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84.地震之夜
    抗抗从厕所里出来,姚远就又把她抱起来,一直抱到病房里去,到床边放下,再把摇摇放到一侧,扶着抗抗慢慢躺下,给她盖上床单。天热,棉被盖不住。

    病房里四个床位,加上陪护,人多嘴杂,抗抗不好和姚远吵架,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她已经看出来,姚远不傻了。

    她虽然生气姚远和她装傻,心里却忍不住狂喜,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傻!那么,将来的生活,还是会充满阳光的!

    半夜里的时候,摇摇哭闹起来。姚远给摇摇解开包裹着的小被,摇摇拉了。他慢慢提起摇摇的两条小腿,把摇摇臀下垫着的尿布抽出来,扔到地上的盆里去,又用卫生纸把摇摇的小屁股擦干净,再扑些痱子粉上去,重新换上新的尿布,裹好小被。

    摇摇还是一个劲哭闹,他就抱着摇摇,在床边来回散步。慢慢的,摇摇不哭了,他把她轻轻放下来,再把小被稍微松一下。这个天,绑太紧就过热了。

    然后,姚远就端起盛着尿布的脸盆,去换洗室洗尿布去了。

    那时候的婴儿尿布,都是家里平时留下的纯棉破布头,没有尿不湿。孩子拉尿了就得换,换下来还得接着洗,要不然都滋阴透了,就洗不出来了。

    夜里,病房里床与床之间都挂着帘子,临床之间谁也看不到谁。

    抗抗就半卧在床上,看着姚远做这一切。他绝对不傻,也不是傻了又好了。看他做这一切的仔细劲儿,他傻过才怪!

    可是,他为什么要在她面前装傻,而且一装就是半年呢?最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怎么抱孩子,怎么换尿布他都知道,而且手法熟练。这些,连抗抗都不见得会。

    他是怎么会这些的?抗抗是百思不得其解。

    姚远洗完了尿布回来,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尿布就晾在外面走廊里,墙壁两边用铁丝拉起来的晾衣绳上。走廊上飘着万国旗,这也是矿机医院妇产科在那个时代固有的风景。

    看着他忙完了,抗抗说“你也睡一会儿吧?”

    姚远就冲她笑一下。这回不再是傻笑,他笑的很温柔。

    抗抗刚想说什么,他就把右手食指放在自己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又冲她温柔地笑笑,再做个闭眼睡觉的手势。

    尽管心里还有许多疑惑,还有很多不理解,抗抗却知道,这等于是姚远已经决定,不再对她装傻了。抗抗终于放心地闭上眼,睡过去了。

    夜里接近四点钟的时候,是病房里所有人睡的正香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北方的天空中闪过一道蓝光。紧接着,天边一种闷雷一般的声音传过来,地面就开始抖动,挂在吊瓶架上的吊瓶也在自己不住地颤抖不停。

    靠窗户的里床是一对小夫妻,这时候都挤在一张病床上睡着。男的怕挤着媳妇和孩子,实际只有一半的身子是睡在床上的。地面一抖动,男的就从床上掉到了地上。

    男的惊觉醒来,昏暗的灯光下,只见墙上的灯绳一个劲摇晃,脚下的地面也轻微地感觉到颤抖。

    他吓得大喊“地震了,地震了!”赶忙去推床上的媳妇。

    一时间,整个病房里所有的人都起来了,大家慌乱地抱着孩子往外跑。

    这时候,抗抗睡的正鼾。这是她半年来睡的最香甜的一个晚上。

    姚远根本就没有傻,她心里确定了这个概念之后,所有的忧愁和郁闷就都放下了。再不用想别的,只要聪明的大傻在她身边,她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当她被外面的嘈杂吵醒的时候,病房里已经跑没人了,地面也早就不再摇动。

    朦胧中,她好像是听到有人喊地震了,吓的赶紧睁眼,却见姚远已经坐在她身边,把她揽在怀里了。她又急着找孩子,孩子就在她胸口上。姚远两只粗大的胳膊,揽着她,也揽着摇摇。

    这时候,就听姚远在她耳边轻轻说“不用怕,这是矿机最结实的平房,不会倒。咱们这里,离着地震中心远着呢,已经震完了,过去了。”

    矿机医院那时候还座落在一个工厂车间一样的大平房里,还没有后来的住院楼。

    虽然已经知道姚远这半年又装傻,但是突然听到他又好好对她说话了,那声音里再次透露出对她的关怀与关爱,抗抗还是止不住流下泪来。

    但抗抗还是立刻就焦急地问“那咱妈和美美呢?”

