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道歌 > 第四十六章:道身
    道衣破旧不堪,散发淡莹莹的金色光辉,双极神图浮于面上,流溢着无名的道力,虽有遮天之力,但面上的破洞与补丁着实破坏了美感,可观望的修道者没有一人小窥其威能,连阴冥山主,这般玄道的存在都无从下手,可见出手之人亦在其境界中。

    “师弟既然来了,就不要藏头露尾,你想保这小鬼,就要拿出真本事了”段子狱双目汇光,如同两束烈阳,在四周来回扫视,他目光停在一方虚空处,掌心涌现出一团黑光,袭了过去。

    黑光爆裂,化为百道黑矛冲天而起,把这方天地都渲染成了一片黑寂,其矛体更是有鬼面浮现嘶吼,不止凡人,连灵道修道者见到,都心生畏惧,神魂颤抖抑制不住的悲鸣,放佛经历过几世轮回苦楚。

    而那虚无的空际中,一抹异色金光扫过,有慈悲之相的圣者虚化出来,他面露怜悯之意,展开金光圣域,接纳了这些黑矛,没用多时,这些黑矛便圣洁无暇,变化成具具鬼身,消弭于天地之中。

    “冥鬼百矛,皆由灵道之魂构造,师兄你又造无边杀孽了”金光之中,一个侧骑灰鹿的男子出现,他面容绝美,衣衫无垢,垂落缕缕晶莹白发,绕着一股清光,手中持有一把宝光珠算,更令人惊异的是,他眉心慧光化轮,悬浮脑后,内传诸圣禅唱之音,是生有大智慧之象。

    “是罗道长吗?”云辰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他熟悉那褴褛的道衣,十年来经常见到不会认错,是邋遢道人所穿,只是此男子他素不相识,不知是何方神圣。

    此男子一出现后,段子狱神色大变,冲着“望仙”崖彷徨四顾的众恭贺者喊道“哪位道友肯出手相助,我阴冥山日后定有重报”。

    “望仙”崖中一片寂静,但少时之后,还是有四名修道者冲天而起,飞向段子狱的身边,阴冥山与上界道祖有了牵扯,此仙门的承诺,足够得到他们的重视。

    “多谢四位的支援,事后请来我阴冥山一叙”段子狱先行承诺着,深怕几人不肯真正相助,他苦笑一声“没想我这师弟,天资卓越,竟然已到“道相天地”的层次,幸亏此番他只是来了一个道身,不然危亦”。

    “还请段山主告之令师弟所悟何道,身处玄道哪一境界,好让我等有应对之法”一位病态满面的男子问道,言语间极为慎重。

    “我这师弟所悟之道为山川之道,但境界便不好把握了,百余年前我与他相遇时,他快入道胎境,今日只来了一个道身看不出法力波动”段子狱认真说道,他差遣徐天青退到一边,省的受到波及。

    “山川之道啊!能借山岩之精助涨其威,我等尽量将主战场放在上空,以防他操控山岳”一名白发老者低语说着,他转向同身侧的一个头陀叮嘱道“苦心道友所悟烈风之道,天际伐斗于你有利,一会你尽量用道力压制那道身,我等共同出手,击灭对方,不让其显化道则威能”。

    几人相互商议,想出诸多可以压制对方的手段,对上这等敌手,他们确实需要小心谨慎。

    罗道人遥望云辰,无奈的叹了口气,十年来他早已把握此子的性子,知晓他不会善罢甘休,故此等其吃尽了苦头,感觉到跟对方的差距后才出手相助,只是他疑惑短短几月时间,为何此子有了这般威能,

    “别商议了,我此番前来不是为了争斗,不会耽误你们的登天盛事,只是带这孩子走而已”罗道人不理会他人的想法,驾骑着灰鹿,向“望仙”崖飞去,

    “走!此子杀我弟子成道天鬼,更是知晓一件通天仙宝的下落,怎能这般放过他”段子狱挡在罗道人前方,一副准备搏杀的姿态,而其余四人更是连施古法,封困了崖外的天地,不让任何生灵进出。

