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道歌 > 第四十七章:何为天道
    “我不信!我不信!你废除了师尊所传授的诸多宝典法录,为何还能有此成就,参悟出身具因果潜能的第二种道”段子狱乱发飞舞,魔心相生,表露出不甘、怨恨、羡慕等诸多情绪。

    “我执着于你之恩,师之恨,放不下因,也结不了果,直至师尊遭天劫所化,我游遍各洲,自修其法,方才透彻各种玄机,成就这神算之道。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师兄你天资不弱,为何不追求大道长生,非要像师尊一般,妄图复兴古魂宗,再度涂炭生灵万物呢”罗道人言语真诚,以慧光照耀段子狱,给其心间净出一片自心之地,不愿对方再度沉沦。

    段子狱身躯一抖,震散心间的慧光,他怒斥道“我心念根深,岂是你区区导化之言所能动摇的,师尊的宏图不配从你这孽徒口中说出,你给我闭嘴!”。

    “难道你与师尊还不明白,古魂宗受诸多因果加身,有已逝众生怨念所阻,根本就不可能复兴,除非你等放弃与其牵制因果的术与法,不然只是白白损耗一代又一代的天资门众”罗道人不甘放弃,接着劝导着。

    “与我谈因果”段子狱讥笑着,他道袖一挥说道“你只派道身前来,不还是没有放下对我的因果吗?怕真身又生恩怨之念,断了你这神算之道的前途,等哪日你敢直面于我,再来说这些吧”。

    “万灵皆活于因果中,谁也无法超出,你以为我带那孩子走,光是念及我与他之情吗?”罗道人惋笑一声,他望向不远处,骑跨灰鹿而来的云辰轻叹道“你断百万战魂轮回之路,他等之念皆寄托那孩子身上,如我不好好教化于他,日后你与那道祖之徒能免了这份纠缠吗?”。

    “哼!一个不成气的小鬼,能有何作为,就算他魂体超绝,日后大道路上争锋,你以为他能追上我徒半分吗?”段子狱自信的言道,其他前来相助的修道者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徐天青之资,他们深有体悟,在下界便能如此不俗,一旦上界受教于道祖,便如鲤鱼化龙,遨游四海,翻云覆雨,让诸多绝世天才望尘莫及。

    “哈哈!徐天青的才能我已领教过,不得不说真是差,连我这等未入道途的鬼魅都应对的这般困难,注定日后与人争斗,将成为长生大道路上的枯骨”云辰翻下鹿身,站到绝美罗道人身前,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他真的没有想到罗道人会一直惦记他的安危,早早赶来,此恩此情他难报万一。

    “小术尔,鬼魅之能焉能跟我徒的天资相比”段子狱面露鄙夷之意,如今云辰已到罗道人的身边,他等也很难擒住,只得用言语相激。

    “鬼魅之能吗?”云辰内视魂体的神秘之影,顿时有一种敢与天比高的气概,他不认为庞大的魂力与天鬼魂源,会凝结成一个无用之物,只是这东西太过神异,涉及天地禁忌奥秘,他根本理解不了。

    “无言以对了吗!我知晓你满镇被屠心生怨恨,但我徒即将登天成仙,你别说报仇了,就是瞻仰仙容的机会,此生都不会再有了”段子狱嘲笑道,周围的修道者也露出笑意,一个凡人妄图去追逐仙人,他们只当是一个美好的笑话。

    漫天的笑语声传向四方,连罗道人也默声不语,无形中认可着此事,云辰紧咬着牙关,魂力在魂体中沸腾,而那沉寂的神秘之影,却兴奋异样,开始吸纳着不受控制的魂力。

    “修道体质超凡又如何,我认为一个生灵的成就,不会止于他的体质,而是止于他的心。我有雄心敢跟万道平齐,不受天地束缚,任你体质超绝,到头来只能在过去倚望我之神采”云辰神态坚毅,决没有因为段子狱的只言片语便看轻自身的潜能。

    “无知小儿!与道平齐,这番自大的妄言你也敢说出,你懂什么是道?懂什么是天吗?”面色病态的男人讥讽着,他等玄道之人,悟道不易,哪一个不是穷极半生之力,得见大道真谛,岂容一个小鬼这般轻视。

    “凰希道兄勿恼,这般不知所谓之人,日后难有大成就,别看他如今魂体不俗,指不定连凝聚命魂那一关都无法过去,更别提体悟万道了”坪山道人冷言相向,句句针对云辰。

    云辰毫不恼怒,只是淡然笑了笑,磅礴的魂力开始冲击四方,震散了远处飘来的白云,他款款的说道“也罢!一味的深藏自己,反而助涨你这等井底之蛙的嚣张气焰,今日我便打碎你等傲气,看看我与他徐天青究竟能不能相比”。