    姚远说“也没事,你放心。咱们这里只是有震感,强度很小,不会震塌房子的。”

    见抗抗慢慢放松下来,姚远就说“千万不要让咱妈知道我不傻,你也要继续拿出我是傻子你才能有的表情来,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出什么来,千万记住!我这个傻子还得演下去。

    我为什么装傻?这里面原因太复杂,我没法简单跟你解释。等有一天我不用装傻了,我会都告诉你。”

    抗抗就问“那你还需要装多久啊?”

    姚远说“快了,黎明已经不远了。记住,在家里,千万不要问这样的话,还是要拿我当傻子那样对待,明白吗?”

    抗抗就点点头,再想问什么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回来了。看到他俩,不由吃惊地问“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地震了你们不知道啊?赶紧出去呀!”

    然后就拿了东西,匆匆跑出去了。原来,是地震时跑出去的慌了,没带棉被。虽然是夏天,凌晨的温度也是不高,产妇和孩子受不了,只能冒险,仗着胆子回来拿棉被。

    那人走了,抗抗就回头问姚远“咱们还出去不出去呀?”

    姚远说“出去呀,不出去让大家咋想啊?我是傻子,你也是傻子啊?地震了都不知道往外跑!”

    抗抗就笑了,这回是发自内心的笑。

    姚远把摇摇从抗抗怀里接过来,待抗抗起来,再把摇摇递给抗抗,把被子划拉到一起拿着,嘱咐抗抗说“把衣服都穿在身上,你才生产第二天,千万不要受凉!不用着急,不会再震了。咱可以慢慢收拾,收拾好了再出去。不过,出去之后,就得和以前一样,拿我当傻子,一定要记住!”

    抗抗说“我知道啦。我看你就是装傻子装上瘾了,好让我天天伺候你,连脚都得我给你洗!”

    姚远就笑了。

    防了半年震,大家防烦了,不防了,地震却来了。这结果,当真令所有人哭笑不得。

    整个矿机到处乱哄哄的,闹到早上七点,再没有地震,大家才战战兢兢返回家里。

    接着,早上村头的大喇叭播放新闻和报纸摘要,大家这才知道,是哪里地震了,总算把心放到肚子里。

    张顺才一家子也跑到宽街上站着,知道消息确实,这才跟大家一样,安心回到自己家里。

    张顺才始终黑着脸,这时候就问老二张建国“昨天早上,姚大傻说的是什么,你听清楚没有?”

    张建国顺口说“听清楚了,他说今晚地震。”说完这句话,连张建国都站住不动了。

    张顺才脸一下子就白了,嘴唇青紫,哆嗦着,看着儿子和他媳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建国看着他爸这个样子,就问“爸,你怎么了?”

    张顺才突然嘴歪眼斜,费好大的劲,嘴里才冒出一句话来“鬼,鬼,鬼回来了!”接着,整个身子就瘫软下去……

    张顺才得了半身不遂,住院了。

    好多人都说,这是善恶有报,活该!这家伙做的坏事太多了,这就叫报应!

    其实,他是让姚远给吓的。

    傻子不光知道什么时候不地震,他还知道什么时候地震啊!

    知道什么时候不地震,你可以说他是蒙的,巧了,就是傻子傻,不知道地震要往外跑。

    可是,他说对了啥时候地震,而且比科学家都准呢?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傻了?他就是再聪明,聪明成科学家,也不能准确预报地震啊!你如果这么想,你就是傻子了。

    在张顺才那里,这个不用解释,这是傻子他妈又回来了,他要是不害怕,那才是真正见鬼了!

    张顺才快五十了,在外面站一早上,着了山上下来的凉风,再猛然想起姚远早上说的话,吓一哆嗦,血块一下子堵在大脑里,半边身子顷刻就没了知觉。

    他这一瘫倒不要紧,可把他媳妇给吓坏了。他是嘴里叫着鬼瘫倒的,他媳妇以为大傻他妈的鬼魂又来了,吓得“妈呀”一声,也顾不上张顺才了,自己先跑出去了。

    张建国让他妈这不是人声的一叫,也顿时吓得腿软,一个人弄不了他爸,也跑到街上来了。寻思半天,喊了几个胆大的,进屋去看看,这才发现张顺才还喘气儿。几个人合力,找了个地排车,把张顺才给拉到医院里。

    此后不久,张顺才让鬼差点给弄死的传闻,就传的整个矿机都知道了。这个不怨别人,是他媳妇自己传的。就他媳妇那张嘴,把张顺才怎么好好的进屋,怎么就看见鬼了,然后就瘫倒不动了,说了个神乎其神。

    谁还敢说没有鬼啊?原先你张顺才说是姚大傻装神弄鬼迫害你,这回人家姚大傻在医院伺候媳妇呢,根本没在家,你还是让鬼给吓了个半死!这回你再怨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