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3484.第3484章 诛天
    太古斗场,文书在太古斗场内与一人品茶而论。

    “那秦长青去了荡天山,估计是想要借你给予的三字与太古真解地的天地法则杀那罗天天尊。”一位通古天尊品着神茶,含笑开口,“当真是令人不可思议,一介祖境,竟然狂到了这种地步?”

    祖境与通古差距何其之大,整个九天十地的祖境,有几人敢凭借自己的实力来轻蔑通古境的?

    秦长青却是想要图谋一位通古天尊的性命,这怕是让所有人做梦都未曾想到。

    文书至尊淡笑道:“我送他三字,可困那罗天不难,但想要杀罗天,不可能!”

    “即便是借助了太古真解地的规则,通古境便是通古境!”

    文书轻抿神茶,缓缓道:“至于这位秦长青是真正的骄狂无双,还是自寻死路,自大狂妄的狂徒,那便不知道了。”

    一旁那通古天尊双眉挑动,低声道,“文书,你说实话,你当真只是随意交换,并不曾有其他的心思!?”

    “你没有理由去帮那秦长青,你如果不出那三字,他绝不会试图去斩杀罗天。”

    通古天尊的眼眸凝实,这可是九天十地,文书更是荒古至尊。

    真以为,到达这种境界的生灵都是助人为乐的善人?

    文书至尊看似和蔼,但死在他手下的通古境都不下于十位了。

    他是一路杀成古帝弟子的,世间文字,功用无穷,自也包括杀人。

    真以为这文书至尊单纯至极,为人和蔼,这方才是大错特错。

    文书脸上仍旧是和睦笑容,他微笑道:“他说明来意,我只是好奇。”

    “成败与否,与我无关!”

    “就像是一场戏,我只是顺手为之,便有可能看到一场好戏,又何乐而不为呢?”

    他将茶杯放下,随手取了一块糕点,笑着道:“风臣,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太坏。”

    “秦长青为九天十地第一祖境,可他威胁不到我,我也不会嫉妒,更不会有想要杀他之心。”

    文书轻轻的咀嚼着,等到吞尽后,他方才道:“等他能够真正威胁到我,或许,我还会对他有一些敌意。”

    风臣天尊望着文书,忽然一笑,“那倒也是!”

    “不过文书,你要知道,这秦长青的敌人可不仅仅只是罗天!”

    “他若死,你有因果!”

    文书眉头轻动,“那也自是他乐意如此,我心如镜,照耀之下,不存瑕疵!”

    ……

    只见银色的神藤却如同噬人猛兽,在吞尽罗天天尊的臂膀后竟然未曾散去,反而猛然暴增,继续向罗天天尊杀去。

    神藤之速,更是比起之前犹有胜之。

    罗天天尊眼底大骇,当即,便翻掌天地动,法则出。

    一道灵霜天地浮现,凝聚在方圆三米之内。

    原本这翻掌间,可轻易施展千丈法则天地,但在这太古真解地,天地法则的限制之下,他却只能施展出三米左右的灵霜天地以抗衡文书至尊的以字化法。

    银藤如白龙,顷刻间便缠绕在这灵霜天地的四周。

    嗡!

    神藤与通古天地的碰撞,这天地蕴含着诸天的空间法则,更蕴含着灵霜法则,即便是如此,在这文书至尊的以字化法下仍旧是岌岌可危。

    太古真解地对于罗天天尊的压制太大了,不仅如此,秦轩手中玉清剑之上,一缕缕细微的长生道则浮现。

    秦轩望着罗天天尊,通古境二重天的天尊,追求境界,却忽视了底蕴。

    的确,境界若高,有绝对的压制。

    可这罗天天尊也失去了越境而战之力,他只是普通的通古境。

    然而文书至尊,却是古帝弟子,不仅如此,他身为荒古第九重天的至尊,即便是这三字之力并非是文书的全力,伤及一位普通的通古第二重天的天尊也不成太大的问题。

    缚天藤之下,只见那灵霜天地逐渐扭曲。

    罗天天尊的眼中怒芒闪烁,“秦长青,你以为凭借文书至尊,你就能胜我!?”

    “笑话!”

    他翻掌间,手中浮现出那玉象。

    轰!

    玉象变化,冲出灵霜天地踏在了缚天藤之上。

    缚天藤在震动,直接被踏穿。

    可很快,无数缚天藤如若生生不绝,将那玉象彻底缠绕在其中。

    其内的罗天天尊在怒吼,可始终挣脱不了缚天藤。

    文书至尊之力,让秦轩与罗天天尊心中都有震惊。

    秦轩也未曾想到,这文书至尊仅仅三字,便能够困住一位通古境的天尊。

    那个看似和蔼的文书至尊的实力,竟然能够到这种地步。

    仅仅三字,若是世间文字齐出,又该是何等惊人?

    纵然心中震惊,秦轩体内五万界却是在震动。

    天坦古帝秘、牧神古帝秘、旗山古帝秘、时琅古帝秘、咒令古帝秘五大古帝秘尽数施展。

    五万界归一,无数道则之力顺着秦轩祖身涌入到玉清剑上,但在诸天内,却只能化作一缕缕细如游丝般的法则之力。

    这也是开道者的特殊之处,不论是何等境界,都可借天地法则,只不过强弱有别,就如同秦轩,祖境法则再强,也不可能匹敌真正的通古法则之力,如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天地下沉,空间凹陷,秦轩未动,这威势,足以让荒古至尊都要心惊。

    缚天藤内的罗天望着秦轩的模样,却并不在意。

    纵然是秦轩如此,想要杀他也不太可能。

    让他最为感觉到头疼的是缚天藤,灵霜天地近乎被缚天藤硬生生的击破,甚至,有藤蔓已经缠绕在他的祖身让。

    可让罗天天尊松了一口气的也是,这缚天藤上只有困力,文书并未藏匿杀伐之力。

    还不待这一口气吐尽,秦轩淡淡声音便已经响起。

    “文书自不会助我杀你,他想要看一出好戏罢了!”

    “你我皆不过是这戏中之子,只不过借这一场戏来杀你,为燕九幽扫平困境!”

    罗天天尊闻言便要开口,秦轩却未曾给其开口的机会。

    “太古有奇毒,可解法则,便是通古也会失力!”

    “禁法诛魂草汁液,应可困你三息,我滴入这缚天藤山。”

    秦轩手中玉清剑微起,背后秦祖翼猛然一震,其身瞬间消失。

    下一瞬,他便出现在了罗天天尊的身后。

    “我秦长青一生,言出必践。”

    “我既言杀你,便自会杀你!”

    “即便我只是祖境,那又如何?今日……”

    秦轩未曾回首看向罗天天尊,他神色淡漠,一字一顿吐出四字,如惊天地云海。

    “我便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