    “师兄你知道我不想与你动手的,可这孩子今日我必须带走”罗道人出言劝道,观其面上似乎存有隐情。

    “你幼年惨遭家变,是我将你带回谷内,求师尊收留,虽是你师兄,但待你如子,完全是看着你长大,过往朝夕相处之情,你就这般报答于我吗?”段子狱毅然说着,一点也没有退缩半分的意思。

    “师兄你于我有恩,我此生莫忘,但追溯因果,当日肆虐我村落的厉鬼,是师尊放养造成的,此恩此仇我一直在心间计量,如不是师尊遭天劫所化,我怎能放弃执念”罗道人直言不讳,道出了原委。

    “放肆!师尊的功绩岂容你这孽徒来判定”段子狱怒气难消,他口吐一瀑黑水,淹盖周天,溢出腐蚀之气,让周遭山岳上的植被尽数枯萎,恰逢此时,天都城守护之阵重启,挡住了这股气息的倾入,否则下方凡人,将会化为白骨,血肉消弭。

    “还是这般冥顽不灵,视生灵为草芥”罗道人掌中珠算抖动,身上灰鹿也同时嘶鸣一声,从大地之中引来山岩之精,包裹黑水,让其慢慢凝缩,成为一个巨大的石球。

    “困你黑渊魔水百日,以示警戒”灰鹿双角射出仙光,击向不远处的山体,使那座雄伟的巨山衍生华光,腾空而起。罗道人双手舞动,隔空施法,刻画一方无名神图附着在石球上,随之操控飞落巨山之下,被巨山镇压,等待百日后释放。

    “好强!哪怕领悟道相天地也不该这么强,这道身没有衍化道域,那原主人不可能是道域境的盖世强者啊,可为何能将段山主的成名术法,这般轻易镇压”相助的四人目瞪口呆,被这种通天手段所折服。

    “好手段!你游世多年,不退反进,不怪师尊死前可惜你的天赋”段子狱冷笑着,他冲发呆的几人说到“坪山道友可去“望仙”崖擒住那小鬼作为质子,我同其他道友牵制这道身,不然以我师弟那山川之道威能,一但身融大地,道域强者都不能追上半分”。

    白发老者听闻,直冲向“望仙”崖而去,其余四人则飞向罗道人,进行搏杀。

    罗道人情绪依旧毫无波澜,他跳下灰鹿的身躯,任由其冲入地面消失不见,自己则迎上前来的四名玄道高手。

    “风无相!万化万相”头陀苦心双手舞动天地风精,他以大法力配合自己身所悟之道,拟化一个风之法域,顿时让漫天幻化出各类风禽,有鹏,有凤,有鸾。虽不如道域十之一二,但依旧威能盖世,天象动乱。

    “好灵法,如苦心道友踏入道域境,那岂不是相由心生,万灵皆可拟化而出”段子狱妙赞一语,但双手并未停下,他捏出一个古手印,面露出俯仰尘世的神态,望向罗道人的。而在此时,天象暗沉,一张城池般巨大鬼面透过云层,观望着段子狱所望的方位,观其神态,两者如出一辙。

    其余两人见此,也不甘示弱,一个眉心裂出血痕,生出诡异的白目,所散发的神光,让烈阳也为之暗淡。另一个赤裸上身,露出麒麟纹身,如海的灵力正翻涌进入纹身中,霎时麒麟纹身绽放异彩,一头血色麒麟活化过来,奔跑在虚空之中。

    “不愧为玄道高手,这般手段,真是吓到老道我了”绝美的罗道人,言语极为畏惧,但神色却依旧玩世不恭,他拨弄珠算,一根根晶莹玉丝,从珠算内射出,分别袭向四位高手所展露的术法。

    玉丝射入风之法域,并未掀起风浪,各种风禽视它为无物,但头陀苦心,却心神出现了异样的感觉,似乎这法域由他与别人共建而成,分出了一些掌控之权,但各中原由却根本说不清道不明。

