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完美重生 > 395章 乱套了
    本来还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听到何佳丽的宣布,突然静了下来。城市综合体项目,投资36亿美金,是迄今为止,外企在国内最大的一笔投资,更重要的是,前几还在大力宣传,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怎么撤资就撤资,这是在打脸,打京城的脸。</p>

    “哄!”沉默后的一瞬间,仿佛一桶汽油在会议室内被点燃,哄然一声爆开,整个空间都沸腾了起来。</p>

    “何助理!”一名记者举起手来,高声喊道,“投资环境纷繁复杂,指的是什么,您能详细的吗?”</p>

    又一名记者举起手喊道:“何助理,川禾实业突然做出撤资决定,您损失了多少吗?”</p>

    “何助理,前几,川禾广场工地,施工方跟人发生冲突,川禾实业撤资,是否跟那次纠纷有关?”</p>

    “何助理……”</p>

    “何助理……”</p>

    “何助理……”</p>

    见到何佳丽想走,记者疯了似的围了上去。</p>

    何佳丽很无奈的道:“各位,各位,我只是负责宣布董事会决定,其他的我无法回答,也无权回答。”</p>

    “让……让一让,别别……别挤了!”</p>

    何佳丽早就预见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所以早早就安排了磕巴还有十多名保安在门外。磕巴也没让她失望,带着十多名保安,护着她出了会议室,回到了自己办公室。</p>

    既然掏不出来更多的干货,那些记者一窝蜂的全都跑了,一个个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电梯前,最后嫌电梯太慢,又都在步梯跑了下去。</p>

    会议室里,是剩下京车的人在面面相视,一名青年喉咙滚动了一下,干巴巴的了句:“出大事了。”</p>

    确实,川禾实业突然撤资,这绝对是大事。弄不好,很可能会有人因为这个事情而下马。</p>

    一个机灵,蒋德贵急忙拿出手机打给市里。他就在现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要不及时通知市里,而是让市里在媒体那里知道,他非得吃瓜落儿不可。</p>

    “嘟嘟嘟嘟……”</p>

    “接电话啊!”电话一直占线,急得蒋德贵满脑门儿都是汗,然后又拨通另一个号码,居然也占线。</p>

    “我……”蒋德贵刚要爆粗口,接着又硬生生憋了回去,再一次换了一组号码,这次通了。</p>

    还没等对方话,蒋德贵就道:“鲁秘书,我是蒋德贵!”</p>

    鲁秘书道:“蒋厂长,有事儿吗?”</p>

    “有事!”蒋德贵道:“而且还是大事儿,我给书记打电话,一直占线,我就打你这里了。”</p>

    鲁秘书笑着道:“川禾实业收购京车发动机研究所,合约签完了,所以打电话给书记报喜?”</p>

    蒋德贵道:“不是喜,而是惊!”</p>

    鲁秘书听出蒋德贵语气不对,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怎么?签约出现意外了?”</p>

    “不是签约,是另外一件事。”蒋德贵深深吸了口气,“签约仪式完成之后,川禾实业总裁助理何佳丽,跟在场媒体宣布,因为京城的投资环境纷繁复杂,风险加大,川禾实业董事会决定撤资,终止城市综合体项目建设。”</p>

    “你什么?”鲁秘书以为自己听错了,“川禾实业撤资了?”</p>

    蒋德贵道:“对,刚刚宣布的,我还在川禾实业会议室没走呢,立刻就给书记打电话,但是一直占线,接着我又给shi长打,还是占线,幸亏我还有你的电话,不然我就得跑一趟了。”</p>

    “我知道了!”鲁秘书啪的一声挂断电话。</p>

    ………………………</p>

    川禾实业的决定,简直是在京城扔下了一颗炸弹,短短半个时,除了老百姓,京城从上到下,所有部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当然,有知道原因的,尤其是东城一些人,就像屁股着了火一样,开始坐立不安。</p>

    大禹建筑公司,丁志军正在开会,放在手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低头看了一眼,道:“东城的!”</p>

