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道歌 > 第四十八章:质问天道
    “今问天道,吾之幼妹,天性纯良,不谙世事,缘何遭人残杀,枉送轮回”。云辰臂指苍穹,出言问向那虚无之处,表露出一股不尊天、不敬道的姿态,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清晰传入了在场的每一个生灵耳中。

    “哈哈!问天,你有何资格问天,天道既生尔等在世间之上,尔等便要顺应天命,生杀皆掌握我等尊道修道生灵之手”段子狱闻得云辰的问言,讥笑着,想进一步破坏其敬道之心。

    “今问天道,吾之爱妻,品行端正,贤惠淑德,缘何遭人凌辱,自裁于世”。云辰不理外界喧哗,依旧质问着,他双目坚定的望着那虚无之处,没有丝毫畏惧之情,而他魂体内的神秘之影,也在此时生出感应,疯狂的吸收着那躁动的魂力。

    “疯了!疯了!天道超然于世,别说你这蝼蚁般的存在了,连那栖于混沌中的真仙,也不见得会让其降下天地意志,引出丝毫反应”头陀苦心一脸严肃的说道,他的话并未虚假,众人都不怀疑。

    天道不显这是常识,天不会因为你做了何事,而出现任何形态意志,哪怕你摧毁一个世界,亦是一样,至于是否真的有其意志存在,一直以来也是一个万古大迷。

    “今问天道,吾之双亲,与人为善,敬老恤贫,缘何遭人灭杀,魂入幽冥”。云辰的声音越来越悲切,心念上达天听,感化天地令其同悲,落下瓢泼血雨。

    他滴落着血泪,无法诉说那股伤痛,虽过去了许久,可过往历历在目心痛难平,神秘之影受其情绪感染,也颤颤而鸣,它射出一抹神华,把云辰心头所想画面,影射到虚空之中,让天道意志观看。

    影像中、残肢飞舞,万鬼噬魂,南山镇内一派惨相,云辰白发血泪仰天哭喊死去的亲人,而徐天青则俯瞰下方,淡然的观看这一切,这一切虽已过去,可但凡观看的生灵,皆能从那白发男子身上感受一种生不如死的悲切。

    “今问天道,吾之乡亲,质朴敦厚,为善为德,缘何遭人屠杀,魂飞魄散”。云辰止住了哭泣,他有心替万千死去乡民,问天一句,他们何罪之有,连真灵都泯灭了,怎会有来世的好报。

    云辰言语越来越激烈,浑身有不朽的圣洁之光在萦绕,魂力不再浩瀚,少了半数之多,尽皆涌入了那神秘之影中,供其形体显现。

    “你们看!天象无常,为何在大变”有修道者指向天际苍穹,那里彩霞翻腾,诸多神化异象在浮现,神光汇集成海,覆盖天宇之中,有万道之气在寰宇中弥漫,化为条条道河在流淌,一切都为天之神象,古今难见。

    这些只是起端,于无尽天宇中,有亿万规则光链显化而出,穿透颗颗天星,震落了不少星辰,从域外往此处赶来,人们耳膜巨震,隔着至少一个星域的距离,都听到了那天星爆裂的声音。

    “妄言!妄言啊!古今谁敢质问天道功德,他这般肆意妄为,会给我等带来灾祸的”众人恐惧中,但云辰依旧漠视不理,他慎重内视了一下魂体的情况。

    那神秘之影越发的清晰,有一只肥嘟嘟的肉手,拨开了他魂体内滋生的迷雾,指向天之边,似乎蔑视这天之神象,欲与天道博弈。

    “怎么可能,骂天之人古今不是没有过,不可能因为此事而惹得天道关注,而且这天之神象有些奇特,隐隐传出一丝天罚的气息”罗道人不解的沉声道。

    他观望苍穹的异象,神色异常凝重,手中的宝光珠算在自动拨动着,似乎在推算其根源。

    天际之上,浓厚的百色劫云在堆积,一片片盖压天地,如天河倾泻覆盖了万里有余,罗道人掌中的珠算骤然崩碎,他只是推算了一丝,便有莫名的神罚之力降下,略惩小戒,根本不可妄测。

