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古第一杀神 > 第二千六百十九章青苍主和剑主!(三)
    玉小卿收敛了气息,准备给陈小婉一个惊喜。

    可玉小卿没想到的是,剑城的人倒是先给了她一个惊喜。

    剑山上。

    原本在体悟剑道的齐风烟骤然睁眼。

    作为死剑继承者,齐风烟对生者有着独到的敏锐。

    这是死亡之剑。

    一剑所过万物寂灭!死剑的精髓就在于‘死’之一字。

    齐风烟虽是活生生的人,但体内生机却是缩减到极致,以此感悟死亡之剑!待他剑道大成,更能做到生死转变,掌控生命。

    在第四时代死剑的掌控者被世人称为无生灵圣,也是名动一时的大人物。

    而正因为对生机有着极强的敏锐,在玉小卿踏入剑山没多久,齐风烟就是察觉到了。

    “如今还有人敢擅闯剑山?”

    齐风烟挑眉,嘴角勾起些许冷笑。

    “不知死活。”

    说话间齐风烟站起,瞬息消失。

    待再出现已是拦在玉小卿前面。

    “站住。”

    冰冷的低喝在玉小卿耳旁炸响。

    玉小卿吓了一跳,旋即就是恼怒。

    哪个不开眼的敢拦你小卿姐?

    玉小卿抬头,看到了气度不凡,但冷漠如鬼的齐风烟。

    她瞪眼:“你干嘛?”

    “我干嘛?”

    齐风烟差点被气笑,冷冷道:“擅闯剑山你还有理了,想死直接说就是。”

    玉小卿一滞。

    是她玉无敌的名号在剑城不好使了?

    还是她青苍主表现的平平庸庸,跳出个小子就敢拦她?

    玉小卿怒了。

    向来只有她在人前装逼,哪容得他人嘚瑟?

    于是……“我好怕怕哦,你来打我啊。”

    玉小卿小手护胸,一脸欠揍的看他。

    齐风烟额头青筋跳了下。

    不知死活!此刻他可是散出了极其恐怖的剑道气息,但玉小卿竟还敢挑衅他,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来你来剑城前没打听过我齐风烟的名头,竟敢在我面前跳!”

    齐风烟冷冷道。

    他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是剑城最风骚,也最让人畏惧的那个崽……“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玉小卿挺胸冷冷笑道。

    “你是谁重要么,将死之人不配留名。”

    齐风烟冷笑。

    玉小卿一滞,感受到了这小伙身上浓浓的装逼气息。

    麻蛋。

    同道中人啊!于是,玉小卿转换思路,小手往袖子里一藏,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掏出什么?”

    “给我装神弄鬼?”

    齐风烟讥笑:“上个敢这么做的,坟头草已经七尺……”但话未说完。

    “我打!”

    玉小卿恼怒这货不按套路出牌,顿时懒得跟他啰嗦,大叫一声直接动手。

    “轰!”

    在齐风烟瞪大眼睛中,玉小卿从怀里掏出一根大棒槌。

    嗯。

    足有十丈长的那种!又大又粗!对比玉小卿小小的身子,就跟大山和蚂蚁似的。

    可要命的是。

    玉小卿挥舞的虎虎生风。

    “轰!”

    一棒子砸落,巨大的棒身将齐风烟整个身子都是被遮住,更是锁定了他四周,避无可避。

    齐风烟想过玉小卿会掏出暗器之类的玩意儿,但根本想不到她直接掏出根大棒槌。

    “砰”的一声,齐风烟拦住了大棒槌,但整个身子都被砸进了剑山。

    不是他扛不住,而是剑山扛不住,大棒槌都嵌入了小半,自然把齐风烟也压了进去。

    “你可能不知道,我这棒槌专砸贱人,名字就叫做‘小贱贱你来捶我啊’大棒!”

    玉小卿得意洋洋,对自己这些武器就很满意。

    这可是她费时多年,呕心沥血做出来的,必定能名震东荒,简直是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而且。

    这还是牛刀小试!她还有很多宝贝没掏出来,未来她必将号称‘东荒小武器库’!“你找死!”

    ‘砰’的一声,大棒槌被轰的升空,齐风烟剑眉倒竖,眼眸冷厉的冲了出来。

    “还敢跟我拽?

    爱了爱了,就喜欢你这种不怕死的,再来!”

    玉小卿哇哇大叫,又是一棒槌。

    “轰!”

    原来漆黑的棒槌忽然泛起恐怖的金铁光泽,更缠绕古老图腾。

    齐风烟浑身一震。

    此刻这平平无奇,在他眼中除了又粗又大又硬外毫无特性的大棒槌一下变得恐怖起来。

    无坚不摧!包容天地!这是大棒槌带给齐风烟的感觉。

    还有那古老的图腾,更让他觉得厚重无比,仿佛能压塌一切。

    于是……“砰!”

