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99.追女孩的技巧
    又是一个星期天。

    苏春荣走出自己家住的那条胡同的时候,姚远已经等在胡同口的不远处了,还是那一身工服的打扮。

    他们依旧还是去滑旱冰。上一个礼拜苏春荣会滑了,却没过足瘾。

    她享受那风驰电掣的感觉。

    中午吃过饭,她没再要进旱冰场。姚远大她好多,她怕老是干这一样事情,显得过于孩子气了,被姚远笑话。

    姚远其实早就腻了在这噪声刺耳的环境里呆着了。不仅仅是旱冰鞋的噪声,周边还有俩大喇叭,播放着更加刺耳的迪斯科音乐和流行歌曲。

    姚远就纳闷了,这时候的人怎么会喜欢这些刺耳的破玩艺儿?这不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给自己找罪受嘛!

    既然苏春荣不想继续玩旱冰了,姚远就巴不得带着她出来。然后就建议和她去逛街。

    当然不能去河东逛二街的服装街了,那里离姚远家太近了。

    好在这个时候城市已经有了不小的发展,特别是服装业,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就是在河西区,也有几条专门卖时装的街道,虽然没有河东二街有名,但各种服装样式也几乎一样不少。

    姚远就领着苏春荣在河西区几条卖时装的街道上逛。

    苏春荣喜欢今年才刚刚兴起的牛仔裤。上一次和同学逛街,她嫌贵没舍得买,心里一直存着遗憾。这次和姚远逛街,还是专门留心这些牛仔裤,希冀发现有便宜降价的,自己可以买得起的。

    那时候的牛子裤,后屁股兜上,都有一个镀铜的铁皮牌子,这起源于第一批进入中国的苹果牌。

    除了这个明显的标志以外,就是所有的缝纫线都是棕色的,露在外面。

    抗抗牌也有牛仔裤,但比起市面上卖的这些,已经超前了好多,基本接近于现代牛仔裤了。没有了这些明显标志,花色也多了许多,价格同样也高出不少。

    两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家商店一家商店地逛。

    逛到一条街中段一家商店的时候,有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吸引住了苏春荣的目光。

    这条牛仔裤与其他商店卖的牛仔裤比,颜色深一些,而且裤腿更细,显得更加修长。

    苏春荣显然是喜欢上那条牛仔裤了,站在跟前一直不肯离去。

    姚远就怂恿她说:“喜欢就去穿了试试。”

    苏春荣就摇摇头说:“不试,太贵了,要二十五呢!”

    姚远说:“咱们就是试试,不买人家也让试的。”

    架不住姚远再三劝说,苏春荣还是拿了牛仔裤去试衣间,换了出来。

    她身子高,腿长,穿上这牛仔裤显得腿部更加修长性感,非常适合她。

    姚远看了就说:“喜欢就穿着吧,咱们买了。”

    苏春荣就看姚远说:“不好吧?我不能随便要你买的东西。”

    姚远就故意装作不高兴说:“你这样说,让我很伤心。你瞧不起我是不是啊?”

    苏春荣就不忍心拒绝了,去问店老板:“这裤子多少钱啊?”

    店老板早就看出这女孩和姚远关系不一般。这做买卖,最好就是砸这种初恋情侣的杠子。一般男方为了面子,是非买下来不可的。

    于是就说:“二十五不还价。”

    苏春荣说:“我还没听说过卖衣裳不还价的呢。既然这样,我就不要了。”说罢就要去试衣间换下来。

    姚远就拦住她说:“你穿着实在是很漂亮啊。咱不在乎这几个钱,二十五就二十五吧。”说着,就直接去柜台付款去了。

    苏春荣心里的确喜欢这条裤子,看着姚远去付款,竟然没有阻止他。

    把穿的旧裤子放在店里给的,装牛仔裤的手提袋里,两个人出了商店,苏春荣这才对姚远说:“他卖的太贵了。同样的牛仔裤,别人才卖十五一条,贵十块钱呢!”

    姚远就笑笑说:“别家商店不是没有这个颜色吗?贵就贵吧,只要你喜欢就值了。”

