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从天上来 > 第110章 更多
    宋云歌正在练剑,卓小婉无声无息来到一旁观瞧,她现在已经开始练逍遥剑诀。

    脚步声响起,一个青年匆匆进来,抱拳道:“辛师叔!”

    “什么事?”辛不离皱眉看一眼他。

    这青年相貌平平,身材中等,唯有一双眸子寒光迸射,让人无法忽视。

    “秦一周师兄被害。”青年沉声道大罗城百里外的峒兴城。”

    “秦一周?”辛不离脸色微变道:“云天宫干的?”

    “是。”青年缓缓点头:“云天宫的刀法,到底是不是云天宫干的还不能断定!”

    辛不离咬牙道:“好大的胆子,这是要报复了!”

    “峒兴城,师叔,我去看看吧。”宋云歌道。

    他也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云天宫干的,还是有人趁机兴风作浪,给两宗火上浇油。

    越在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

    他恨不得灭掉云天宫,对云天宫的杀意最浓烈,却没有让情绪左右自己。

    辛不离看向他。

    卓小婉轻声道:“还是让宋师兄去看一下,找出真正的凶手。”

    “你现在出去……”辛不离迟疑,摇了摇头:“不妥当。”

    宋云歌道:“不如让人护着我去。”

    他其实也担心。

    现在云天宫必杀他而后快,知道他出城,一定会出动刀侯境高手。

    他绝不是对手,需要剑侯保护。

    “好!”辛不离点头。

    他其实也担心是不是有人兴风作浪,不管怎样,云天宫是要对付,可也不能被人戏耍,借刀杀人。

    “马上便出。”辛不离沉声道。

    宋云歌抱拳便走。

    “出了城,自会有人接应你。”辛不离道。

    宋云歌道:“我换过衣裳便走。”

    需得再换一件袍子,为了练剑穿的是紧身衣,自然是不能穿出去的。

    他回自己小院换了一件青衫,将头披散下来,遮住半边脸,步伐与气势顿时一变,宛如换了一个人。

    他这般举止,即使是冯晋也不敢认他,更别说别人。

    他现在变换气质易如反掌,随意取出一份记忆,便换成了另一个人。

    出了大罗城,飘飘往北而行,一百里对天外天高手来说是很短的距离。

    他刚刚出了十里,便扭头笑道:“罗师叔,还是你!”

    敏锐的直觉下,他能感应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便是罗士英。

    罗士英飘出树林,笑眯眯的道:“还是我,还有6师侄。”

    6少冲从另一处飘出来,轻颌,然后再次隐入树林里。

    宋云歌抱抱拳没多说,直接赶路。

    罗士英也缩回去,躲到暗处。

    宋云歌放下心,沿着天阴河往下,百里远一会儿功夫便到了。

    一路上毫无波澜,平平安安达到了一座小城峒兴城,虽然平安抵达,他已然出了一身冷汗。

    一路之上,数道刀侯的目光掠过自己,却又缩回去。

    但他能笃定,这些刀侯必然看到自己了,也会怀疑自己。

    只是他们可能心有顾忌,或者有罗士英与6少冲的威慑而没能动手。

    他进入峒兴城之后,按照天岳山的暗记,来到一间宽阔的院子。

    峒兴城大街开阔,繁华热闹远不如大罗城,但因为仅仅有百里远,在大罗城辐射范围,所以也沾染繁华气息。

    大街上人们来来往往,脚步徐徐从容不迫。

    这间宽阔院子便临着大街,门前人来人往,他敲门之际,来往行人看都不看。

    大门被拉开,一个朱袍青年看到是他,轻颌:“宋师弟,进来!”

    宋云歌抱拳肃然:“孟师兄。”

    朱袍青年孟抱抱拳:“听闻宋师弟你的望气术是一绝,来看看吧。”

    孟并不是大罗城的四灵卫,但宋云歌这一阵子所做所为,已经在整个天岳山弟子口中传得沸沸扬扬。

    所有天岳山弟子都知道宋云歌的望气术是一绝,能看到怨气,捉到凶手。

    宋云歌转过照壁,穿过百花绽放、争奇斗妍的花圃,挟着淡淡花香来到大厅里。

    大厅里已然站了数人,都是天岳山弟子,看到他进来,纷纷投来好奇目光。

    宋云歌抱拳环拱一礼,来到躺在地上的一个青年弟子身前。

    他扫一眼这青年弟子,即使闭着眼,仍能看得出双眼一大一小,鼻子微斜。

    这便是秦一周师兄,在天岳山内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傲慢无礼,冷漠不理人。

    同样是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卓小婉至少没有傲慢之气,礼数周全,不像他这般。

    所以他的人缘极差,但毕竟是同门弟子,也不会闹得太僵,只是别人少跟他往来。

    宋云歌打量虚空凝聚的怨气丝。

    孟沉声道:“宋师弟,能追到凶手吗?”

    宋云歌点点头:“能。”

    “那咱们就出!”孟哼道:“找出凶手,替秦师弟报仇!”

    宋云歌看一眼众人。

    “怎么?”

    “孟师兄,所有人一起去?”

    “报仇自然是人越多越好。”

    “……”宋云歌皱眉沉吟:“还是人少一些为好,待确定了凶手,再决定怎么报仇。”

    这些天岳山弟子皆剑圣,至少比自己大十岁,甚至二十岁。

    天外天高手衰老缓慢,三四十岁也如年轻人无异,宋云歌知道这些师兄们的年龄,都比冯晋大。

    “你是说……”孟迟疑。

    宋云歌道:“我担心那凶手已经被云天宫保护起来,至少是刀侯吧。”

    “……也对。”孟慢慢点头:“那就咱们两个去,如何?”

    “没有剑侯境界的师叔吗?”

    “黄子扬师叔在。”

    “还是请黄师叔一起吧。”

    “……我去请示一下黄师叔。”孟匆匆而去。

    片刻后,孟身边跟着一个削瘦矮小的中年男子,睡眼惺忪,一幅大梦未醒状。

    他揉着眼无奈的道:“扰人清眠,你们这些小家伙也真能折腾。”

    他睡眼惺忪的扫向宋云歌:“何必找什么凶手,杀几个云天宫弟子便是了。”

    宋云歌道:“有劳黄师叔。”

    他知道怎么应付这个黄子扬,绝不能跟其讲道理,否则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走走走。”黄子扬摆摆手:“赶紧完事。”

    宋云歌迟疑。

    “又怎么啦?”黄子扬没好气的道:“磨蹭个什么劲儿!”

    “黄师叔,只有你一个?”宋云歌道。

    “我一个还不够?还要几个?”黄子扬失笑道。

    宋云歌摇头:“你一个不够。”

    “这峒兴城云天宫也只有一个刀侯!”黄子扬道:“老冤家了。”

    宋云歌摇头:“师叔,我这次过来,恐怕跟来了几个刀侯。”

    “……明白了!”黄子扬一下明白,惺忪睡眼瞪了瞪:“那就再找两个剑侯!……稍等。”

    他化为一道风射出去。

    众人纷纷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