    “天降神罚之力,绝对不会错的,是天劫成形的征兆,可这劫云为何是百色,而不是寻常的墨黑呢”罗道人看向怒视苍天的云辰,急切的言道“小云辰,这是天劫,来的诡异,我推算不出是何原因出现,你且勿要招惹是非,省的引火烧身”。

    云辰不予理会,依旧怒视那层层劫云,此刻在他眼中,这正是天道意志的降下,对他所言有异,想降下无边伟力,让其不敢质问。

    云辰黑发飞舞,冲入上空之中,他站立百色劫云下方,有一股伐天者的气概刺破劫云,他昂首指向云中,怒言道“今问天道,尔可敢以吾之道,取己之道,定化天地规则,让芸芸众生都可长生永在,不朽于世”。

    此语一出,天地大乱,有山川在抖动,有飞瀑在倒流,有四海在奔腾,有鸟兽在嘶鸣,诸天都在颤抖,引出十方精气压盖天际,连黑暗的无尽寰宇都裂痕遍布,似乎界面在崩塌。

    “呲~~”一道水缸粗细的红雷从劫云中,悄然无息的落下,它跟云辰擦肩而过,震碎了虚空,把浑厚的大地,轰出一个无底深渊,直冒黑色的焦烟。

    “天道震怒了!这小鬼竟然想代替天道,定化天地规则,实在犯了古来禁忌”坪山道人极速飞退,在远处叫喊着,天劫无情,不论老弱皆一视同仁,但凡敢留下自身烙印者,都为所攻击的目标。

    “你也算惊艳了!惹得天地震怒,要降下神罚之力,灭化于你,只是可叹你那已经觉醒的三魂七魄了。哈哈哈!”段子狱大袖一挥,卷起不远处的徐天青退离了此地,生怕天劫刻印他们的印记,一同遭罚。

    “呲~~~~”又是四道天雷降落,不过这次为白、绿、黑、紫四色,它们砸到了云辰周围的虚空,让那里化为虚无之地,可四散的余波依旧具有难以抗衡了威能,它波及了万古不倒的天都古城,倾塌了一片城壁。

    “你灭杀我,只因我质问这天道的不公吗”云辰怒斥道,周身有不朽的光辉在闪动,刚才就是这光辉保护了他,否则只是余波便可要他魂飞魄散。

    一旁观望的罗道人,急切的走来走去,他不能踏足那片主要地域,否则也会遭受其害,但想了想还是从衣袖中,抽出一方道台,扔了过去,随之言道“小云辰,此等天劫威能,你断难抗住,用这道台拖延一二吧”。

    道台直冲天劫中心的云辰而去,可刚一暴露在这片区域,罗道人的头顶上空,一瀑赤雷之河,携夹着禁忌之力,从那万里的劫云中落下,瞬间粉碎了这具道身。

    “罗道长!”云辰高喊,虽知晓这只是一具道身,但还是悲从中来,神罚之力太过伟力,只要是生灵皆可被其捕捉到生命印记,哪怕只是一角衣衫暴露在天劫下,也能根据无形的烙印链接,降下神罚。

    “天道!你不是游离其外,无善无恶,无是无非,无恩无怨,无喜无悲吗?为何会如此针对于我呢?莫不是你在怕!哈哈”云辰狂笑着,万道百色雷劫在其头顶显化,组成一个灭世天图,势要将其泯灭成灰,不存于世。

    “魂火自生者在尘世轮回,难道真的是天地不容,一旦其想踏入道途,便会有灭世天劫降临”树老领着诸多后辈在几百里外观看着,他眼眸浮现一丝惋惜,口中喃喃出令人所不解的言语。