    云辰耸立半空,气态不可动摇,其头顶凝现一轮神圣皎月,散发暖人神魂的柔光,有洁白的魂力正缓缓从他魂体额心喷涌,每一分都流露无暇之感,耀出淡淡白芒,似大地初乳可洗涤生灵受损魂魄,根本不像寻常鬼魅那般有着死极之意,反而极尽孕生,充满勃勃生机。

    魂聚成海,遮盖了整个天穹,仿佛仙云朵朵,祥瑞至极。这是云辰第一次把魂力暴露在世人面前,以往他都是以不灭灵光为攻击手段,隐藏魂力于魂光中,不让他人探视一二,一直隐藏自己的后手。今日他想破了徐天青的道心,给其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故此暴露出来。

    “魂力如海,盖压天地,专修真灵之道的灵道高手,都不一定有这般浑厚的魂力,他不是未入道途吗?”众人皆被惊住,连罗道人也望着那魂力汪洋,一时失了神。

    “不对!魂力无暇,蕴含神韵,不是普通鬼魅所具备的神象”段子狱双目生光,凝化两轮璀璨神日,刺入云辰的魂体。可神日入体,如同卵石沉海,顷刻间消失不见,而他的神态也随之惊悚万分,直摇头呆叹“怎么可能!我乃玄道高手,精通御鬼之术,哪怕其魂力如海,为何无法探视本源”。

    “望仙”崖上飞出众多修道者,他们皆看向那浩瀚的魂力,有的流露惊叹,有的极为不甘,任谁都知道修行真灵之道,可为同境霸主,为各方仙门魔派推崇的主扶持对象。

    但此道修炼极难,任其魂力慢慢孕养,可能穷极一生也无法到达高手的层次,除非吞噬天地奇宝,或一朝得悟,否则绝无捷径可言。

    “有何的,只是天生魂力浩瀚而已,就算你日后成为真灵修道者,可还是难追徐贤侄一分半厘,别忘了你等的起点与天资就不在同一条线上”坪山道人依旧语气强硬,极力推崇徐天青的天资。

    “魂力只是一种手段,这并不是我傲视徐天青资本”云辰坦然说着,随之把魂海凝缩成白日收纳入体,他闭目不语,把磅礴的魂力,主动融入那神秘之影中,用来刺激魂火的催生。

    “大言不惭,今日我就看看你有何……”坪山道人还未说完,便倒吸了一口冷气,神情愕然呆滞住。他看到云辰周体名亮,有一簇焰色洁白的火焰在其肚脐脉轮上跳动,那白焰的火体比之仙焰还要圣洁,透露出一股不朽神韵,隐隐还可耳闻有弥音在禅唱。

    “孕生魂火,至圣无暇,他竟然以凡俗之身做到觉醒一魂或一魄,那岂不是有机会在脱胎境之前再点燃几簇魂火吗?”有专修真灵之道的强者惊呼道,可众人还未品酌这话中的含义,便看到云辰的体内,又有三簇魂火在三处脉轮上燃起。

    “我看到了什么!”众人集体瞠目结舌,痴呆的注视着场中的男子,只见其魂体内,一簇又一簇的无暇魂火浮现,散发着不朽的光辉,宣夺了天地的主权。

    云辰涉世不深,不晓得于凡体之境点燃魂火是何概念,那是古今无一的资质,天可妒、地可忌,不弱于任何仙体、道胎,根本就不可能存于世间之中,因其涉及了天地大秘,被规则所不容。

    “难道万古流传的事情是真的,真有先天魂火自生者在尘世间轮回”满发绿叶的树老,述说着一个万古甚少人知晓的秘闻,连他自身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魄无命不生,命无魄不旺,他命魂补全,三魂七魄皆以觉醒。此等天资,万古罕见,莫说无上道祖,连混沌真仙也会降下身份,收其为徒,了不得、了不得”那位真灵之道高手羡慕的说道,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怀疑他的话,真灵称霸,这是万古不变的定律,因其通天手段无法抵御,可直创神魂与元神。

    远处的徐天青眉头紧皱,微咬着下唇,一脸怒意的瞅着云辰,他双耳抖动,隐约听到了周遭修道者对俩者的天资评判,此等天资高下立判,确实比他只强不弱,连真仙都会意动。

    “小云辰,你可蛮的我好苦啊”罗道人笑逐颜开,但眼眸中又透出一股顾虑,如云辰资质平平,以后难保不能平息心中仇恨,可如今真灵之道对他毫无难度,只恐日后的修道界,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罗道人见谅,各种缘由,容我日后再相告,上天既然给了我这个复仇的机会,我也会牢牢把握的”云辰直视远处的徐天青,直言不讳的说道“徐天青!因果相生,你与我争斗这只是个开端,我迟早拿你满族血肉真魂,祭奠我南山镇的所有乡民”。

