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道歌 > 第五十章:先天道力
    风化气泽,如深海水压般,让生灵寸步难行,一群遨游天际的雁鸟,飞翔到这片领域,竟被活活捆缚在原处无法腾挪。万里云止,飘动的白云瞬息停动,固化成白冰,一片一片的往下掉落,砸断了山岳中不少的粗壮树木。日阳凝象,大日照射下的烈阳被凝化成实体,成为了层层金色光幕,变的坚不可破。以云辰为中,百里内的一切事与物都开始被天地规则封禁,连时间长河仿佛都要驻留下来,只待天劫慢慢成形,降下神罚。

    “我不甘,阻我入道途,趁我弱小之时灭杀于我。天道!你可敢给我百年时限,我定与你一争高下”高空中的云辰仰天一吼,震得万兽匍匐,大地都颤抖不止,他行径的道路实在太难,完全是凡人破冰而行的姿态,一直在用不灭灵光开凿虚空中的束缚,以往平和的万物,此时都成为了他的阻碍。可他无法停顿,因为天地规则已经锁定了其印记,只要瞬间滞怠,便会有无尽雷海降下,连大能者都无法逃过。

    七百里……六百里……五百里……

    不灭灵光镇守云辰的胸前,不断变换形态,遇日阳变为太罗天斧,劈开层层光幕,遇流风变为穿空神锥,刺破气泽阻力,虽起到的效果卓越,然依旧难逃天地规则的锁定。而此时云辰的状态也极为不乐观,他魂力流逝的极快,几乎快要被魂体内的虚幻之影,吸收殆尽,只能驱使魂能的不灭灵光来飞腾。

    “这神影究竟是什么东西?夺尽我魂源精华,难不成要经由我魂体,再生出一个天鬼不成吗?”云辰心神两分,一方面控制不灭灵光逃窜,一方面内视魂体内的神秘之影,他透过稀薄的魂体迷雾,彻底看清了那神秘之影的原态。

    一个人族形态的肥胖婴儿,抱卧在混沌之中,昏昏而睡,周围莹莹魂光化为祥云托浮着它。让人略显惊讶的是,这婴儿肌若白玉,神骨清透,周体华光流动,胎毛晶莹透亮,面庞跟云辰倒有几分相似,可眉心却烙有一枚白色焰火印记,阐述着不朽之意。他小口微张,吸允着四面八方飞来的魂源精华,好似幼儿在吃奶汁一般,如果有人细细听闻,竟可以从婴儿的口中听到,他在禅唱大道真意,每一字每一句都显得那么神异,包含着道源精华,幻化成道灵,伴随着他周体而饶。

    “道子”云辰观望婴儿许久,不知为何在心底冒出这样一个答案,他曾听苏崎讲过,天鬼与大道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此婴是吞噬其魂源而成,难保不是天鬼脱变而生,为另类的大道产子。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眼下已经无法顾及此婴了,需先找寻罗道长,脱离这天劫封定才行,可……”云辰魂眼生芒,望穿了苍茫天际,他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剩余的路途,英眉立刻凝成一团,展露出绝望神态。

    固然离南山镇只余千里之地了,可他却已倾尽魂能,而天劫的封困却越发神异不可测,连时间都有些缓慢流逝,似乎随时处在静止状态中,他根本不知道还能坚持到何时。

    “我之命,除了双亲谁也没有资格收走,天道!你要夺我真灵,就算真要消亡,我也要崩裂你显化的意志”云辰心中狠狠念叨,那不屈的意志再次被点燃,他努力回想在太幽之地的感悟,记起了于生死徘徊间的那种意境。

    “生为白、可为一切初始之起源”股股乳白的“液体”不断从云辰四肢百骸冒出,形态似气非气、似水非水,阐述了一种太初原始之意。周围有幕幕异象层层相叠,草木生长、生灵孕育、精气化形,万物初衍,“白乳”伴着这些生命异象逐渐聚拢凝现,随之化成一条白鳞小鱼,周游在云辰体外,成为道力的另立显化。