    一声惊天轰鸣。

    齐风烟又被砸进了剑山。

    这一下整个棒槌都砸了进去。

    “你一个耍贱的也敢在我玉不败面前嘚瑟,佩服佩服!”

    玉小卿啧啧,顺手捣了捣棒槌。

    被大棒槌压着的齐风烟就感觉自己的脸都被磨了一遍。

    他顿时怒发冲冠!“我怒了!”

    恐怖的死亡之气开始席卷。

    玉小卿原本抓得稳稳的大棒开始震颤。

    “倒是有些本事。”

    玉小卿嘻嘻一笑。

    而这时。

    猴子他们也是赶了过来。

    “小卿姐,你怎么又和人干上了?”

    他们无语。

    “这小子先拦我的,还在我面前装逼。

    你们知道的,这我肯定忍不了。”

    玉小卿恼道。

    “什么,在这剑城还有人敢和小卿姐装逼?”

    白鸡怒道。

    “弄他,弄他!”

    黑猪哼唧哼唧。

    “让他知道剑城谁才是老大!”

    兔子也大叫。

    “小卿姐好棒。

    打他,打他……”巫灵灵和小竹唯恐天下不乱。

    当齐风烟钻出剑山,准备发飙时,就看到一群奇葩怼了过来。

    “你们……啊!”

    齐风烟还想放几句狠话,但话到一半就被铺天盖地的攻击横扫,忍不住惨叫。

    这一下,整个剑山都轰动了。

    “怎么回事?”

    身为剑城老人,剑主师兄,号称一把木剑走天下的刘长安一哆嗦。

    “难道有人攻打剑山?”

    他慌忙跑了出去。

    “这气息……”阳凤歌一怔,随即眼皮抽动起来。

    剑山之巅,海枯殿中。

    一身白袍的温如玉低眉,失笑摇头:“刚来就这么闹腾,还真是没变。”

    一时间。

    剑山绝大部分的人都将视线落到了那边。

    而此刻。

    与齐风烟关系不错的赵北沙,以及一批剑山后来崛起的剑修匆匆赶到了现场。

    他们看了过去,虎躯都是一震。

    只见平时气度不凡的齐风烟正在被当狗一样打,那叫一个惨。

    “住手……”赵北沙震惊的大叫一声。

    玉小卿鸟都没鸟他。

    “住什么手,还不来帮忙!”

    齐风烟怒道,面孔都是扭曲。

    “这……”赵北沙一滞,下意识想去阻拦。

    但下一刻。

    “呖!”

    青凤长鸣。

    恐怖巨大的青凤之身骤然显化,古老的妖魔之火缠绕,双眸如黑洞般直视赵北沙他们。

    “动一个试试。”

    青凤冷冷道。

    赵北沙:“……”青…青凤?

    他浑身一激灵。

    这一刻,在场剑修都是被唬住了。

    当然。

    如今剑山多强者。

    “住手!”

    一道剑光激射,是这些年加入剑城的老剑修。

    一柄血剑横空。

    剑城已然分派系。

    这位血剑老人就是和齐风烟一脉的,岂会看他这么被胖揍。

    他一剑斩向青凤,可不管圣兽不圣兽的!而且不止这血剑老人,其他地方又跑出来两个老剑修,直接对准玉小卿。

    “敢来我剑城撒野,简直找死!”

    他们呵斥。

    玉小卿一滞。

    什么时候剑城成你们这群老梆子的了?

    当年老娘纵横剑城的时候有你们?

    “哇呀呀,老娘这才多久没回剑城,是个人就敢到我面前嚣张了么,我好气,你们完蛋了!”

    玉小卿也怒了,身上涌现恐怖的气息。

    不过这时。

    “小卿姐,停,停,自己人……”刘长安跑了下来,看到玉小卿的瞬间,冷汗都流了下来。

    这小祖宗怎么回来了啊,而且一回来就干人?

    赵北沙等人一怔。

    认识的?

    而下一刻。

    阳凤歌,剑云汐,宁尘魅这些人也是跑了下来。

    “玉小卿,你干啥?”

    阳凤歌脸一黑。

    “打人你没看到?”

    玉小卿没好气道。

    “胡闹,都给我住手!”

    阳凤歌呵斥。

    赵北沙等剑修都是看了过来,行动稍缓。

    这显然是认识的。

    阳凤歌在剑城可是有极大的威望,这些老剑修也不得不卖她面子。

    但玉小卿可没停。

    “住手你娘个西皮,今天我玉小卿不把这些人脑瓜子打烂,我就是你阳凤歌养的!”

    玉小卿骂骂咧咧,小小的身子开始成长,眉心青苍大图腾彻底爆发,如洪流席卷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