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81.防震趣事
    张顺才的上访信,写了一封又一封,几乎所有能寄的部门都寄去了,结果也是石沉大海。

    上面忙于更重要的斗争,又那里有闲工夫搭理他?

    张顺才是真害怕,也是真发愁了。

    扳不倒张代表,连个傻子他也治不了。你弄不倒人家,人家缓过气来,还能放过你呀?

    可姚大傻真傻了,他的那些供词,等于没有,一文不值,他等于是白忙活了!

    张顺才这个窝囊啊,早知如此,当初别去动这么大的心眼儿,别去想着弄倒张代表,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比这么着骑虎难下,强多了!你早怎么不这样想,早干嘛去了?

    关于姚远的工作问题,矿机革委会没有明确答复,在于主任看来,就是有明确答复了。因为张代表是矿机一把手,张代表对姚远的态度,于主任是清楚的。

    于是,姚远就可以按照病休处理,长期养病不用上班,工资照发。

    逆潮流而动,是不得民心的。无怪乎从市委到张代表,都在暗中抵制。在这样一种不满情绪暗中涌动之下,这年的清明前后,爆发的那场声势浩大的纪念活动,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清明过后不久,姜美美就从学校回来了。

    学校接到了通知,防止学生们聚在一起出意外,提前放假,让学生们回家,接受当地相关部门管理,定时到相关部门报到,不得无故外出。

    这时候,抗抗已经怀孕七个多月,身体愈发笨重,连蹲下来给姚远洗脸洗脚,都显得异常吃力。

    姜美美回来了,就主动替抗抗照顾姚远。这一回,美美给姚远洗脚的时候,姚远就不再拒绝,而是乖乖配合了。

    接下来没有多久,专家预测,华北地区即将发生规模、烈度较大的地震,要求各地做好地震预防工作。

    矿机专门成立了防震减灾办公室,由革委会直接领导,从各车间抽调了精干人员,购买材料,在各村的空旷地带,搭建防震棚。又组织民兵日夜值班,出现灾情,立刻鸣枪敲锣,拉响警报,组织群众向安全地带转移。

    为确保万无一失,还组织了几次模拟演习。

    矿机一村的防震棚,就搭建在村南接近公路的地方,是一长溜用油毡和木料支撑起来的,一人多高的棚子。

    防震棚建好以后,防震减灾办公室就动员村里的住户,都搬到防震棚里来过夜。大家就把家里的床都搬到防震棚里,把被褥也都带过来。家里没有床的,就弄些木板砖头,自己临时在防震棚里搭床,一家人挤在上面。

    这时候,天已经渐渐热了,防震棚里大家挤得满满的,还有不少人在里面抽烟,加上人体散发的气味,说话的噪声,呆在里面,简直就是受罪。

    抗抗离着预产期越来越近,行动不便,连演习带住防震棚,如何受得了?

    这时候,姚远的傻劲就上来了,既不参加演习,也不去防震棚,谁说也不管用。

    他那么大个子,身体异常结实沉重,抗抗肯定拉不动他,加上个美美也不行,他还是纹丝不动地坐在他那个小椅子上,姐妹俩拿他毫无办法。

    姜姨过来,连骂带哄,还是不起作用。姜姨就纳闷了,大傻虽然傻了,平时还是很听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有办法,姜姨就赌气说“他不去,让他自己在家里,反正他长这么结实,房梁掉下来都不一定能打死他。”

    抗抗不愿意,姚远不去防震棚,她也不去,要在家里陪着他。

    姜姨就急了,喊着说“你也傻了吗?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万一地震了,就是一尸两命呀!”

    姜美美就说“要不,我留下来,陪着姐夫?”

    姜姨就又喊“你也傻了是不是?你个大姑娘家,大晚上的陪着他算怎么回事啊?”

    最后,大家商量半天,还是姜姨留下来,陪着姚远。

    这时候,说也怪了,姚远却突然抓着抗抗不放了,无论姜姨怎么骂,怎么打他的手,他就是不松开抗抗。

    这边闹得不可开交,东边张顺才就踩着凳子,在隔墙那边偷听。

    要说姚大傻不傻,他直接就不相信了。闹地震是要死人的,他连媳妇和孩子都不顾,拉着不让出去,不傻绝对不会这么干。

    这下,张顺才放心了。

    你这个姚大傻,真傻了也行。当时我和你做交易,虽然张代表和常委们都在,但并不知道具体内容。你傻了我就不怕你翻案!

    我怕的,就是你故意装傻!

