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96.洗澡
    摆脱了张建军这个恶魔,矿机的生活总是比农村要好许多。而且,矿机不那么封建,不会把离婚的女人不当人看。

    从这一点上说,小慧当然是愿意留下来的。可是,留下来,得有地方住着才行。

    抗抗就对小慧说:“你就住这里呀。现在是我和我妈住东屋这边,你姚大哥自己住西屋。你要过来了,就和我妈住这边,我回西屋住。”

    其实,小慧知道这屋的格局,只要姚远和抗抗肯留她,住应该是没问题的。

    她就又看姚远问:“姚大哥,行吗?”

    姚远说:“你姜姨跟你抗抗姐一样,都是好人。放心吧,你姜姨会拿你当亲闺女看的。”

    小慧就说:“那,我就去公路上,和我爸还有我兄弟说,让他们回去?”

    姚远说:“我们和你一块儿过去吧。你爸和你兄弟直接就跑回公路上去,和她爸和兄弟大老远的来了,不让他们来家坐坐,我们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小慧就笑,然后说:“没事儿,他们在外面习惯了,不愿意到人家家里来。”

    姚远就和抗抗跟着小慧去了公路上,见了小慧她爸,和兄弟。

    小慧就把自己要在这里干活,不回去的事说了。姚远也对她爸说,让他放心,这回小慧在这里跟着他们,一定会过的很开心,再不会遭人家欺负了。

    小慧爸早就听小慧说起过姚远两口子,自然是无比感激,带着儿子,放心地回去了。

    送走了父亲和兄弟,小慧跟着姚远两口子回来,立刻就开始下手干活了。

    说老实话,她比抗抗要手巧,干着活,还能顺便照看摇摇,姚远倒一下子轻省了不少。

    姚远和小慧谈好了,还是一天给她一块钱,但原先暗地里给她的五毛钱,就不给她了,因为她要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吃,家里就得多花钱买高价粮。

    就算这样,小慧一个月挣的钱,也快顶上厂里的一级工了。

    七五年的时候,国家做了厂矿企业的工资调整,一级工的工资到了三十七块二,二级工就到了四十二快三。

    厂矿里一般工人,做一辈子都是发二级工的工资,没有特殊贡献,是到不了二级以上的,这也是厂矿里那个“老二级”名词的由来。

    而那时候的农村,劳动一年攒的工分,好的大队都到不了一百五十块钱,小慧那个小山村,连一百块钱都没有。

    姚远给小慧的报酬,一月顶在队里干仨月的工资了,还管吃管住,小慧还是很满意的。

    姚远也答应她,如果活多了,他们收入高了,或者市面上的东西涨钱了,他还会给小慧发奖金或者往高处调工资的。

    就是不往上调,小慧也满意,上哪儿找这种一个月挣仨月工分,还吃住不花钱的好事儿啊?

    小慧来了,姚远就把摇摇抱到西屋里自己看着,让抗抗和小慧安心干活。

    反正到了春天,屋里已经不太冷,摇摇穿着她妈做的棉袄,也冻不着。

    小慧在东屋跟抗抗一边干活一边闲聊,姊妹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

    说着说着,小慧就问抗抗:“抗抗姐,听说矿机还有澡堂,大家都可以去洗澡?”

    抗抗就奇怪地看着她说:“有啊,就在二村南边,一毛五一张澡票,谁都能去。”就问小慧,“你都在这里呆过三年,就没去洗过澡?”

    小慧就忸怩地摇摇头说:“我一个人,咋好意思去那种地方?听说,那里面人都不穿衣服的。”

    抗抗就笑了说:“进去洗澡你穿啥衣服啊?”

    小慧就红了脸说:“那大家都能互相看着,多丢人啊?”

    抗抗说:“你想什么呢?澡堂是男女分开的,又不是让你在男人跟前光着。”

    小慧说:“我知道。可就是都是女人,也很丢人呀?”

    抗抗说:“你呀,是没习惯,去几回,习惯了就好了。矿机一万多人,女的也有好几千,大家都是到澡堂里去洗澡,你看谁像你这样害羞啊?”就问小慧,“你跟着张建军那三年,就一直不洗澡啊?”

