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重回80当大佬 > 第749章 高调是高调者的墓志铭
    王安电脑一年砍下40亿美元总销售额,这个数字看上去很美。3≠八3≠八3≠读3≠书,.↗.o●

    可惜利润方面,就远不如后世苹果打法那么“有尊严”了。

    因为双方都是走摩托罗拉68000系的技术路线,要实现的功能也差不多。所以在硬体层面,王安wps电脑的成本,跟苹果的mac-ii想差不了多少。

    苹果公司在乔布斯的强硬姿态下,一直觉得均摊后成本1500的东西,要定价2400才有尊严。而王安因为在品牌复苏期,为了追求销量和让新客户重新认识这个品牌,所以基准价只是1980美元。

    不过这个低价也不是顾骜导致的,不是顾骜不想追求逼格,而是王安这个牌子一贯以来继承下来的,要改也不可能好高骛远一步到位,那样只会让原有粉丝觉得没诚意。

    在整个70年代末和80年代中前期,王安的办公电脑,主打的就是“功能精简,同时价格也便宜。用来办公性价比最好,不浪费”的人设。

    一台王安上一代的文字处理机,在82/83年上市的时候,整机售价也就1200美元,是当时全美国最便宜的个人电脑。

    所以,这相当于王安原先就是一个类似于后世小米的人设。顾骜接盘之后,只能是循序渐进、徐徐图之,一步步转型向高级走。

    这就意味着,一台机器的研发成本摊销后毛利,只有400多美元,扣除经销商渠道分润、广告和营销推广费,一般按15个百分点算,理论纯利润也就不到200美元了。

    而且,这个演算法还有好几个问题。首先那就是研发费摊销,在这种量级的电脑公司,一般都是按照至少100万台以上出货量来摊销的。实际上第一年才卖出84万台,这就导致账面上平摊到每一台的研发费,要多几十美元。

    另一方面,15%的营销和推广费费率,只是针对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而因为欧洲和曰本市场都是第一年开拓,那部分要让度的利益肯定要多不少——

    别的不说,光是为了利用天鲲的曰本和欧洲经销商渠道网路,王安公司直接给了3%的公司股权交给天鲲持股,作为渠道使用成本。这部分折算下来,可不得价值上亿美元,摊到每台电脑上,可不就100多美元了。

    或许很多人对“渠道使用权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能换取实打实的股份”这个账算不明白,那就举个后世中国人比较容易理解的替代案例好了。5v八5v八5v读5v书,.●.●o

    比如2015年前后,狗东两拨出让了大约40%的公司股权,其中一半的20%股份,是老虎基金等好多家基金实打实凑真金白银买的,一共花了15亿美金。还有一半的20%股份,当时是腾云的小马哥买的,但腾云只出了3亿美元的现金,外加一个“微信主界面‘购物’这一按钮的导流权”。

    也就是说,在腾云投资之后,在微信的主界面里,点击网购按钮,从此会跳转导到狗东的app上。因此,考虑到腾云和老虎基金拿了一样的股份、出的钱却差了这么多,就可以得出:微信里那个按钮的使用权,被作价卖了12亿美金。

