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道歌 > 第四十九章:天劫
    天劫之上,云辰被光柱带到了雷云之巅,他俯瞰下方,有无尽雷鸣在咆哮,声声撼人心神。他又四看一下周边,冒尖的绝顶山岳,在不远处出现,这种种迹象表明,他飞的并没有想象那么高远,只是天劫蕴有神秘伟力,拟化出一个特殊空间,让其遨游了一番,直到冲破百层雷海,才可冲出天劫的范围。

    “前辈既然救我一命,为何不显化身象,让云辰日后好可得报此恩”云辰暗想有高人相助,往虚空处作了一揖,他受此大恩,怎能不想日后报答对方。

    少时过后,除了震天的雷鸣声,四下依旧没有任何人影身象出现,云辰平身,刚想再接着言道,便察觉身下的天劫有雷电开始上涌,三道直冲霄汉的神芒,穿透层层劫云,射入那无尽寰宇之中,组化成一幅先天道图,欲覆盖而下,镇压罪者万世。

    “前辈……”光柱闪动,把云辰甩了出去,随之落入天劫之中,云辰大惑不解,可心中有滋生出极度危险的感应,他没有丝毫犹豫,趁着这短暂的天劫封困断开,他沟通起罗道人留下的道台,震碎了面前的虚空,构建出一个简易的空间通道,纵身踏了进去。

    就在云辰踏入空间通道后,他有意无意的往后斜看一眼,那天劫的雷云之巅,一对贯穿天宇的巨翼,四溢着百色混沌雷电,从雷云内浮现。

    这巨翼呈黒魇之色,根根飞羽比之巨山高岳还要雄伟,有百色混沌雷电在飞羽中穿行,它羽纹格外玄奥,似乎是天之印记的显化,道则清晰可见,无法被任何事物遮挡,展现出不朽之意。

    云辰不敢多望一眼,这巨翼流露的气息太过骇人,只是身形往那一显,便可使亿万里虚空颤裂,涌出混沌之气,回归一切始初,如同神祗临尘,这方界面承载不住其威能。

    空间通道开始传送,四溢着破开万物的空间之力,承载云辰与道台,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他消失的一刹那,天劫雷海中,那贯穿天宇的巨翼开始上浮,半张非人非兽的面容,从天劫中探出。他三眼巨瞳,发丝为雷,有一对尖耳,朝天而长,额头不像寻常生灵,是红骨为肤,虽是丑陋,但流露着震慑众生的气息,好似天道真体现形,伏诛一切违逆之辈。

    怪脸面容无悲无喜,眉心的那只竖眼,有极道雷电化为天印,缓缓飘出,它透出巨眸,飘荡到云辰消失的地方,也随之消失了。

    天印消失后,怪脸闭上眉心竖眼,再次沉入天劫之中,巨翼也跟着一同进入雷云内。也就是瞬时,万里劫云雷鸣静止,颜色开始转白,化为普通的白云,向四处飘散。

    “哈哈!天劫消散,未见此子踪迹,定然是被神雷所噬,魂飞魄散了”得见天劫已退,远处的坪山道人大笑着,随之对段子狱言道“徐贤侄福泽深厚,连天道都在庇护,降下天劫,灭这魔障以绝后患,实乃幸事啊”。

    段子狱淡笑着点了点头,望向徐天青,轻言道“天道不可辱,这也是天青你登入大道之前的一个例子,你可趁机体悟大道神威,勿要生出不必要的执念”。

    有老奸巨猾之人,听话了这话中的意思,也十分赞同的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都在怕徐天青生出畏惧云辰天资的印记,坏了其道心。

    徐天青聪慧过人,瞬时明白段子狱的苦心,乖巧的行了一礼言道“师尊苦心,天青铭记在心,我定以那云辰为例,时刻敬畏天道,不负其恩泽”。

    “好!好!好!”段子狱轻抚黑须,满意的笑着,而一些十二巨的门修道者也趁机过来恭贺,似乎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一般,云辰、古城天都、天劫,都为泡影浮华,登天盛事依旧继续。

    “结束了吗?”被仙雾遮容的梦溪仙子,看着那消退的天劫,轻吟一语,可语气中流露着难以言明的惋惜之情。

    “师妹慎言,过去的已过去,那鬼魅天资再超绝,也已泯灭历史长河中,徐天青再罪恶滔天,可他还活着,这才是能我们应该重视的,勿忘了掌教交代的事”梦溪仙子身后,一个美艳的女子传了一段心念给她,很怕梦溪那悲怜众生的性子,惹出什么大祸。

    “此事师姐勿要再提了,掌教那日后我自会去解释”梦溪仙子轻叹着,她望向云辰刚才站立的地方,表露出一股自信的神采,如水的眼眸绽出炙盛金光,随之言道“我很赞同那男人所说的话,成就不是止于体质而是止于心,看到他我终于不再瞻前顾后,道心今时终通透了,定能斩断上天定化给我的天资,登临真正的大道”。

    美艳的女子赫然一愣,看着梦溪仙子头顶悬浮的仙葩,急切说道“师妹勿要生出魔念,你是我们羽化门的未来,断不可像那鬼魅般肆意妄为,摒弃天道恩泽”。

    “呵呵!自古朝闻道、夕可死矣,如不疯魔、焉能成活,天道赋予的虽好,但束缚与枷锁太多”梦溪仙子掩面轻笑道,跟之前的圣洁天女判若两人,惹这一些血气男子神情意动,比之极幻魔宗的舞一还要百媚生胶。