    小慧忸怩着说:“夏天的时候吧,还好办,躲在屋里,弄盆水擦擦身子就行。冬天衣服穿的厚,反正不用下地,身上也不脏,就不洗了。”

    “啊?”抗抗就跟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小慧说,“一冬天你都不洗澡?老天爷呀,你怎么受得了啊!这个张建军,还真不是人揍的,连个澡都不带着你去洗!”

    小慧也感觉不好意思了说:“我过年回家洗的。我妈烧一大锅水,倒在大木盆里,我就能好好洗一下。”

    抗抗说:“那也不行,洗不干净的。”就住了手里的活说,“走,我带你洗澡去。我也一个星期没洗了,整好和你一块去。”

    小慧就怯怯地看着抗抗说:“我还是不去了吧?我不好意思脱衣服的。”

    抗抗就过去,抱着她说:“没事,我给你脱衣服。顺便看看咱们小慧,这身上到底有多迷人?”

    小慧更吓的不敢动了,嘴里嘟囔说:“抗抗姐,你不带这么欺负我的。”

    抗抗果真就出来,和姚远打声招呼,要用自行车带着小慧,去二村的公共澡堂去洗澡。

    有小慧来帮她,手里的活就不会那么紧,一下午不干也能在第二天赶出来,抗抗也就不怕耽误事儿了。

    抗抗鼻子尖,和小慧在一起干活,已经闻到她身上有味儿了。估计小慧也知道自己身上味道不好,这才和抗抗说洗澡的事。

    小慧身上的棉袄,虽说是新做的,可还是有一股地里的味道。

    抗抗这时候有毛衣毛裤穿了,就把自己的棉袄找出来,给小慧穿,棉裤也给她换了自己的。

    小慧身量比抗抗稍矮一点,穿抗抗的衣服还算合身。

    换棉裤棉袄的时候,抗抗就看见小慧里面穿啥了。让抗抗吃惊的是,小慧棉袄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棉裤里面是一个大花裤衩。

    抗抗又找出自己的内衣来,另外把自己换着穿的秋衣秋裤,也找出来送给小慧,放在网兜里提着,这才和小慧一起去二村的澡堂。

    洗澡回来,从里到外穿了抗抗衣服的小慧,就有城里人的模样了。又刚洗了澡,脸上红扑扑的,倒真的比抗抗漂亮。

    她们回来的时候,姜姨也刚进门,去自己那边喂了鸡回来,站在院子里还没来得及进屋。

    抗抗和小慧一前一后进来,她竟然没有认出小慧来,看着她问:“这是谁家的漂亮闺女呀,我咋没见过呢?”

    小慧就看着姜姨说:“姜姨,我是小慧呀。”

    原来,小慧是跟着张建军喊姜姨叫婶儿的。和张建军离婚了,就想彻底忘了这个人,和他划清界限,连对姜姨的称呼都改了。

    姜姨愣怔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唉哟,小慧呀,你看你比在这里的时候可漂亮多啦,人也胖了,有了神采了,我都认不出来啦!”就叹一声说,“都是张顺才教子无方,养那么个畜生玩意儿,死随他!把好好一个漂亮大闺女,给折磨成那样,造孽呀!”

    抗抗把自行车在院子里支好,就跟她妈说:“小慧已经和张建军离婚了。”

    姜姨就吃惊地问:“哟,离啦?”接着就说,“离了好!那个畜生,是人就不能跟他!”

    抗抗就说:“妈,咱们先进屋,进屋我跟你说。”

    三个人一起进屋,抗抗就把小慧现在的情况,和以后要住在这里,和她们一起生活的事,都对她妈说了。

    姜姨是嘴上厉害,心里是菩萨心肠的那种人。对抗抗两口子收留小慧,当然不会有意见。

    她就对小慧说:“以后啊,咱们就是一家人,就权当我又多了个闺女。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把自己当外人,听着没?”

    和这一家人比,张顺才那一家人,直接就不是人!小慧在他们家待三年,得到的关心和安慰的话,也没有在这里呆一天多。

    眼泪就在小慧的眼圈里打转,半天才止住了对姜姨说:“哎,姜姨,以后我就拿着你当亲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