    下方的徐氏族人听到此话,身体不自主的颤抖不止,跌坐地面,他等还没机会解说自己的无辜,便被打上了必死的烙印,这是一种多大的深仇,屠尽满门方能泄其恨。

    “魔障!你还未入道途便如此大的杀性,一旦成了气候,将是所有这方界域内的生灵末日”段子狱款款说着,以云辰的言语为根,把其定位成邪魔,随后又极力向罗道人劝说道“师弟你秉持因果之道,难道不理解今日你救这小鬼离去,日后将有诸多因果加身吗?”。

    “天大的笑话,你徒屠我全镇生灵时,怎不见你这般定位,何况徐氏一族仗其威势,嚣张跋扈,为祸一方,相信天都城有不少人受过其苦”云辰指向段子狱怒斥道“你别以为自身能超脱于外,天道循环,自有定律,百万战魂因果尽加我身,我曾承诺摘你头颅,送入太幽之中血祭”。

    “哈哈!天道循环!只有你等凡人以为天道有序”段子狱捧腹大笑,指向苍穹说道“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只会庇护我等尊道修道生灵,哪怕有盖世魔头血屠一个凡尘世界,都不会有天道降下报应,这才是真正的天理正道”。

    “天道不仁,为何将万灵生于世间上,你我皆为天道产物,他不可能不一视同仁”云辰言语有些激动,幼年时其父经常对他叙述生命的不易,从小他就感恩天道将他诞于世间上,这就好比有人告之云继海乃是杀他真正双亲的凶手一般,他实难接受。

    段子狱狡诈一笑接着言道“你若不信我之言,可问向你身侧之人,他这道身具有因果潜能,对天地的理解极深,你看他如何解释”。

    “罗道长,天道真的如他所言吗”云辰询问着,语气中含有了一丝请求。

    罗道人频频摇头,敬畏的说道“天道无常,天道无情,包容万物,游离其外,无善无恶,无是无非,无恩无怨,无喜无悲,这正是想让我等自由活着,不受其束缚,乃是大恩”。

    “游离其外,不定规则,可世间多是弱小之辈,真的只是任由强者欺凌,有恨不报,有怨不偿吗?”云辰昂首望向天际,双拳紧攥着,他本以为今时这番机缘乃是天道所定,让恶者偿还罪行,可没想一切都是空相,天道只是在俯瞰,没有任何作为。

    罗道人看到云辰眸中的黯然,随之面色阴沉轻言道“师兄此法太过卑鄙了,你想毁这孩子的道心,留下不可磨灭的恨天烙印,你让他日后如何体悟天心,领悟万道”。

    “我所言非虚,周围众多的修道中人,都认同我的理论,是你自身想欺瞒这个小鬼,让其一直活在懵懂之中”段子狱肆意狂笑着,他此计已然得逞,云辰心神出现裂纹,任其发展下去,将会抗拒万道,前途具毁。

    “段山主所言甚是,我等修道者掌有替天行道之权,你前身乃是凡俗之身,自当顶礼膜拜我等,逆我等就如同逆天,无怪天命所定你满镇被屠”坪山道人也配合说道。

    “胡言乱语,照你这般言说,我等与魔头无异,如何配得那逍遥自在的“仙”之称号”罗道人怒视相对,如山岳般的威压,惊的坪山道人后退几步。

    “既然不入道途,皆为刍狗之辈,天道你为何还将我等诞于世间之上”云辰仰天一啸,有心替天地间的普通生灵质问一句,却又遭来不少修道者的嘲笑。

    “存在即是道理,天道之心不可妄测,小云辰!这要等你日后成就无上大道,再去追寻的至玄之理,现今不要生出执念,断送前途”罗道人察觉云辰心神的动荡,只是差一瞬间便要心魔深种,难悟大道,他轻吟净魂梵音,脑后慧轮也一同传唱出诸多圣者大义,采撷这古来圣贤之力,抑制那崩坏的道心。

    “存在即是道理!存在即是道理!那我已存世间之上,便有资格问上一问,天道之心何在”云辰脑中回想家人乡民的死状,顿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焚断了诸圣禅唱,他生出一种不尊天、不敬道的气概,伸臂指向那空寂的苍穹处,大声质问道。

    <span ss="read-author-name">小辰叔说

    改了好几遍,才觉得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