉,是他的后辈,怎么能吃那样的苦?

    他握紧了拳头,在府中暗暗发誓。

    他一定要当个好父亲,好外公,一定要让几个孩子享清福。

    认祖归宗,上族谱,才过去几日,这三个孩子,竟从火焰天下消失,纵深跳进了万丈深渊。

    七殿王叹了一口气,浑身无力,他接过玲珑郡主递来的权杖,持着权杖站起身,沿着边缘往前走。

    最后,他举起了权杖,镶嵌在王侯权杖的水晶,亮起了刺目的光!

    孩子。

    外公等你回来。

    给你寻来比木青还要好的美酒,和你相得益彰的美丽霓裳。

    你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外公只恨,这么晚了,才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