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616 兄弟睨墙
    如果只看纸面数据,二十一世纪的印度的粮食还可以出口创汇,确实是不应该饿死人。

    实际情况让人大跌眼镜,联合国国际粮农组织在《2017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中的数据,印度大约有1.9亿人营养不良,这个比例大概占印度总人口的14.5%,在印度15至49岁的育龄妇女中,有51.4%的人贫血。

    这也就意味着,印度政府宁愿把粮食卖到欧洲去养牛,也不愿意低价出售给国内营养不良的贫困人口。

    这也难怪,毕竟牛在印度是神牛,确实是应该被供起来。

    非洲基本上不存在饿死人的情况,这里的物产实在是太丰富了,现在的非洲人口又很少,随随便便检点果子挖点木薯都饿不死。

    印度的情况和非洲截然不同,虽然印度的面积也不小,但是印度人口太多,大部分土地又都是土邦王公所有,所以饿死人在印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每隔几年印度就会爆发大规模饥荒,饿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这方面英国政府从来不统计。

    从这些印度工人身上也能看出印度人的处境,这些土豆配咸鱼的味道真的不怎么好,很多非洲人都不愿意吃,看到这些印度人吃饭的样子,围观的非洲人好奇的很,还有人把咸鱼扔给那些蹲在地上吃饭的印度人,嘴里还各种怪叫。

    这个行为很有歧视色彩,白人就经常这样把食物扔给非洲人,现在非洲人也终于有了可以施舍的对象,施舍的人和被施舍的人都很开心。

    办公室里的冯勋不开心,路易莎晚饭前给冯勋送来了一些精心烤制的华夫饼,并且接受冯勋的邀请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冯勋为此特意开了一瓶酒,温暖的烛光下,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只可惜就在刚刚,尼亚萨兰州政府正式拒绝了路易莎她们的入籍请求,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路易莎明显失望的很。

    “以后还有机会——”有些话冯勋不能说的太明白,现在尼亚萨兰州政府真的不能接纳路易莎她们,不过就向冯勋说的一样,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会有机会。

    罗德西亚北部师是打着保护难民的旗号占领了布卡武,如果路易莎她们成为南部非洲人,那么罗德西亚北部师也就没有了借口,所以路易莎要想成为南部非洲人还要再等等。

    “没关系,我们本来就是一群被遗忘的人,最起码你们现在还没有抛弃我们。”路易莎很快就振作起来,她们这个小团体,如果没有军队的帮助,要在布卡武生存下去很困难。

    “这里以后会成为罗德西亚北部师的驻地,你们在这里的安全不用担心。”冯勋对罗德西亚北部师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要走了吗?”路易莎攥紧了手中的叉子。

    “没有,不仅不会走,以后还可能常驻布卡武,这里也需要警察局。”冯勋的话让路易莎笑逐颜开。

    有了驻军,再有警察局,布卡武虽然名义上还是刚果自由邦的领土,实际上已经成为尼亚萨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个道理冯勋和路易莎都明白,刚刚担任比利时驻南部非洲领事的查尔斯·西尼尔也明白。

    在得到这个职务之前,查尔斯·西尼尔是一名开普敦的商人,之所以接受比利时政府的任命,查尔斯·西尼尔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比利时的利益,而是为了自己的生意。

    “要不然能怎么办?刚果自由邦以前是国王的私人领地,后来虽然被比利时政府接管,但是比利时政府可没有给过我一分钱,所以刚果自由邦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是个倒腾点木材石料养家糊口的可怜人。”查尔斯·西尼尔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也很清楚刚果自由邦的处境,不过查尔斯·西尼尔并不为比利时政府担心,现在查尔斯·西尼尔已经加入英国国籍,是标准的南部非洲人。

    神奇吧,一个英国人,居然可以担任比利时驻南部非洲领事,关键是所有人都认为这很正常,只因为查尔斯·西尼尔是比利时裔。

    “查尔斯,如果你保持现在的状态,你会发财的!”克里斯蒂安哈哈大笑,或许查尔斯·西尼尔不够爱国,但无疑查尔斯·西尼尔是个聪明人。

    查尔斯·西尼尔和克里斯蒂安有很多业务往来,两个人因此熟悉,克里斯蒂安是南部非洲最大的建筑商人,也是查尔斯·西尼尔的大客户,所以查尔斯·西尼尔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至于这样会不会伤害比利时的利益,谁在乎呢。

