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两百二十一章:大方的施舍
    “哦,当然,没有问题。”心不在焉的安下意识地回答道,但是刚回答完她就有一些后悔了。

    因为明天早晨她本来是想睡觉的,哪有什么心思去什么游乐园。

    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那苦果也只能自己吃下去。

    “这样,那太好了。”叫做小小的女孩高兴地拍了拍手,她本来还怕安不答应呢,没想到这次安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略微有些头痛地看着女孩,安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又偷偷地看了一眼初的方向。

    这时,初正被两个艳丽的女人围在中间,她们几乎都紧贴在初的身上,一个给她灌着酒,一个给她喂着水果。

    “那,初你今天晚上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家的床很软哦。”

    其中一个女人眯着眼睛对初说道,说完还用嘴巴轻轻地对着初的耳朵吹了口气。

    “别管她,跟我回家吧,我家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玩。”另一个女人拉了一下初的肩膀,舔着嘴唇说道。

    她们都看得出来,初还是个雏,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而被夹在两人的中间的初,很明显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

    只不过初不知道的是,她表现得越窘迫,客人们就越有兴趣。

    眼见着再不管初就要被人带走了,安终于从桌边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女孩说道。

    “那小小,我先走了,不然明天早上我可起不来。”

    “嗯,好。”小小连忙点头,她也以为安是累了,才会这样心神不宁的。

    安离开了座位,和同事说了一声请假,就直接走到了初的旁边。

    “走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初拉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哎,安不要这么急着走啊,让初留下来再多玩一会儿吧。”客人们挽留道。

    “再不走就该被你们吃干抹净了。”安瞥了她们一眼,脚步是没有停。

    客人们讪笑着没有答话,但也没有再阻止安带走初。

    反正初就在这里工作,她们也不急。

    直到走出了店外,安才松开了初的手。

    “不是让你和客人保持距离的吗?”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些责怪的意思。

    初无奈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她也想和客人保持距离,但是她们就突然贴上来了她能怎么办。

    她总不至于动手吧,那就是另一个性质的事件了。

    “哼。”感觉到了初的想法,安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丢给了初。

    “还没下班没问题吗?”初拿着钥匙,问道。

    “我请假了。”

    安淡淡地说着,就走到了停在门口的车旁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初。

    “还不来开车?”

    初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走过了过去。

    她不知道安这次又是因为什么生气,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天的相触,她也算是习惯这位召唤者不稳定的脾气了。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虽然提早请了假,但是能留给安休息的时间也不多了。

    为了明天早晨的约会,她径直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初一个人留在客厅里,等到灯光暗去,客厅里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唯一还留有的光亮,大概就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城市的霓虹了吧。

    夜晚,这座城市灯光零零星星,初没有睡觉,事实上她也不需要睡觉,她睡觉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而发呆同样也有这个功能。

    走到了窗边,初看着窗外的城市,微微出神。

    她记得,八神成兰也喜欢这样看着窗外的城市,有一次,她问过她,问她在看什么。

    女孩当时说,她在看别人的世界。

    ···

    也许每个人都能看到两个世界,窗外是别人的,窗里是自己的。

    区别在于,有的人是用狭小的天窗在看,有的人是用宽大的落地窗在看,有的人是用细缝在看,有的人是用铁笼在看。

    而初呢,她是用别人的窗户在看。

    窗外的是别人的世界,而窗里的,也是别人的世界。

    初对着窗外看得专注,看着那些灯光流转,看着那些车流远逝。

    她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但是在寻找什么呢,她却没有答案。

    她就像是一个流浪者,一个只能流浪在别人的世界里的人。

    就连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都不知道。

    或许是初看得太入神了,使得她都没有注意到,安拿着一杯热水走到了她的背后。

    安本来只是起来喝口水而已,却发现初傻站在窗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简单地感知一下初的想法,她沉默了下来。

    “我不是说过,在我任务里,不要想着别人吗?”

    当安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初才回过了神。

    她有些惊讶地转过身来,看到身后的安,低了低头说道。

    “对不起。”

    “知道就好。”安转过了初的身子,让她继续看着窗外。

    “记住,在我的任务里,你只能想着我的事情。”

    安的声音很轻,轻得就像是耳边的低声呢喃。

    说完,她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搂住了初的脖子。

    握在她手中的热茶飘着淡淡的雾,她轻轻地将下巴抵在了初的肩膀上。

    “而我的世界,也可以是你的。”

    如果只是这种小事的话,她不介意和初分享一下。

    这其中不掺杂任何的个人感情,只是一种单纯的施舍而已,起码安是这样认为的。

    窗外的城市灯光闪烁,窗里,安站在初的背后搂着初。

    她感觉有一种安心,那种,就像是抓住了什么一样的安心。

    而初也感觉有一种安心,那种,就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一样的安心。

    如果人与人之间真的能有一份这样的契约,能够将一个人的所有情感和思绪都在一瞬间传达给另一个人,那么,也许人之间的沟通就不会那么困难了吧。

    起码,它能帮你告诉你重视的人,你到底有多么重视ta。

    也能帮你叙述你的痛苦,在你不知道该如何叙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