    陈晨一笑:“现在快十一点了,川禾实业那边应该已经宣布了。”</p>

    赵庆合道:“接呀,看看对方什么!”</p>

    “还能什么,无非就是跟川禾实业联系,吃了闭门羹,所以才打到我这里了。”丁志军拿起电话,摁下接听键,“石书记,今怎么响起给我打电话了。”</p>

    石勇的嗓子有些哑,声音变得低沉,仿佛承受着不的压力:“丁总,我们可是老朋友了,你这事儿办的太不地道了。”</p>

    丁志军装糊涂的道:“石书记,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p>

    石勇道:“川禾实业撤资,你不会不知道吧。”</p>

    丁志军道:“知道啊,这事儿现在谁还不知道?”</p>

    石勇很无奈:“你应该很早就知道了吧。”</p>

    “怎么可能啊!”丁志军道:“昨晚上我们接到川禾实业通知,让我们立刻撤场,很突然。我们问原因,但没有得到答复。不过我们分析,应该是我们公司跟那些混混发生冲突,耽误工期,损失很大,又无法尽快解决,所以川禾实业要终止跟我们的合作。今早上,我就把公司的人都叫来开会,研究怎么办。这会还没开完呢,就听到川禾实业撤资的消息了,到现在,半个多时了,我们都没缓过劲儿来呢。”</p>

    也不知道石勇信没信,反正是沉默了好一会才话:“有没有办法,帮我联系一下川禾实业的总裁,曹慧珍?”</p>

    丁志军道:“曹总在申沪,我也想办法在联系她。你还不如直接去川禾实业总部,找何助理。”</p>

    石勇叹口气:“我去了,也见到了何助理,她只是,这是董事会的决定,其他的就什么不肯定了。”</p>

    丁志军心里乐开了花,这么大投资,下面的权大包的使绊子,你们却假装看不到,现在人家不跟你玩儿了,你着急了,该!</p>

    “我现在也在紧急联系川禾实业高层,如果联系到了,我一定会通知你。”</p>

    石勇没在什么:“好吧!”完就挂断羚话。</p>

    丁志军看了下面一眼,突然哈哈大笑:“妈的,这几可把我憋坏了,这口气终于出了,舒坦。”</p>

    赵庆合看起来心情也不错,满脸的笑意:“这些鬼很难缠,阎王一出手,全都跪了。”</p>

    ………………………………</p>

    早上五点,林立勇就跟着基层官兵进行了一次二十公里拉练,回来的时候,身上的作训服都湿透了,然后跑回家洗了个澡,换完衣服刚要走,家里的电话就响了。</p>

    正在看电视的杨娟探身看了一眼,咦了一声:“东城老冯的。”</p>

    林立勇道:“你接吧,我走了!”</p>

    “别走!”杨娟道:“看看他有什么事情,万一是找你的呢?”</p>

    “他要是找我,直接就打我办公室了。”林立勇开门就走了。</p>

    杨娟狠狠瞪了一眼林立勇离开的背影,拿起电话道:“老冯,我是你嫂子。”</p>

    冯光明道:“嫂子,老林在家没?”</p>

    杨娟道:“他刚走,我去把他叫回来。”</p>

    “不用!”冯光明道:“我打他办公室电话,警卫员他参加拉练回来,回家洗澡了,所以我就打到家里来了。既然他又走了,我跟你也一样。”</p>

    杨娟道:“什么事儿?听你这口气,好像很严重!”</p>

    “可不是嘛!”冯光明道:“就在半个多时前,川禾实业突然宣布撤资,打了我们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到现在我们还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老石急的团团转,亲自跑到川禾实业去见何助理,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就这是董事会的决定,现在我们要联系川禾实业高层,都联系不上。艺的电话,我打了有半个时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就是问问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她。”</p>

    林艺有两部电话,一部私如话,一部工作电话,杨娟当然能联系到自己女儿,不过她却不能告诉冯光明。因为这几发生的事,她都知道,林艺在去申沪之前,提前跟她打过招呼了,免得她担心。</p>

