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8.调戏小姨子
    抗抗觉得,姚远刚才那句话是说她不对,就觉着姚远冤枉她了,气的冲他喊着说:“我啥时候说话冲啦?啊,你还要让我当哑巴,直接不让我说话啦?我原来说话就是这样,声音高我也没办法!我又没有文化,又没资格上大学,你看不惯拉倒,找大学生去!”

    抗抗又开始不讲理,姚远干脆就不和她说下去了。

    他就指着自行车后架上那个浴盆说:“看看,这是啥?”

    抗抗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看着浴盆,半天没弄明白是干什么使的。

    也难怪,浴盆这东西,南方天气暖和,用的比较多。北方寒冷,在那个大家普遍贫穷的特殊年代,家里地方不大,放不开这东西,基本没有用这个的。

    抗抗长这么大,也从来没去过南方,更没有见过这东西。

    那时候穷人家里的孩子,谁家见过这玩意儿啊?

    抗抗就问:“这个干啥使啊?”

    姚远就埋怨说:“你怎么那么笨呢?”看抗抗又要瞪眼,就赶紧解释,“你看啊,咱把它弄到屋里,把里面倒上热水,把你放进去,你说,这个干啥使?”

    抗抗知道这东西干啥用了。她的大傻对她好的就没的挑,知道她没法洗澡,身上痒的厉害。原来这几天他就是给她弄这个去了。

    她就咧着嘴笑,然后说:“姚大傻,你是不是惦记着把我煮了吃肉啊?”

    姚远知道抗抗明白了,就说:“猜对了,你细皮嫩肉的,煮了吃一定很香!”

    抗抗就举起拳头来打他一下,接着就犯愁说:“这东西要装好多水呢,为洗个澡,你得来回的挑好几担,那不成了累你了吗?不划算。”

    姚远不在乎说:“没事儿,你男人我有的是力气,挑这点水还能累着啊?”

    抗抗就看着他,眼里全变成温柔了,问他说:“你这几天去城里,就是为了这个啊?”

    姚远说:“是啊。你为啥好发脾气了呢?就是因为妊娠期间皮肤过紧,再不洗澡,就会发痒。一发痒,再加上怀着孩子,本来心情就容易烦躁,所以才容易发脾气,对不对?这回咱有这个了,你就可以随时洗澡了,身上就不会发痒了不是?”

    抗抗就低着头,好一会儿才有些不好意思说:“公共澡堂那个地太滑了,又那么多人。年前我最后一次去,要不是美美一把抓住我,我就真摔了。我是真害怕,不敢去了,不是故意不去的。”

    姚远就说:“知道,知道。过年我不是忙着别的吗?没功夫琢磨这个。这下,咱们不就解决了?”

    抗抗就有些担心说:“要是让妈看见了,她会不会又得骂我少奶奶啊?”

    姚远就拍拍抗抗的头说:“不怕,有我呢。”

    这时候,就听着隔墙那边姜姨的动静了:“你们俩在那边嘀咕什么呢?抗抗你是不是又跟大傻告我的状呢?”

    姚远就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抗抗不要出声。

    抗抗吐吐舌头,没有出声。

    姚远就对着隔墙喊:“你说什么呢妈?抗抗是你闺女,她跟你告我的状还差不多。我啊,买了个好东西,今晚上就能用上,可好啦,正和抗抗说这个呢!”

    这一回,就轮到姜姨好奇了,屁颠儿屁颠儿就从那边跑这边来了。

    澡堂子里的女浴室是没有大池子的,只有淋浴,这主要还是考虑女性的生理特点。

    但是,泡澡的确是一种享受,这个却是不分男女的。

    有了这个大浴盆,姜姨、抗抗和美美就都可以泡澡了。

    那个浴盆里还有一圈连在盆壁上的小木板,人可以坐在里面,设计的十分合理。

    可是,姜姨立刻就想到,这个东西需要不少的水,而且,把水加热了要烧不少的煤。

    她过来,看到那个大浴盆,没有像抗抗一样不认得,却摇摇头说:“这个只抗抗用就行了,我不用。”

    姚远就问:“为啥呀妈?你年纪大了,泡泡澡可以增加血液循环,身上啦,腰腿啦,关节呀什么的,你不老说到处疼吗?泡泡澡,身上哪儿疼的地方,可以缓解疼痛,还有治愈作用呢!”

    姜姨就说::“我再不知道泡澡有好处!可是,这东西得费水,烧煤!”

    姚远就笑了说:“你女婿我这把子力气,一天挑个十担二十担的水,还能累着啊?再说这玩意儿也用不了几担水。煤才几块钱一吨,咱现在这个条件,用多少用不起呀?”

