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古第一杀神 > 第二千六百十七章青苍主和剑主!(一)
    天南。

    随着天宝圣墓的事传开,外边已然暗流涌动。

    这几日不时有自以为强大的修士潜进来。

    正道有之,邪魔亦有之。

    天南边缘更是人影涌动,人数之多好似一张网笼罩了天南!天宝圣墓的诱惑让太多人趋之若鹜了,之前苏玄一通乱杀显然没有达到他理想中的威慑!不过这些日子苏玄根本没在意,整日不是修行,就是在天南闲逛。

    那乐观平和的态度让文昭等人都觉得外面的修士不是来觊觎天南,而是来庆祝苏玄重夺天南。

    天南一角。

    “女帝,你说邪主把天宝圣墓藏在哪里?”

    刀娘好奇的问魂魅女帝。

    这段时日苏玄带给她的震撼着实太大,此刻又爆出圣墓之事,这让刀娘觉得那个男人真的是充满不可思议,也让人越发觉得敬畏。

    “他不想让咱们知道,你就算猜到圣墓在哪里,这辈子也别想见到。”

    魂魅女帝摇头。

    “唉,女帝你说他手段为何如此通天?

    他才多大啊,凭什么这么变态?”

    刀娘羡慕嫉妒的叹气。

    魂魅女帝抿抿嘴。

    她还想知道呢。

    从曹镜华那边传来的消息,魂魅女帝知道天宝圣墓之事并不假,也的确消失了。

    那么这么一联系,天宝圣墓还真的十有八九就在天南。

    “不过他怎么把圣墓搬到此地的?

    他在大圣宗等天宗也有眼线?”

    魂魅女帝忍不住多想,内心也越发复杂。

    越了解苏玄,就越觉苏玄恐怖!这些天待在天南,魂魅女帝深有体会。

    而此刻。

    苏玄正陪着姜箐在天南逛着。

    “此次在外面寻到了不少灵花异草的种子,你有空就种在天南。

    天材地宝可聚天地灵气,这对天南往后的发展很重要。”

    苏玄出声。

    “好。”

    姜箐绝美的脸上浮现笑容,这是她最喜欢的事情了,随时都有空。

    看了眼苏玄越发坚毅的侧脸,姜箐忍不住道:“要不把天树和十方玄树也让我种种?

    我保证让这两棵树成长一倍!”

    “等一切尘埃落定吧,这时候我还要借助天树和玄树修行。”

    “好吧。”

    姜箐脸上有些可惜,随即又道:“那圣墓呢,里面那些天灵圣死后化圣物,能不能种活?

    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天材地宝,苏玄我跟你说,这事我最擅长了,其他人大手大脚,可能会毁了那些天材地宝的灵性……”“几年没见,你是不是被摇光他们传染了,嘴巴怎么也这么能叨叨了?”

    苏玄古怪看姜箐,记忆中这女人应该是走高冷路线的啊。

    “我只是好奇圣墓。”

    姜箐耳根子一红,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是么。”

    苏玄念了句,也没再提。

    “那之后圣墓开启,你一定要让我进去。”

    姜箐又忍不住提了句。

    此刻她倒是有些理解摇光她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舔苏玄了。

    这是真香。

    而这时,不远处摇光几女则是瞪眼看着这边。

    “干,姜箐这娘们也堕落了啊!”

    “看,还吐舌头装可爱!”

    “草,这才是真的小婊砸啊!”

    “平时总说我们舔玄哥,他麻自己不是也舔的欢快一比?”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女人的嘴果然不能信!”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咬牙切齿看着。

    “不过说真的,天南真藏着一座圣墓?”

    师妃一脸好奇。

    “那还有假?”

    文昭冷笑:“他就是个渣男,总背着我们偷偷藏宝贝,不知道和我们分享。”

    几女嘴角扯了扯。

    文昭对渣男的定义和他们很不同啊。

    “你估计对渣男有误解。”

    绣娘冷笑一声:“还有主人的宝贝凭什么分你?

    这些年你有个卵用?”

    “嗯。”

    一边月朝夕附和了声,因为战魂女帝传承的关系,几女中她就和绣娘的关系最好。

    “呵,我也不和你吵,反正在你眼中苏玄做什么事都是对的。

    你已经不是舔狗,而是狗皮膏药。”

    文昭都懒得生气。

    “胡说,主子才不会喜欢我整日黏着他!”

    绣娘气愤道。

    这话的意思就是想黏着喽?

    “呵呵……”诸女忍不住讥笑出声。

    “文昭,我听说你之前给玄哥取名猎白衣?”

    摇光忽然问。

    “是啊,有问题?

