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六十六章 过度医疗
    两兄弟隔着病床用眼神互相交流,而病床上的秦雅却慢慢睁开了眼睛。

    “醒了!”冯明顾不得再和孙立恩沟通,他兴奋的扑到了秦雅的床边。“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秦雅还有些迷糊,但看到男朋友就在床边,却仍然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力的笑容。“还行……我在医院”

    秦父秦母见到女儿醒了过来,也顿时感觉提到嗓子眼的心慢悠悠的回到了正常位置。在他们看来,女儿悠悠转醒,那就说明危险已经过去,情况会慢慢好起来的。

    孙立恩看了一眼心肺监控,血压有一些轻微变动,其余数据正常没有异样。血压的变化可能只是因为秦雅见到了冯明和父母有些激动。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用小心笔状手电筒在秦雅的眼前晃了晃,确认双侧瞳孔都能正常收缩放大后,孙立恩放心了。看起来不像是有脑出血的迹象。秦雅的状态平稳,意识正常,双侧瞳孔收缩正常。

    但秦雅的晕倒是切实存在的事实。对于医生来说,如果一个病人有明显症状,但却又查不出任何不妥,那就意味着真正的麻烦来了。

    “抽完血以后,还是先去做个核磁共振吧。”和徐有容短暂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孙立恩做出了决定。“没有征兆就突然晕倒,这总是很麻烦的事情。不知道你究竟得了什么病,我们也没办法判断以后你还会不会有昏厥的现象出现。”

    冯明也点了点头,心疼的看着女朋友道,“你平时还要骑电动车去上班,这要是万一半路上晕倒了怎么办还是检查一下,这样大家心里都放心。”

    秦雅有些缓过劲来了,她一脸难色道,“能不能不做这种检查是有辐射的吧”

    “核磁共振没有辐射……”孙立恩想解释一下,却忽然愣住了。

    育龄女青年突然开始关心起影像检查是否有辐射,一般只有一种可能。

    “秦雅,女,24岁,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孕四周。”

    虽然来得有些慢,但状态栏却还是给出了答案。只是“孕四周”三个字用的颜色和前面的黑字不同,这是一行白色的描述。

    是因为这条状态是由我自己判断出来的孙立恩心里有些犯嘀咕,但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秦雅身上。

    “多长时间了做检查了么”秦父秦母也反应过来自己女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老两口又惊又喜,而且喜的成分居多。冯明这小伙子他们俩早就见过,对于准女婿的品格两人都表示认可。而且冯明从事的还是所有医生分工中最赚钱的眼科,未来前景也不错。虽然女儿未婚先孕多少有些让他们觉得尴尬,但这总是一件好事。

    在急诊科最常见的是痛苦和生命的逝去。而新生命的喜悦,确实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周围忙碌着的医生护士们都不由自主的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看着床上年轻的准妈妈,以及床边一脸傻乐的冯明,他们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核磁共振没有辐射,放心吧。”此时,同样身为女性的徐有容最适合来向秦雅解释情况,“而且扫描部位在脑部,对腹部也没有什么影响。”

    护士拿来了甘露醇输着液,却被曹严华给挡了下来。

    “甘露醇能够穿透胎盘屏障,对胎儿发育可能会有影响。”曹严华解释道,“你的症状还要继续观察,但既然没有了脑出血的迹象,那就先不用上甘露醇了……”

    “我……我的手不能动了。”正在曹严华解释着自己的用药策略时,秦雅忽然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

    徐有容掀开了盖在秦雅身上的被子,问道,“哪只手”

    “右手……”心肺监护仪上,秦雅的血压迅速升高,她用颤抖的声音叫道,“我的……我的手和腿都不能动了!”

    徐有容绕过病床,走到了秦雅的右侧安抚道,“你先不要紧张,我摸你手的时候能感觉到么”

    秦雅咽了口唾沫,“可以。”

    “腿呢”徐有容的手在秦雅的腿上按压了几下,“有感觉么”

    “有。”秦雅都快哭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能感觉到它们,但就是一点都不能动……”

    孙立恩问道,“左边正常么”

    “正常的……”秦雅抬了抬左手,左脚也在床上动弹了几下。

    “走吧,咱们去影像科看看。”孙立恩叹了口气,对秦雅父母道,“你们先去挂号,把手续办了。我和冯明带着秦雅去影像科。”

    大起大落下,秦雅的父母都没了主意,“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啊”

    “确切的说,我也不知道。”孙立恩摇了摇头,“但红斑狼疮确实也有可能影响到神经系统。先做检查,然后我们才好判断她究竟有什么问题。”

    很明显,秦雅的父母对年轻的孙立恩有些不信任,他们盯着孙立恩看了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离开。而临走前,秦父还专门把冯明叫了过去,压低声音问道,“这个医生靠不靠谱要不然你还是请个主任来看看吧。”

    很多病人家属对于医生们要求的检查都抱着莫名其妙的敌意。甚至常有诸如“你连我什么病都不知道,就要我做检查!”的神论出现。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确实是因为一些临床医生诊断能力较差,对于影像科、检验科、病理科的依赖过重。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早就被妖魔化了的“过度医疗”。

    但别说是患者,就算同样是医生,不同方向不同科室的医生,都难以判断另一个科室的检查项目是否属于“过度医疗”。没有医学教育背景的患者,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检查内容是否合适呢于是只能以偏概全,把所有的医生都划成“骗钱的混蛋”。

    好在冯明对多年兄弟孙立恩的信任足够,在他的劝说下,秦父秦母最后还是将信将疑的出门去办手续了。

    “老三,你给我交个底。”送走了未来丈母娘,冯明拽着孙立恩到值班台旁低声问道,“小雅的病你心里有底没有”

    孙立恩挠着头恼道,“你也是医学院学了五年毕业出来的,医生又不是神仙,看一眼就知道患者得了什么病!”

    冯明自觉失言,但担心女友身体的他还是继续问道,“至少有怀疑方向吧你觉得是狼疮”

    “狼疮有可能。”孙立恩叹了口气,“虽然系统性狼疮和她现在的症状符合,但是她的症状太不典型。在血液结果出来前,只能说还不一定。”他拍了拍冯明的肩膀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我搞不定了有徐医生,徐医生不行有我们刘主任,刘主任搞不定,上面还有柳副院长和宋院长在。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