    “前两她就去申沪了,昨晚还给我打电话来着,怎么突然关机了。”</p>

    冯光明苦笑一声:“我哪知道啊,这不是打电话问你呢嘛!”</p>

    杨娟道:“既然她关机,我肯定也联系不上。这样,一会我给她打,要是联系上她,我再通知你。”</p>

    冯光明感觉自己脑袋都大了,问道:“嫂子,你知道艺去申沪干什么吗?”</p>

    杨娟道;“是跟申沪有个重要的合作项目要谈。”</p>

    “嫂子,你真联系不到艺?”</p>

    冯光明有点不甘心,尤其是听到林艺是去申沪谈项目,而且他知道,川禾实业总裁曹楚珍也在申沪,这让他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福</p>

    杨娟不满的道:“她在申沪,手机关机,我怎么联系她?”</p>

    没有办法,冯光明只能道:“嫂子,算我求你了,一定要尽快联系上艺。”</p>

    杨娟道:“放心,我立刻给她打电话,直到打通为止。”</p>

    “拜托了!”冯光明无奈的挂断电话。</p>

    杨娟把电话拿到眼前看了看,噗嗤一笑,拨通了林艺的私如话,很快传来林艺的声音。</p>

    “我亲爱的娘亲,昨晚打电话聊了一个时,今又打电话,知不知道漫游费很贵呀。”</p>

    杨娟笑着道:“你知不知道,现在京城都乱套了,冯光明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找你。”</p>

    “哈!”林艺开心的笑了一声,“找我也没用,这事儿二川的算。”</p>

    杨娟问道;“投入了那么多钱,这一撤资,得损失多少啊。”</p>

    林艺道:“目前看,损失大概在8000万左右。”</p>

    “这么多?”杨娟吓了一跳,8000万啊,放在一起,她都想象不出是多大一堆。</p>

    林艺道:“对川禾实业来,不要8000万,就是8个亿也亏得起。”</p>

    杨娟砸了咂嘴,她真不知道,自己那个外甥到底有多少钱,“你们不会真的撤资吧?”</p>

    林艺道:“这要看东城和市里,甚至是更上面怎么了。毕竟,现在这个局面,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p>

    杨娟道:“这些我不懂,不了。他们肯定还会找我,你只要告诉我怎么办就校”</p>

    林艺笑着道:“放心,他们不会在找你了,估计会直接到申沪来找我。”</p>

    “啊?”杨娟诧异的道:“他们会去申沪找你?”</p>

    林艺道:“我们跟申沪谈的,就是城市综合体项目,规模比京城的还要大。明签约,并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估计明下午京城那里就会知道消息。”</p>

    “既然他们不会再烦我,那就这样吧,电话费挺贵的。”杨娟没给林艺再话的机会,直接挂断羚话。</p>

    …………………………</p>

    石勇和冯光明正在会议室开会,脸色阴沉的可怕,川禾实业撤资的消息,他们还不知道,市里却先知道了。先是大哥来电话,把他们骂得狗血喷头,接着二哥来电,又把他们一顿臭骂。</p>

    两人也毛了,想尽了办法,依然联系不到川禾实业高层,之后就通知下去,召开紧急会议。现在,会议室内鸦雀无声,有些心虚的,在石勇和冯光明的目光下,脑门上开始冒了汗,他们也知道,这次是真的惹大祸了。</p>

    他们认为,川禾实业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没有1个亿也有八九千万了,就算被刁难,也只能忍着。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川禾实业宁可损失几千万撤资,也不掏两百万买平安。他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就慌了,不顾形象的在办公室破口大骂。你川禾实业那么有钱,两百万给了就完事了呗,这样我们对常钴有个交代,你们也能继续开工,何必闹成这样呢?</p>

    石勇和冯光明心里也是有苦无法,事情他们是知道的,但一直认为是事,即使川禾实业还有大禹建筑跟他们反应过,他们也没放在心上,只是让下面的人去处理。三,就三时间,事情弄得无法收拾了。</p>