    “众位,梦溪有要事需先行离去,有得罪之处,还请包涵”梦溪仙子冲着众多修道者,委身一福,不理同门的劝言与旁人的诧异,脚踩一朵虚化白灵莲,荡着仙光涟漪,飘然离去。

    她笑意满面,轻骄狂傲,在飞离之前,散开了遮挡面容的仙雾,露出了惊为天人的容颜。

    “这……”不只男性石化,连女子都气虚浮躁,有了倾慕之情,虽然那容颜只露出了一时,但已深深刻画在所有人的心田中。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肤如凝脂,齿如白玉,连天上日月都为之钟情,为其绽放神辉,实在太过美艳,任何美丽的事物都无法与之相比,让见者此生难忘。

    “梦溪妹妹不愧天之娇女,光凭容貌便可倾倒众生,只是听说羽化门掌教有意将其与天青兄结为道侣,难不成又是好事之徒的传言吗?”舞一轻笑一声,把众人从那倾世容颜中吸引回来。

    众人皆向徐天青投来羡慕之色,不提那绝美的容颜,光凭梦溪仙子的天资,便可让不知多少天骄英才,为之倾倒,两者如要结合,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舞一仙子取笑了,此事我也听说一二,纯属无稽之谈,我虽有意,但恐怕梦溪仙子也未必看得上在下啊”徐天青自嘲一笑,他神觉不凡,刚才梦溪的段段话语,他听的不漏分毫,对他确无好感。

    羽化门的众人一听此话,都面色尴尬起来,他们来此的目的确实是撮合两人为主,未曾想到梦溪会抗拒羽化掌教之命,而刚才徐天青那一言,没有过多责怪之意,可结合道侣也确实没有希冀。

    为首美艳女子,怒视舞一眼,感慨此女手段之高明,只是一言,便让两家产生嫌隙,不会深交下去,见此她只得委身行礼说道“徐道友多虑了,梦溪师妹是想通了一些大道至理,故此先行离开闭关,若有得罪之处,小女子代为请罪”。

    舞一嘤嘤而笑,展现出女儿家娇媚的姿态,接着说道“梦溪妹妹还真是天资纵横啊,只是观看旁人遭劫便可明悟大道,莫不是她看透了各中的玄机”。

    众人品琢着舞一的暗示,心中都产生了各自的想法,如果梦溪真从那云辰体悟了玄机,就代表两人多少有着类似的想法,实在为天道所不容,注定会遭万道摒弃,道途具毁。

    美艳女子不予争论,极幻魔宗善于攻心,她越多说反而越乱,只得率领一甘门众,避让在一旁,看着徐天青被众多修道者包围。

    少时过后,段子狱看向天际的天梯,语重心长的说道“天青、天时不短了,你该走了,不然上界的前辈这般一直维持接引天梯,会生出事端的”。

    徐天青默默点了点头,也知晓不该再继续耽搁下去了,他冲众人一一拜别,随之飞天而起,落入那天梯之上。

    “上界、究竟是怎样一片天地呢?真是令人兴奋啊”踏入星辰组成的天梯上,徐天青神情格外激动,他一步一梯,衣衫掀起翻腾的永恒之气,没用多时,便来到极道仙光的根源处。他回首看望下方,生出无限感慨,尤其在云辰刚才质问天道之地,呆看了好一阵。

    “可惜了,我不能亲手斩杀于你”轻叹这一语后,徐天青抬脚迈入极道仙光内,消失不见。而随着他的离去,天际的神化异象开始虚化,天梯也缩了回去,被轰碎的虚空在自动愈合,一切都回归到了最初的形态。

    与此同时,畅游空间通道的云辰,也因为道台威能的消耗殆尽,从一处天际虚空中,跌落出来,徐徐降落在一座大山上。

    落入山中的云辰,没有丝毫的放松心态,他仰望上空,看到晴空万里的白云,便松了一口气,随之又踉跄的飞回半空中,寻找可以证明此处地域的景象。

    高空中的云辰,魂体忽明忽暗,睁开一对闪烁光芒的魂眼在四处张望,他面色有些微白,自从神秘之影开始自主吸收魂力后,他每一时每一刻都有大量魂力被吞噬,可就是这般他依旧没有放弃,在极力抗争,他需要这仅剩的魂力,否则在这大千世界,他没有丝毫的自保之力。

    观望许久后,云辰面对一座红岩山丘,露出了喜色,他自语说着“这里是火头山,往北数千里,就可回到南山镇,这应该是罗道人在道台中施了仙法,故意把我送回这个地方,好与他汇合”。

    确定了行径路线后,云辰笔直的朝北方全力飞去,可他没有注意到,在其头顶上空,一枚极道雷电印记,遮盖万空在灿烂生光,随之化入天地,引动了这方天象开始变化。

    风无形、云化相,极道雷电印记开始化入万物之中,使风开始如泥沼般,难以被穿透,云也如同白冰般,变得坚固不朽。

    云辰只飞了数百多里,便越发的飞行艰难了,他心头生出一丝危险的预感,虽是全力飞行着,依旧清晰的感觉到周围风向发生了骤变,有些封困天地的意思,跟不久前的天劫一模一样。

    “自古天劫逃避不了,就算有众多仙人帮助也是一样吗”云辰有些不甘,道台已经毫无威能,周围也没有什么仙家可以求助,他只能靠自身,不断强行突破着,索性这点天劫威能跟刚才有着云泥之别,他可以抗之一二。

    有了求生的意念,云辰便越来越冷静下来,他施展不灭灵光包裹全身,在其身前凸显一些,变为钻刺的形态,开凿着虚空中的强大束缚,开始逃生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