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秘教廷 > 第三百三十章 进场
    【】喜欢就分享

    她一时没想明白眼前本应该快挂掉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更不明白为什么她同样会遭受‘灵冲击’!

    对方手里难道也有‘沉默的羔羊?’

    那个该死的臭虫手里果然还有存货!

    奥德里奇只是捏碎了曾经收获的战利品‘震dàng)木蕊’而已。o一的‘震dàng)木蕊’能造成的效果估计不足以对秩5非凡者造成麻烦,所以他足足捏碎了10枚!

    即便如此,奥德里奇也不认为这东西能让这个女人长时间沉默。

    不过没关系,他只需要这一瞬!

    女人的长足因为能力被沉默而开始收拢聚合,奥德里奇已经cāo)控着长针从地底发出致命的突刺!

    ‘震dàng)木蕊’的负面效果是平衡感丧失,甚至在方向上他都失去了些许敏感,这一下虽然又急又快,但愣是偏离了对方的要害。

    女人不顾形象的在地上一个翻滚,让奥德里奇这一下彻底落空。

    奥德里奇汇聚成型,双手挥舞中,足足10支长针在高空成型,然后从四面八方扎向女人的体!

    还差一点女人心里怒号,但‘灵’仍然处于感知不到的状态,她拼命的扭曲柔软的体,用别扭的角度躲开了刺向要害的长针,却也被4支长针扎穿了。o“啊!我会杀了你!”

    女人咳出血来,原本美艳的脸庞狰狞可怖,眼睑下方的美妆都变了形。

    可惜了奥德里奇已经可以感知到对方逐渐沸腾的‘灵’,沉默效果已然丧失,他已经读取了对方的能力,知道自己不再有快速杀死对方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对方秩5的能力还处于未知状态——不会是秩6,她并没有给奥德里奇太强烈的压迫感。

    女人慢慢的将插进体的尖锐黑金长针拔出,血流如注。

    她凶狠的眼神看向奥德里奇,森寒道“你想怎么死!”

    奥德里奇落到地面,将披在上的衣服整理一番,平静自然道“第一,你不具备短时间杀死我的能力,第二,也许你该担心一下自己,第三”

    他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随携带的怀表,略带可惜的说道“时间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整片区域光芒收缩,奥德里奇成功保住了自己手里的入场资格。

    女人脸色更沉了些,却没有失去冷静。她手里失去了‘沉默的羔羊’这个杀器,想要杀死这个体可以碎成末的家伙确实不易,而她受伤的体也会引来其余秩5非凡者的觊觎

    一位秩5非凡者的家,对其他同阶层的非凡者而言是难以拒绝的惑!

    女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奥德里奇,似是在记住他的面貌、气味,然后长足再现,屈腿一弹跳上建筑屋顶,转瞬消失不见。o“八成是做做样子。”

    奥德里奇有点头疼。

    在他确定收获入场资格的况下,对方无法对他下手,但他出来以后呢?即使他获得了这处‘糖果屋’的‘糖果’,但规则是‘1小时内可以拒绝卡牌游戏’,而不是‘更改已经确定的敌对关系’。

    简单来说,女人在他出来的一瞬间就可以动手!

    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恐怕就是这里距离闹市区不算远,现在只是被清场,一会这里就人来人往,动手不便。

    奥德里奇看向周围另外9位获取了入场资格的家伙,在心里自语道“希望这波cāo)作足够保险。”

    他手里握着后面几处糖果屋的报,对他最有利的并非现在的第四处糖果屋,但奥德里奇还是选择在这处便入场。

    让他感到不安的还是那个问题

    大家都意识到可以通过卡牌游戏保护自己安全的话,在后期规则会不会变得更加过分?

    背后的组织之从来没有说过这个规则是从头用到尾的。

    更让他确定要拼一把的是,那个海根斯还是没有出现。

    对方明明拿到了报却没有利用,那他收集报是做什么?除非他的目的不是报本,而是不让这些报被已经拿到o德里奇知晓!

    海根斯学会并不是纯粹的狂者聚集地,同样也是雇佣兵。

    他合理的怀疑对方是游戏组织者用于进一步掌控游戏的手段。如果真让奥德里奇将7处‘糖果屋’的位置都收集到手,那没有过多失去杀戮权限的奥德里奇便是这场游戏的最大赢家!

    “平衡真是一个玩味的词。”

    奥德里奇在心里嗤笑,所谓的平衡都是主观概念,和公平没有啥关系。

    这处‘糖果屋’和已经开放的其余o是一栋足有4层的建筑,看着倒有些像奥德里奇曾在霍都的租房楼。

    此时楼道的大门已经敞开,奥德里奇没有着急,慢悠悠的跟在其他人后面走了进去。

    “这家伙还敏锐的”

    来自海根斯学会的秩6杀手轻飘飘的吐出一口浑浊的烟雾,轻笑道。

    但一旁的小丑却不满的抓着帽子,在自己的头上磨蹭转圈,‘咬牙切齿’道“真是个不好玩的臭虫,我都已经在后面o!”

    海根斯杀手笑道“要不要我帮你把他抓出来?”

    小丑倏地转过头,凶狠的骂道“你这个没有规矩的家伙!人家犯了什么错吗!人家合合理的cāo)作,你居然想破坏掉!”

    秩6的杀手似乎再一次认识到自己雇主的无耻,语气怅然道“我突然有点怀疑你后面会赖账。”

    小丑表一慌,哈哈笑道“怎么可能我有的是钱呢,有的是钱!不要担心!”

    “真的不用把他抓出来?我觉得你想这么做的。”

    “一个运气不错的参与者我才没兴趣嘞,还有那么多好玩的家伙在。”小丑哼哼唧唧的别扭道。

    “反正,他还不一定能拿到‘糖果’呢。”

    说实话,奥德里奇有点惊奇。

    他明明是跟着一个中年男人股后面进来的,但他迈进楼道门时,面前不是楼梯、房间,只有一张旧木长桌,后面坐着一个用兜布遮住面容,只留嘴巴露在外面的家伙。

    唔,长桌上还摆着一个透明的水晶球。

    这‘糖果屋’里装着的,竟然是一个玩占卜的神棍?

    【】喜欢就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