    “这道身有怪,根本不像领悟山川之道所聚”头陀苦心百思不解,但身为玄道高手,没有一个不是经历大风大浪,踏着生灵尸骨前行的,他只是筹措了一下,便斩断心中执念,操控着万千风禽攻向罗道人,要抢占先机,先发制人。

    风禽万化,皆是世间不可见的仙禽古兽,有五凤盘空,有遮天巨鹏,每一个都流露风精灵力,翼展间让大风滚滚而动,风力聚化成刃,可灭破世间万物。

    “浮天青鹏,连这种稀有古灵兽都有,可见你确实见过此兽,不然也不能拟化的这般惟妙惟肖”罗道人指点飞来的风禽,一点也没有把即将到来的危险,放于心上。

    “怎么可能?”众人大惊,漫天风禽飞游苍穹,避过了罗道人,没有流露一丝风之力进行攻击,而天际的鬼面,却遭受其害,受到众多风禽合体一击,劈为两半。

    “他移转了风禽攻击的对象,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苦心呆滞的梦呓着,身为施法者的他,远比外人更能明白这种手段的诡异之处,正同他自身操控攻击的目标一般,一切行云流水毫无滞怠。

    “一些古老的幻法也能迷惑他人术法,是他掌握了这种古法吗?”一脸病态的中年男子疑惑的问道,他望向直飞而来的血麒麟,心头生出危机感。

    “若泽道友快闪开,这麟兽有变,恐怕要攻击于你”另一位玄道高手高呼着,他极力想散化此法,但不见奇效,只得从中干扰,阻碍麒麟的飞行速度。

    血麒麟踏蹄空际,周身黏稠的血气污浊一切近身的事物,白云触之转红,风禽碰之化血,都在转化为其本身之力,增添着其仙法威能,它口中喷洒血雨,穿透虚空,直击若泽而去。

    “来的好”若泽得到己方的提示,瞬时脚下生风,极速避开而来,但他并未固守,眉心的白目,刺出让日月之光都黯然的神芒,击穿了血麒麟的肚腹,使之不再追击而来。

    “望仙”崖上,坪山道人也在此时解开封禁,他纵身飞了进去,瞅向被道衣保护的云辰,随即伸出一只蜡黄的老手,掌中浮现一个须弥的小世界在流转,耀射接引之光,要将其与道衣一同收纳其中。

    众人大感惋惜,这般一个天资卓越的天才一旦受擒,下场将会无比凄惨,谁让他得罪的势力不同凡响呢。

    云辰身动,意图往后方奔去,可还未前行几步,原先站立的位置,一头灰色神鹿,从崖体中飞出。

    灰鹿双角变大,头颅一拱,角尖荡飞耀射而来的接引之光,它冲云辰额首,示意他坐上来。

    云辰没有丝毫犹豫,跨身骑上灰鹿,随之与其一同融入崖体中,消失不见。

    “道身两分,怎么还这般强大”坪山道人晚上一步,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一人一鹿消失,他可没有那等能力,能在大地中,追逐一个山川之道的道身。

    “我懂了,那灰鹿与道人并不是一个道身,而是两种不同的道显化的道身,一个为山川之道,另一个则是具有大潜能的道”树老大惊,被对方的天资所折服,其声大了几分,让所有修道着听的分外清晰。

    “两种道!”与罗道人对峙的四人也瞠目结舌,在玄道体悟两种以上的道,这等令人惊艳的才情,一个星域也不见得能有上几个,而如今他们正好与之对敌。

    “师弟,你这道身,莫不是与师尊所想的那般,身具因果潜能”段子狱严肃的望向拨弄珠算的罗道人,想要求证心中所想。

    “欲知过去因者,见其现在果,欲知未来果者,见其现在因。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师兄你该醒悟了!”罗道人脑后的慧轮,闪耀着智慧之光,他的目光深邃而又淡然,似乎看透了段子狱的前世今生未来,每一语都让其神魂颤抖,心障迭生。

    <span ss="read-author-name">小辰叔说

    又是大章节、多多支持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