    姜姨主要还是不愿意让姚远为了她,多费那么多力气,就一直坚持着不用。

    不过,大家把注意力和话题放到这个东西上,姜姨就把和抗抗吵架这事儿给忘了。这顿午饭,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也就一家人吃的其乐融融。

    吃过饭,姚远就先去村里的自来水头那里挑水。

    那个浴盆估计能装两担水,但不能装满,要不然人进去,水就溢出来了。所以,也就能装一担多点。

    原先姚叔父母在的时候,家里就有一对水梢,加上姜姨家里的,姚远就挑两担水回来。

    他直接把一只水梢放到炉子上加热,另一只放到里屋的暖气包上腾着。另外一担水放到一边等着洗澡的时候兑水用。

    一个多小时,炉子上的那只水梢里的水开始冒泡。姚远把它提下来,也放到暖气包上保着温,然后再放一梢冷水上去。

    下午三点半,姚远就有了两梢热水和一梢温水了。

    然后,他把那个大浴盆弄到外屋来,把热水都倒进去,再加那梢冷水。兑的水温差不多,就让抗抗去床上被窝里把衣服脱了,自己过去,把她抱进浴盆里。

    那浴盆足够宽大,抗抗坐在里面,把身子都泡进热气腾腾的水里,一点都不挤。开始抗抗还嫌水热,一个劲要姚远给她加凉水。

    姚远过去泡过澡堂里的大池子,知道人刚进去,都会感觉热。

    其实,那只是人的皮肤温度过低的错觉。

    他就不搭理抗抗,按着她的肩膀不许她出来。

    过一会儿,抗抗果然不叫了,坐在里面,一副享受的样子。

    抗抗泡美了,旁边还站着个免费搓澡工。搓完了身上的灰,又给她打遍肥皂,最后用暖气包上那桶温水给她冲洗干净。

    还是和夏天洗澡一样,抗抗只闭着眼什么都不用管,身上就干净了。

    姚远动作麻利,把抗抗身子擦干净了,再赶紧抱回到床上,掀开被子,抗抗就钻到被窝里享受去了,当真就成了大少奶奶。

    即便过去富人家的大少奶奶,恐怕也没有抗抗现在这般享受。真正的大少奶奶洗澡,哪有这么膀大腰圆的壮汉伺候,抱着来回跑,还能给搓澡?就算有,大少爷也不干呢,那头上还不绿了吗?

    抗抗洗了澡,舒舒服服睡了一觉起来,身上果然就不痒了,也不发脾气了。有这么超高规格的待遇,再发脾气,那不成不识抬举,找挨打了吗?

    抗抗睡觉的时候,姚远就把那个浴盆的水倒掉,放到院子里,然后再去挑水。

    姜姨肯定是不好意思让女婿伺候着洗澡了。晚上吃了饭,姚远就把浴盆搬姜姨屋里去了,然后让美美把在他屋里热好的水都提到姜姨屋里去。

    姚远都把一切准备好了,不洗热水就白瞎了。姜姨也在自己屋里,美美地泡了个澡。

    还别说,这泡澡的滋味啊,比用淋浴洗澡可美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感觉!

    美美在一边,看着她妈泡美了,她妈洗完了,就跑姚远这边来,跟他嚷着她也要泡澡。

    姚远说:“你泡澡自己挑水自己热,我伺候咱妈行,凭什么伺候你呀?”

    美美就撅着嘴不高兴说:“那你咋伺候抗抗呢?再说你装傻的时候,我还替你瞒着抗抗和咱妈,我还给你洗脚呢!这时候让你帮我干这么点事儿你都不肯,忘恩负义,哼!姚大傻我告诉你,你别不拿我这个小姨子当咸菜,你不怕我给你捣乱你就等着!”

    姚远也知道美美心眼儿多,真要给他使坏他防不胜防,就嘿嘿一笑说:“美美,你是小姨子,不是媳妇。让我像伺候抗抗一样,跟抱孩子似的,抱进去,亲自下手给你洗,洗完了再抱出来,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

    美美就恼羞成怒急了骂:“姚大傻,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敢调戏我,我跟我妈说去!”

    姚远就赶紧拦着她,哄着说:“我这不和你开玩笑嘛,咱们这么好,没外人的时候,开个玩笑你也当真啊?今天太晚了,明天我给你弄好水,你回来吃了饭再泡澡,成了吧?”

    美美这才高兴了。

    有了这个浴盆,抗抗小福享的,天天咧着嘴傻乐,再不发脾气了。姚远这夹板气也总算受到头了。

    出了正月,小慧她们回来,姚远已经把男式内裤的样板弄好了,小慧就按着姚远的指导,带着那姊妹俩先做几个不同大小的样品。

    把那些碎布拼接成样品的时候,连小慧的脸都红了,那姐俩直接就把脸给捂上了。这直接就是一个男人腰臀部的模样嘛!

    姚远就说小慧,说小慧的同时,也是说给那姊妹俩听:“这有啥好害臊的?这叫符合男性特征!都在城里呆几年了,起码从穿戴上,已经完全是城里人的样子了,还这么封建!我告诉你,将来市面上所有的男式内裤都是这个样子,都会在商店里摆着,你还得为这个不逛商店了?

    你们女人知道穿我设计的内裤舒服,再不肯穿过去的大裤衩了,我们男人就不愿意舒服啦,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