    这名字威风吧,我其实建议他改名苏白衣的,可惜他不乐意。”

    文昭随意道。

    “那你知不知道大圣宗前段时间出了个顶尖天骄,修成永暗之上的至暗,比之大圣宗大师兄太清圣子都惊艳。

    而那人,就叫猎白衣。

    出现的时间,刚好和玄哥进入大圣宗吻合。”

    摇光咽了口唾沫道。

    文昭:“……”师妃:“……”云清怡:“……”“还有这事?”

    文昭舔了舔嘴,发现有些干。

    “你好歹是听雨楼的掌管者之一,连这事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是去大圣宗抓人啊,哪知道他成了大圣宗圣子。

    难怪大圣宗主没对他天南动手……”文昭哭笑不得。

    “那就说得通了,听说圣墓就是大圣宗,圣兽古宗,古盟率先发现了。

    玄哥估计是借着这身份,移花接木夺了圣墓!”

    诸女久久沉默。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师妃忍不住问。

    “怎么办?”

    文昭好笑,仿佛听了一个很愚蠢的笑话。

    不过随即她就义正言辞道:“我要舔他,你们谁也别拦我。”

    “我也是,玄哥牛逼。”

    “圣墓…咱们姐妹怎么也要占一半吧?”

    “嗯嗯,这不过分。”

    几女嘀嘀咕咕。

    曹绣芝也在边上,看看在想屁吃的几女,再看看远处气定神闲的苏玄,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舔狗也这么嚣张了,还舔的如此理直气壮?

    不过……为什么她曹绣芝也想加入?

    这该死的蠢蠢欲动。

    ……东地。

    一座小城。

    相比东荒的纷乱,这里却显得异常平和宁静。

    青砖黛瓦,烟雨朦胧。

    这是一处极好的凡人古城。

    而之所以这般平和,是因这里靠近长安剑城。

    众所周知。

    在东荒聚集凡人最多的地方是东地文圣书城和长安剑城地域。

    因为这两个势力对凡人那绝对是最为友好的,一些修士敢在这里杀凡灵,结局绝对会很惨。

    这日。

    热闹中透着祥和的小小街道上,一对如金童玉女的男女缓缓走着。

    女子有绝世容颜,一颦一笑皆充满风情。

    男子则是风度翩翩,样貌俊朗,举止得体。

    他们好似从天上落入凡尘的神仙眷侣。

    而这对男女显然有大本事,过往凡灵并没有发现他们。

    “红尘,这里不错吧?”

    男子轻笑。

    “嗯,若是往后隐居,这里肯定很好。”

    女子笑道,眼中有憧憬。

    “你放心,会有这一天的。”

    男子信誓旦旦的保证。

    “嗯。”

    女子柔柔应了声,很是乖巧。

    “哈哈。”

    男子看着女子举世无双的容颜,顿时志得意满:“红尘,这次去剑城,我定要姐姐认同你我的关系。”

    女子一滞,勉强笑道:“希望如此。”

    女子…正是宁红尘,而男子则是招摇山的徐北行。

    正所谓郎有情妾有意,这两人早就勾搭上了。

    男欢女爱。

    这天经地义。

    但让宁红尘忧愁的是。

    妾身如今已是女儿身,奈何本为男儿郎……她姐姐宁尘魅看到她和一个男子卿卿我我,估计会很难受。

    想到这宁红尘就暗暗叹气。

    不过看着身边徐北行,宁红尘眼中又有了光彩。

    他们是真爱。

    嗯。

    真爱是能克服一切的……宁红尘安慰着自己。

    但很快。

    她就发现自己有些天真了。

    正前方。

    几个小小的身影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也和他们一样,四周凡灵都没见到他们。

    宁红尘一看,脖子都僵了,多年前掩埋心底的恐惧浮上心头。

    单单看着背影,宁红尘就是认出这些人是谁了。

    可惜。

    徐北行没看出来……“哈哈,红尘,你看那群孩子,真搞笑。

    还有她们那宠物,猪兔鸡猴?

    这什么玩意儿啊,而且穿的那么奇葩……”徐北行哈哈大笑。

    “北行,住嘴……”宁红尘一脸惊恐的去捂徐北行的嘴。

    但。

    晚了。

    不远处。

    玉小卿正带着小竹,巫灵灵,还有青凤和猴子他们招摇过市,一副‘天大地大老娘最大’的德性。

    顺带着连小竹和巫灵灵都迈起了带风的步伐。

    忽的。

    他们听到了徐北行的笑声。

    哪个不长眼的孙贼敢编排你小卿姐的兄弟姐妹?

    玉小卿扭头看了过去,眼睛却是一亮。

    “哇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死人妖!”

    玉小卿看到了宁红尘和徐北行,顿时嘿嘿大笑:“还有你这只舔狗,谁给你的勇气说我们!”

    徐北行:“……”宁红尘:“……”“有缘千里来相会!什么也不说了,姐妹们,揍一顿先!”

    玉小卿怪笑,撸起袖子就是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