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我的恐怖猛鬼楼 > 第425章 原谅?(求订阅求票票)
    第425章原谅?

    话音落下,李铁山首先便心感不妙。

    抬头看了看许叶,果然看到对方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许哥,别急,我自己抠出来。”

    “嗯,快点。”许叶扭了扭头,“要不我帮你。”

    “不用。”

    李铁山快速解开腿上的纱布,顿时愣住了。

    伤口很小,大概只有三公分长,很难想象钥匙是怎么放进去的。

    尝试扒开伤口,却是疼的他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不行……太痛了。”李铁山受不了了,突然发现许叶返回了铁笼,正奇怪着,却发现许叶提着铁笼里面的一把骨锯走了过来。

    “许哥,你……你要干嘛?”李铁山有些颤抖的问道。

    “你太慢了,我帮你一把。”

    “别,我自己来。”

    许叶岂会听他的话,握着骨锯,疯狂的追来。

    李铁山下意识的爬起来就跑,在他的心目中,许叶是个比他厉害的杀人狂,他根本不是对手。

    “玛德,我们可是兄弟,你受点伤算什么,我可是会死……”

    许叶身后怒吼,终于追上了一瘸一拐的李铁山,将他撞在门上。

    “砰!”

    李铁山被压在地上,他猛地朝后面踹去,却没想到被许叶一下子抓住了脚。

    许叶提着骨锯,狰狞道:“李铁山,亏我把你当成兄弟,你居然这么对我,给我去死吧。”

    “呀……混蛋!”

    李铁山岂会束手待毙,他抓起旁边一块铁柄敲去。

    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这两人的身材都差不多,不过李铁山毕竟现在只剩下一只手了,扭打了几十秒后便马上走了下风。

    许叶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他捡起铁饼,吼道:“给我去死。”

    “哈哈,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你的时间到了。”

    李铁山激动的吼着。

    滴滴滴滴……

    许叶脖子上的铁环突然响起警报声,许叶面色一滞,突然怒吼:“你给我陪葬!”

    “砰!”

    许叶的头颅直接被炸飞,脖子上喷射着鲜血,溅了李铁山一脸。

    “呵呵,呵呵……”

    李铁山呆滞的笑了几下,他突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死了,哈哈哈……想杀我,做你的美梦去!”

    李铁山兴奋的叫着,然后颤抖的站起来,推开尸体,步履蹒跚的朝铁门走去。

    脚上的伤势非常严重,让他不能正常行动。

    “现在应该只剩下几分钟了吧,得快点了。”

    李铁山脚步逐渐加快,来到一扇铁门面前,上面写着:最后的救赎。

    “整的神秘兮兮的,我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铁山阴狠的擦了擦嘴巴上的血迹,心中还在为刚刚许叶对他的袭击赶到不忿。

    “玛德,早知道许叶那狗杂种会这样,我就应该不救他,让他自生自灭。”

    一边咒骂着,一边推开了房门。

    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只传来几个男女的声音。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不清楚,大家不要紧张,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肯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谁身上有手机?”

    “我没有,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好像我们都被关着。”

    李铁山心中一动,有些奇怪。

    因为这里的几个声音他好像不是很熟悉,因此不明白说话的到底是谁?

    ‘最后的救赎,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徐缺心中沉思,猛然间,灯光打开。

    这时候,李铁山发现自己在一个铁笼子里面。

    在自己的对面,也站着几个男男女女,这些人都神态紧张的睁着眼睛,打量着四周。

    “大大……大哥,这里是哪里?”有女生发现李铁山,连忙问道。

    “你们……怎么在这?是谁?”李铁山有些奇怪。

    说完,他有些怪异的看着面前几个人,因为他发现有些熟悉。

    “滴答,滴答……”

    滋滋……

    突然,李铁山注意到,自己这个笼子的上方,有一个玻璃漏斗,这个漏斗正往下流着什么液体。

    液体落在地上,发出一阵‘滋滋滋’的腐蚀声。

    目光猛地一凝,他意识到,这些液体,是硫酸!

    想要往回走,可是赫然发现,身后的门已经被关闭。

    “喂……搞什么鬼,放我出去!”李铁山拍打着身后的大门。

    “先生,你是从哪里过来的?”一个女孩在另一个牢笼里:“为什么你从那扇门后过来?”

    “我……我也是被抓来的。”李铁山不知道如何回答,尤其是面前这个女孩,他好像认识。

    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他记得在一个雨夜,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孩,被他敲晕……

    另外一个男人,他虽然没有交集过,但是记得在一个女生遇害的现场,有个记者采访过他。

    这个男人,是哪个女生的父亲。

    另一个年轻男人,他也在电视中见过,那个新闻播放的是一个新婚女性被害,而他,正是那个新婚女性的丈夫。

    冷汗已经将他的背脊浸湿。

    他突然明白面前的这一群人是谁了。

    都是以前被他害死的那些女人的亲人。

    滋滋滋……

    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木偶娃娃这时候骑着儿童脚踏车缓缓从笼子外面的角落里骑了出来。

    木偶娃娃缓缓扭头,空洞的眼神让李铁山绝望。

    这到底是要……玩什么?

    “你好,李铁山,相信我,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游戏,属于你最终的救赎。”

    “你一定很奇怪,面前的这一群人是谁?”

    “请容许我介绍一下,他们虽然年龄不同,职业不同,但是都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受害者家属。”

    “他们的亲人,都死在同一个人手里,那就是你。”

    “你是个刽子手。”

    “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这次是对你最终的审判。”

    “在你的上面,是一个玻璃,里面的溶液都是硫酸。”

    “相信我,一旦玻璃碎裂,等待你的将是痛苦的惩罚。”

    “而在另一头,地上都被我堆放了一大堆石头,这些石头能够轻易地砸碎你头上的玻璃。”

    “想要活命吗?跪下吧,乞求原谅吧。”

    “若是他们同意让你活着,原谅了你,相信我,我也会那样,原谅你……”

    “这一次的游戏,我称之为原谅。”

    “李铁山,属于你最后的救赎,来了,生或死,掌握在那一群人的手里,游戏开始!”

    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李铁山。

    “杀我妻子的,是你?”一个年轻男人震惊的看着李铁山,他拳头捏的死死的,猩红的眼睛盯着李铁山问道。

    “别误会,我……我没有。”李铁山本能的想要狡辩。

    却是没想到,天花板上突然落下一幅幅照片。

    照片里面都是一具具白花花的女人尸体。

    而李铁山,在照片里的尸体边上灿烂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