    “那还要感谢你这个老朋友的照顾,半年前开普州政府从我这里订了一批货,到现在都没有给钱,我要是以领事的身份去要钱,开普州政府会不会给我?”查尔斯·西尼尔浮想联翩,领事这个身份还是很显赫的。

    “哈哈哈哈,你可以去试试——”克里斯蒂安哈哈大笑,他的公司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我今天去印了一盒名片,烫金的那种,我本来想用黄金做,但是比利时政府不给报销——”查尔斯·西尼尔遗憾得很,烫金肯定不如纯金。

    “那你还舍得发吗?”克里斯蒂安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黄金名片克里斯蒂安也有,不过使用场合比较特殊。

    “当然舍得发,送张黄金名片,比直接送钱好多了,我现在可是领事。”查尔斯·西尼尔一本正经,这也是存在即合理。

    查尔斯·西尼尔找克里斯蒂安的目的是,希望能通过克里斯蒂安的途径认识罗克,然后尝试承接尼亚萨兰企业在欧洲的业务。

    这个业务和克里斯蒂安的业务有一定程度冲突,尼亚萨兰的产品在欧洲一部分是克里斯蒂安在代理,一部分是艾达代理,查尔斯·西尼尔想来分杯羹很正常,毕竟尼亚萨兰产品的高利润是出了名的。

    “你现在可是领事,直接去找勋爵不更好?”克里斯蒂安戏谑,这个领事身份对于有些人来说很重要,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就只是块敲门砖。

    “我以领事的身份去找勋爵做什么?交涉布卡武的问题吗?想想以前的约瑟夫·奎勒,连国防部的大门都进不去,我怕勋爵把我扔出来。”查尔斯·西尼尔也是无奈,也就南部非洲没有外交部,要不然查尔斯·西尼尔这个领事想见阿德也不是那么容易。

    和阿德相比,罗克就简单粗暴,国防部不负责外交,所以罗克根本不搭理约瑟夫·奎勒,这种事比利时政府应该通过正常途径去伦敦,然后由伦敦和南部非洲交涉。

    但是考虑到伦敦和南部非洲之间的距离,所以这个交涉的过程估计需要的时间有点久,最起码是半年起步的那种,拖个三五年也很正常。

    “勋爵不会把你扔出来的,因为你根本见不到勋爵——”克里斯蒂安这时候就只能庆幸自己当初明智的选择。

    当然了,查尔斯·西尼尔找克里斯蒂安帮忙也不是白帮,黄金名片这种时候就派上了用场,还是真金白银最实惠。

    罗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意外,不得不承认这年头聪明人也是多得很。

    “我们要是和查尔斯·西尼尔签个转让刚果自由邦的合约,不知道比利时政府承不承认。”克里斯蒂安脑洞大,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当初美国从俄罗斯买阿拉斯加的时候,俄罗斯方面的负责官员据说就赚了一大笔钱。

    “想都不用想,我们根本没有和比利时签合约的权利。”罗克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不过也只能无奈放弃。

    听上去克里斯蒂安的脑洞很奇葩,实际上现实中奇葩的事多了,三国瓜分波兰的时候,俄罗斯和普鲁士、奥地利将波兰代表排除在外,直接决定了波兰的命运。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民国作为战胜国,别说参与分配胜利果实,连收复失地的权利都没有,这同样是奇葩。

    “要不然我运作一下,直接掏钱把刚果自由邦买了算了。”克里斯蒂安财大气粗,两百多万平方公里呢,这得多少钱。

    “别想这些没用的,干好你的活就行了——”罗克知道克里蒂斯安是故意胡说。

    对于刚果自由邦,罗克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就在六月底,刚果自由邦出现了一个叫刚果党的组织,这个组织的绝大部分成员都是叛乱爆发后逃往周边国家地区的白人,他们对叛乱发生后比利时政府的毫无作为非常失望,因此成立刚果党,并且宣布刚果自由邦独立。

    刚果党的党魁并不是艾赛亚·张伯伦,而是一个叫艾萨克·潘西的比利时人。

    面对叛乱,比利时政府确实是反应迟缓。

    但是面对新生的刚果党,比利时政府反应就快得很,就在刚果党宣布成立的第二天,利奥波德二世决定从自己的私人财产中拿出来一部分组成远征军远赴刚果自由邦平叛。

    这里的叛军除了刚果自由邦境内的非洲人之外,肯定也包括刚刚成立的刚果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