    如此一比,顾骜让天鲲给王安在曰本、欧美挂个推荐位,值王安3%的股权,这交易已经很良心了。

    把少摊销的研发成本、和第一年开拓曰本欧洲的额外营销费都扣掉,王安wps电脑的销售纯利润,最终核算下来,也就只剩平均70多美元一台。

    卖价1980的电脑,硬体本身利润才70,加上旧业务赚的,公司全年纯利润其实也就1个多亿美元。

    最终,顾骜会用这份报表,去显示自己的人畜无害,显示自己的良心价和低利润,降低华尔街和投资人们的怒火。

    免得太多美国公众因为王安这家公司“上市时就亏本,退市了就爆赚”而产生仇富逆反心理。

    最好让公司“扭亏为盈”的节奏与烈度,在公众眼中显得平缓、艰难一点。

    似乎顾骜也是花了好多年的辛苦努力才做到的。

    而不是摘桃子捡便宜。

    更不是故意在股灾中做低优质资产价格、哄骗韭菜滚蛋后立刻猖狂摇身一变暴利公司。

    世人都恨投机客呐。

    以至于即使你是靠真本事赚钱,但只要你从不赚到赚的这个趋势,变化曲率太快,人家也会觉得你是投机客。

    不过,这份报表显然也是故作低调、掩饰了一些演算法上的小毛病的。

    按照这个演算法,今年的80多万台销量,把所有的研发成本都摊销完了。

    所以明年开始乃至后年,公司在这个项目上就不再需要摊销研发费,未来单台纯利润起码因此回复100块美金左右。

    除此之外,出让3%公司股份换取新经销商渠道使用权,那也是一次性的开支。明年没有这项开支后,也会多很多纯赚的利润。

    如此算来,王安电脑公司的cfo私下里估计了一下账目,然后跟顾骜彙报,说明年的单台纯利润可能会从70美元涨回至少200多美元,算上软体纯利润均摊的话,能有三四百。

    这个很好理解,把成本折旧拚命做到今年来,明年就没有那么多成本可以无中生有了。理论纯利润率也会从今年的区区4%~5%,恢复到明年的15%~20%。

    不过,顾骜如果只是想减少仇恨值,倒是有很简单的办法可以用来继续掩盖。

    那就是立刻马不停蹄继续往后研发,一刻都不停留在历史的功劳簿上,这样有新的研发开支,成本马上就高了,账面利润就再次瞬间缩水。

    后世华为就是经常用这招来做低账面利润的。

    只要自研的核心技术比例高一点,收购得到的技术少一点,要财务报表利润难看还不容易?

    任老闆不就是好几次在董事会年终总结的时候要求检讨:今年怎么账面利润看上去又那么多?是不是说明研发投入不够?

    人家做账做漂亮很难,要花式造假。你们特么做账做丑一点都不会?

    顾骜要做的也是非上市公司,他当然也要跟非上市的华为那样,让自己的财报丑一点,低调一点。

    华尔街金融狗去死吧。

    是时候再找一些新的技术难关来开坑布局了。

    ……

    带着“40亿美元年销售额,1亿多美元的纯利润”预期成绩单,顾骜告别了硅谷,告别了加州,重返东海岸,准备花点时间跟妻儿团聚一下。

    然后,就该是继续为后续的研发布局做点事情了,想办法如何把明后年的成本继续做高,继续扮演人畜无害不赚钱的姿态。

    11月初,顾骜带着米娜,坐着自家专机,飞回长岛机场,转直升机回格林尼治庄园。

    11月的纽英格兰地区,已经颇为凉爽,室外的游泳池和海滨沙滩也已经冷得无法使用。庄园wàiwéi的林木开始稀落凋零,把超级富豪们的奢靡宫廷遮蔽起来,显得很是低调。

    儿女都快满半岁了,因为先天条件不错,养护又专业高档,孩子长势喜人,都已经可以爬行。顾骜一到家就立刻抽出时间陪萧穗和孩子们玩耍。儿女都还不会喊人,不过至少还能认出三个月没见的父亲。

    刚享受了没半小时天伦之乐,李弱彤就悄悄走进客房,附耳低语说,有客人要预约来访。

    顾骜放下孩子的玩具,坐下让女秘书慢慢彙报。

    李弱彤:“是ibm公司的几位高管,这几天到已经退休的沃森先生府上做客彙报呢,他们听说您从加州回来了,想顺路过来喝个茶。或者方便的话,后天请您过去喝个茶。”

    “呵呵,这才几个月,就意识到我的实力了,这前倨后恭的变化,还真是快啊。”顾骜忍不住哂笑。

    他想起八个月前,带着待产的妻子,刚搬来格林尼治的时候,走邻居串门时,小托马斯.沃森对他提的“万一将来觉得微软控制不住,可以来找他”,是多么的不屑。

    也不说不屑吧,至少是觉得极大机率用不上。

    结果这才八个月,情况就又此消彼长了一大截。

    微软那边虽然谈不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但毕竟还是表现不错,股价继续暖场。ibm则是如同其他几十年的老公司一样,不瘟不火没什么长进。

    而王安和苹果之间的战场,仅仅几个月时间,就拉开了一大波额外的差距。

    苹果公司什么都没干,就白赚了相当于几千台电脑售价的赔偿款。但代价是自家的产品上市计划被累计拖慢了至少四五个月,损失了几十万台的预期蓝海销量。

    小沃森显然是觉得,顾骜这小子有点儿鬼门道,说不定将来有用得上的地方,有必要进一步留个交情。

    只有永远的利益嘛。

    “答应他,就说后天准时到。”

    “好,我这就安排。”李弱彤恭恭敬敬去办事儿了。

    等女秘书走后,萧穗从身后圈住顾骜,眼神微红地撒娇:“刚回来,又要应酬。”

    顾骜也不回头,只是拍拍萧穗的手掌:“我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跟你说一句:我身体两个月前就彻底恢复了。”萧穗幽幽歎息了一声,“反正这俩月你就带着米娜在加州,估计你都忘了。”

    顾骜当然不会忘,既然回来了,就会好好安慰。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