    苏春荣听了,心里就甜甜的,但嘴上却什么也没有说。

    那时候的女孩就是这样,特别害羞,心里明明喜欢,却也羞于表达出来,没有像现在女孩这样直接的,不然一定会被别人当做疯子或是傻子了。

    姚远心里暗暗高兴。苏春荣肯收他买的东西,就说明她又往前沦陷了一步,往后他再送她什么,她也就很容易收下了。

    这女孩子往往都是这样,她喜欢你才肯收你的礼物。不喜欢你,唯恐你送她礼物别有企图,是万万不肯收的。

    苏春荣收了姚远买的牛仔裤,恰恰也说明她喜欢姚远,也许她自己心里还没有意识到,她可不可以做他的女朋友,但她的潜意识,已经允许她成为姚远的女朋友了。

    果然,整个一下午,姚远又给她买了她上次逛街时相中的那款小方格西服,她嘴上推三阻四不要,姚远强行买下来,她就又不由自主收了。

    接下来,姚远又给她买了白色的宽领衬衣,还买了一款新样式的高跟皮鞋,她就都要了。

    换上这套行装,苏春荣就有了些时髦女孩的形象,比她穿原先自己的衣裳洋气了许多。

    但这也仅仅是比但是普通女孩的打扮档次稍微提高了那么一点点,离抗抗那样的穿着打扮还差得远,甚至连中档的装扮都算不上,但苏春荣很喜欢。

    姚远也不能一开始就给她买中高档的服装,那会吓着她或者干脆就拒绝了,反而不利于两个人的关系向前发展。

    他得慢慢地,一点点地来,先从送便宜东西开始,然后再送稍贵一些的,一点点加价,直到让她最终沦陷。这也算是追女孩子的一种策略罢。

    苏春荣不可能每个礼拜天都出来和姚远在一起,那就会引起父母的怀疑。

    毕竟姚远比他大了整整十岁,父母很难同意这桩婚姻。但从收了姚远买的衣服之后,虽然两个人谁也没有说破,苏春荣心里,已经把姚远当她的男朋友了。

    那个时代,女孩子谈婚论嫁,虽说也叫自由恋爱,可大多还是经过别人介绍,还要经过家长同意的。真正自己认识并恋爱的,如果年龄相仿,门当户对还可以,像苏春荣和姚远这样,年龄差距如此大的,父母是很难同意的。

    而父母不同意,这段恋爱便很难有结果。特别是现在提倡晚婚晚育,苏春荣离着可以结婚的晚婚年龄还差很远。这时候被父母发现了,便铁定没戏。

    所以,苏春荣必须瞒着父母,直到自己差不多到了晚婚年龄,才可以让父母知道。

    当然了,她自己也很难确定,可以和姚远一直走下去,说不定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分手了,还是先不要让父母知道的好。

    同样,姚远每个礼拜天都玩失踪,跟抗抗那里也不好交代。

    其实,到了苏春荣肯收他礼物这个阶段,虽然还没有明确关系,相信在和他有结果之前,苏春荣是不会再找别人的,他也就不用担心自己脑袋上长绿草的问题了。

    两个人就这么十天半月见一面地耗着,有时候还故意避开礼拜天,因为俩人都怕别人发现啊。

    直到这年的年底,苏春荣的衣裳就从低档换成了抗抗牌的中档时装。

    元旦之前,姚远给她买了一条金项链,做为圣诞礼物。

    那天,两个人相约了在公园里的僻静处见面。尽管各自怕的事情不同,可都怕被别人发现啊,就只好约到人越少越好的地方见面了。

    两个人坐在石凳上,姚远就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长条盒子,递给苏春荣说:“过年了,给你买个小礼物,希望你喜欢。”

    苏春荣默默地把那个盒子接过来打开,就看到了那条金项链。

    好一会儿,她才问姚远说:“你总是送我这么贵的礼物,你把我当你什么人了?”

    姚远很自然就说:“你是我女朋友啊?”

    苏春荣说:“可是,你考虑过没有,我们差着十岁啊!我给你做女朋友,我怎么跟我爸妈交代呢?”

    姚远心说,你要知道我大你十七岁,你就更不愿意了。

    但他脸上丝毫不动声色,慢慢说:“我觉得吧,咱们能够处的来,而且处的这么愉快,年龄并不是障碍,你说呢?”

    苏春荣显然也有准备,没有考虑就说:“你这么跟我说行啦,我这么跟我爸妈说,他们能愿意吗?”

    姚远心说,原先你爸妈也不愿意,还把户口本藏起来不让我们领结婚证,你不也和我住到一起了吗?

    他说:“现在是新社会了,婚姻自己做主,他们凭啥干涉咱们自由恋爱啊?”

    苏春荣懒得和他讲歪理。这么长时间处下来,她已经知道姚远好讲歪理的毛病了。不过,她还就是喜欢听他讲歪理。

    爱一个人,当真是连对方的缺点也爱的。

    她就说:“我不和你讲歪理。反正,我爸妈不同意的情况下,我不会和你确立关系的。”

    姚远就笑笑说:“那我们就不确立关系,直到他们同意了为止。”

    苏春荣就问:“那他们一辈子不同意呢?”

    姚远说:“那,我就等你一辈子!”

    苏春荣就有些感动。可想想父母那边,心里实在是没底,就不知道该怎么和姚远说了。

    姚远心里,却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他清楚地记得,当他无法满足苏春荣父母提出来的条件的时候,他们也有过这样一段对话,只是把确立关系换成了结婚两个字。

    就是在这样一个类似的对话之后,苏春荣毅然决然地从自己的单身宿舍,搬到了姚远住着的公寓里。

    这个女孩,用自己坚决的态度,是想告诉他,她爱着他,无论怎样,都会和他在一起。

    可是,他却辜负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