    姚远的意思,姜美美是明白的,就是不让抗抗跑出去受罪。

    她就跟她妈说:“这样吧妈,我和我姐都留下来。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就先拉着我姐往外跑。”

    姜姨说:“你们小的都不去住防震棚,难道就是我这个老家伙怕死啊?我也不住!”

    于是,大家就都不住防震棚,都呆在家里。

    但呆在家里也是提心吊胆,谁知道这地震啥时候来啊?

    姜姨就跟人家学了一个办法,把一个搪瓷脸盆放到地上,然后在脸盆里倒着放置一个空酒瓶子。

    酒瓶口和脸盆接触面积小,只要地面稍有晃动,酒瓶就会倒下,砸到脸盆上,发出巨响,也就把睡梦中的人给吵醒了。

    不过地震了再跑,怎么说也有点晚了,但总比在睡梦里给砸死强。

    没别的办法啊,这个姚大傻犯了倔,自己不走,也不让抗抗走,谁劝都不听啊!

    大家防了一个多月的震,白天辛辛苦苦上班,晚上还得抱着被窝褥子去住防震棚,早上再早早把这一堆乱七八糟给弄回来。不这么着不行啊,那时候被窝褥子也属于贵重家当,又是布票又是钱的买回来,没了盖啥?

    可这地震到了儿也没来,大家就都有些疲惫了。

    天越来越热,住在防震棚里,苍蝇蚊子到处乱飞,气味也让人受不了。防震棚里面都通着,穿少了不合适,穿多了热呀!

    就有人说,你看人家姚大傻,坚持不住防震棚,这得比咱少遭多少罪呀?

    好多人就倒过闷儿来,咱们鼓捣半天,还不如一个傻子聪明呢!

    于是,就有好多人打算学姚大傻,干脆搬回家住,不来这里遭罪了!

    一个走,就带动一大批人。最后,防震棚里就只剩下怕死的那么廖廖几户了。

    厂里领导看大家都不住防震棚了,心里就开始着急。这万一要是真地震了,都在家里,这不都给砸死了吗?

    大家都没经历过地震,这地震到底是个啥样子,大家也想象不出来呀。

    在领导们的概念里,地震就是不能住在家里,在家里会被砸死,在空地上就没有事。

    要是大家都在家里,地震了都给砸死了,他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就挨家挨户地动员大家,再去住防震棚。

    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什么事,大家也都不愿意回去受罪了,这个工作还真不好做。

    正动员着呢,这天晚上,山上值班的几个民兵喝醉了酒,忘了给拿着的步枪关保险,一脚把枪给踢倒在地上,枪自己就响了。

    “叭——”一声清脆的枪声,在午夜里划破了夜空的寂静。

    安排在山上的值班民兵,是第一道警戒哨,山上面看得远,枪声也传的远啊。下面村里的预警民兵,都听山上的动静行动。

    这一声枪响不要紧,山下村子里就热闹了。

    值班的民兵听到枪响,立刻拿出铜锣,绕着村子敲开了。

    “嘡——嘡——”

    民兵声嘶力竭地在大街上呼喊:“地震啦——地震啦——大家快跑啊!按照演习秩序,不要乱跑——”

    没一会儿功夫,安装在厂部办公大楼上的警报器也发出了难听的,震耳欲聋的嘶吼。

    真地震了,大家就慌了,早把演习时候的程序和领导的规定给扔到脑后去了。

    但见各排房子的走道里,宽街上,到处都是人了。

    有只穿了内衣内裤,光着脚跑出来的,有抱着棉被当孩子出来的,低头一看抱错了,又扔了棉被回去抱孩子。还有更热闹的,拉着个女人就往外跑,跑到村头上一看,根本不是自己媳妇。这下急了眼,大声呼喊着自己媳妇的名字,拼命跑回去找媳妇。

    一时间大人哭孩子叫,呼儿唤母这通乱,鸡飞狗跳墙!

    外面一通大乱,姚大傻坐在床上岿然不动,两手抓着抗抗,也不许抗抗往外跑。

    姜姨和姜美美跑到街上,看两个人没出来,又跑回来找他们,看见两个人都坐在床上,抗抗急的直哭,姚远抓着她的手死活就是不让她动弹。

    姜姨和姜美美这下都急了,都过来拉姚远,可哪里能够拉的动?

    姜姨就骂:“大傻你这个混蛋,你不活也不让你媳妇活呀?你媳妇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呀,你也不打算让孩子活啊!”

    姚大傻根本听不见,就那么一个动作,拽着抗抗不放,一脸木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