    而此时、天都城的众多修道者皆以退离,都在远处目不转睛望着天劫下的男子,他黑发飞舞,桀骜不驯,依旧漫骂着天道的不仁。

    “云辰!”徐天青出现了难得的遗憾神色,他的道心已然留下了那个人的影子,除非日后斩灭对方,否则无法磨灭,但眼下的情况已经注定,他长生大道上终要留有遗憾。

    万雷化天图,封困天地十方,连一丝气息都无法流出,云辰紧抱道台,根本触发不了其破碎虚空之能,这天劫完全锁定了他,让虚空变得坚固不朽,无法轰开,使他寸步难行。

    “轰~~”万雷天图垂落雷海,轰塌了屹立万年的天都古城,灭尽了下逃窜的凡人,云辰紧咬牙关,对天道越发痛恨,如果只是针对他一人,便也罢了,可此番牵连了太多的无辜生灵。

    “天道!”云辰怒吼一声,调动着所剩的魂力,想拼一拼这天劫,可却发现下方的“望仙”崖中,有神光显现,飞出一道光柱,锁住了他的魂体,让其动弹不得。

    光柱内含神威,有圣泽流淌,未有一丝恶意传出,它如同一堵光壁,隔绝了开始攻击云辰的天劫,似接引一般,带着云辰飞入万雷天图中消失不见。

    “山中有灵,我察觉了一丝生命迹象”岩子海望着“望仙”崖出言说道,他为山妖一族的天才,对山地有着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刚才在神光显现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一缕微弱的生命迹象,在崖中出现,可当想寻找根源时,随后便消失不见。

    “此山有秘,估计是不想受到天劫波及,故此显化威能,送那小鬼入万雷中渡劫”段子狱庆幸的说着,但其面上有说不出的喜悦,这等天劫连他这玄道真人都有死无生,何况还是一个未入道途的小鬼,可以说他已然没有后顾之忧了。

    万雷内、云辰被光柱包裹,一直在往天劫的上方飞去,他紧抱道台,看着雷源中央。这里雷电纵横,霞光蒸腾,各色神雷不断游走,轰击着光柱的表面,更有天规地则化为天网,想要封住光柱,不让其逃离。

    可光柱伟力不凡,没有被规则之网阻隔半分,它轻轻一颤,震散了那张天网,阻隔一切雷能和规则气息,完好的保护了云辰的周身,否则单凭他现在的实力,瞬间便可化为尘埃。

    “到底要送我去哪里”云辰默默低吟着,抬头望向上空的层层劫云,他飞行的极快,无法看清周围真实的景象,几乎是转瞬间万里便过,但依旧不能穿透雷云,仿佛是有种伟力捆缚他在这,乱了这里的时空。

    雷源动乱,雷海一层接着一层出现,有时是赤色,有时是紫色、有时又为墨黑,被隔绝气息的云辰只能隐约感觉到,这层层的百色雷海,不是单一的雷能,可能是火炎、寒冰、木华的另外一种形态。

    “原来天劫中央是这样的,天道意志是否存在这里”云辰妄图在雷源中寻找到天道意志,可张望半天,这里除了雷什么都见不到。

    “嗶~~”一处雷海中,有奇怪的声音勃然响起,它夹杂着恒古意境,透过光柱,撞击着云辰的心神。

    还在思索的云辰望向声响来源,他看到无尽的雷电化为三只巨眸,在那里闪动,他与之相比,根本就是蝼蚁与天星般的大小。

    眼眸晶莹灵动,好似血肉形成的眼球一般,虽看不清是什么生灵的巨瞳,但那深邃的眸中,有极道雷电成印,执掌了天地不变的神罚规则。

    “眼?难道有生灵在天劫中诞生?还是天道借由天劫构建出意志形态,要灭杀于我”云辰动用魂眼,想进一步探究虚实,可发现雷海散发天威,让那里出现雷霞,彻底遮盖了那片区域。

    在三眼巨眸出现后,光柱也在瞬时发生了奇特的变化,它圣辉更甚,刺破天劫阻隔,撞散了一层又一层雷海,冲出了百劫雷海,直达天顶之上。

    <span ss="read-author-name">小辰叔说

    问道三篇,写的很认真烦请支持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