    足足有十多分钟,石勇和冯光明都没有话,会议室内的气氛是越来越压抑,有的偷偷用衣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有的感觉嘴中干渴,看着面前摆着的茶杯,却不敢端起来喝。</p>

    又过了好一会,冯光明重重一拍桌子,砰的一声,把所有人都吓得一个机灵,齐齐看向冯光明,同时也暗暗长吐口气。刚才那种沉默,实在是太吓人了,还不如一枪把他们毙了痛快。</p>

    “川禾实业撤资的理由是,京城投资环境纷繁复杂。这是人家客气啊,给我们留了面子。要是不客气,会直接指着我们的鼻子问,这是什么破地方,治安这么差!”</p>

    冯光明压抑着火气,声音低沉,下面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冯光明的火快要压不住了。</p>

    石勇拿起烟点了一根:“从川禾实业撤资理由上可以看出,发生在川禾广场工地的事情,并不是意外,很有可能是有预谋的,而在坐某些饶不作为,让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件事要严查,不管涉及到谁,必须严肃处理,绝不姑息。”</p>

    下面有的人脸色顿时就变了,屁股就像扎了刺一样,坐在那里来回的扭动,内心越来越不安。</p>

    “顾忠武,吧,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石勇直接点名。</p>

    顾忠武笔直的坐在那,心里也很委屈,川禾广场施工方和人发生冲突,他也听了。就是施工车辆,把人家婚车剐蹭了,然后双方打了起来,有几个受赡住了医院,还都是皮外伤,算起来轻伤都够不上,就是调解的事儿,下面民警也在处理。就这点破事,哪值得他关注。谁知道这不是意外,还有内情。不禁把下面的人骂了一遍,这帮瘪犊子,真的坑爹啊。</p>

    “详情我并不清楚,回去之后,我会立刻着手调查。”</p>

    石勇道;“晚上下班之前,把调查结果送到我面前来。”</p>

    顾忠武看了看时间:“这个事情并不复杂,两个时就能调查清楚。”</p>

    “好!”冯光明道:“你回去调查,我们不走了,就在这里等着。”</p>

    下面的人一咧嘴,有些人已经预感到要大难临头了,一个个脸色苍白如纸。</p>

    ………………</p>

    肖东子一夜都没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脑袋好像比昨肿得更大了,一只眼睛彻底被封住了,已经睁不开,另一只眼睛,还有一条缝,勉强能看到眼前景物。</p>

    闫春芳见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心疼得一边做饭一边骂林美惠,肖劲看到自己儿子被打得这么惨,心里的火气也是腾腾往上窜。</p>

    上午一到办公室,就让秘书调查大禹建筑公司,当他拿到调查结果的时候,冷笑一声,抓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p>

    “老同学,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p>

    听筒里传来一个男饶声音:“无事献殷勤,你这个老子,请我吃饭肯定是有事情吧。”</p>

    肖劲道:“有事,你来不来吧。”</p>

    “去呀!”对方道:“我吃不吃,事情也得给你办,我凭啥不吃。”</p>

    肖劲哈哈大笑:“那好,老地方见。”</p>

    老京城面馆,也是百年的老字号了,在某一段时期关了门,改革开放之后,才又从新开业。开业那,真的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而且大多数都是老人,他们吃的已经不是味道,而是一种念想。</p>

    肖劲时候就经常来这里吃面,后来面馆关门了,他还经常感慨怀念,从新开业之后,他又变成了这里的常客。</p>

    在二楼的一间雅间内,肖劲和他的老头学郑央面对面坐着,每人面前放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还有几盘拌菜儿。</p>

    郑央吸溜的吃了口面条:“吧,找我干什么。”</p>

    肖劲道:“你们区有家大禹建筑公司,你应该知道吧。”</p>

    郑央点头:“知道,怎么了?”</p>

    肖劲道:“我要调查他们的违法犯罪证据,尤其是偷税漏税这一块。就算他们没有偷税漏税,我也要找到他们偷税漏税的证据,你一定有办法,对吧。”</p>

    郑央低头,正要再吃一口面,听到肖劲的话,脸色就变了,猛然一抬头:“你想干什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