    这只白鳞小鱼顶长黑色小骨角,看着端是神异非凡,它以虚空为水、天地为池,刚一出现,只是鱼跃了几次,就荡开了天劫的封禁之力,把百丈内的一切事物恢复如初。

    “死化黑、可为太初万物之终焉”白鱼过后,云辰周体又涌出一股极致之黑的“液体”,依旧似气非气、似水非水,无法辨别其形态。可这“液体”一出,一种万物凋零之意,席卷了苍穹,瞬间磨灭了还未消散的生命异象。它如黑云朵朵包裹云辰躯体凝结而不散,转化成一条白角黑鳞小鱼在他体外畅游玩乐,追逐着白鱼前行。

    这黑鱼极是霸道,不等同白鱼温婉的荡开封禁之力,它直接展露终结道力,磨灭了周围再次逼近的封禁之力,仿佛要天劫意志为其消退。

    看着体外相互追逐的白鱼与黑鱼,云辰惊讶的差点愣在原地,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神象实在太过神奥,比之黑白双剑的威能还要巨大,连天劫都无法封禁。只叹他操控不了分毫,只能被动让其守护,而双鱼所形成的神秘力量,却又让他极为熟悉,只是一时难以忆起。

    “有这两灵相助,我将破开天地而遨游,天道!你捆缚不了我的”云辰振奋一语,一扫之前的绝望神态,展露出笑颜,随之驾驭着不灭灵光,极速冲向南山镇的方向。此时没有天劫的阻挠,他的速度比之顶尖凡道修士还要快上几分,如一艘太古神舟翩翩而行,荡漾着层层白色波纹,飞游天地之中。

    兜祁山脉……

    遍山古树拥簇,棵棵冲天而长,有百鸟落枝而鸣,凶兽树下酣睡,一条清透的潺潺溪水款款而流,贯穿着整座山脉,不时还蹦跃出草鱼食虫,滋润了万千生灵与草木。

    此地不仅古树世俗罕见,拥有数百上千的树龄,更有蕴灵老药长于山岩峭壁缝隙之中,常年吸食日华月精与地脉灵气,借由这些灵株,此山脉的木灵精气相较外界格外浓郁,处处透露着生机。

    溪水的源头地,一座凹形山谷中,浓厚的水灵雾气蒸腾不休,形似一条无爪蛟龙,覆盖了整座谷,让日阳无法照下。这里没有植被,皆是一些形态各异,蕴含水灵精气的嶙峋白岩,可略显诡异的是,此处竟有万千古兽蛰伏于水灵雾气中,有碧炎通体的火龟、灰岩附颅的山蟾、通体金铸的金羽鸟、十丈双翼的青狮、甚至连白象、赤背莽牛、地蛟这些外界难得一见的异种都有。

    更难得可贵的是它们流露的灵力气息,沉重如山,内藏着一股淡淡威压,似山岳般不可动摇,不时还聚气成形,化成本体的形态,几乎全都身处灵道范围内。

    但细细望去,这些异种山兽蛰伏白岩间竟纹丝不动,虽睁大瞳眸,但毫无生机神采,且每一头山兽的躯体都瘦骨嶙峋,像是被某物吸净了血精,夺去了生机。

    恰逢此时,水雾中央,一声痛苦的蛇鸣,直冲霄汉,袭卷了盘踞不散的水灵雾气,使之上涌归天,着实让谷内的景象清晰不少。这蛇鸣的主人,威能震世,不是灵道生灵可比,只是一吼便震碎了不少坚硬的巨大白岩,使其化为尘埃。

    而随着水灵雾气的渐渐淡化,一头紫鬃虎首八丈麒身的异种荒兽,逐渐露出了的形态,它四目殷虹,露着恐惧之态,口中蛇信不断伸缩,滴落着深紫的兽血。在其胸口处,一根透明的根须,刺入了那看着坚固不朽的鳞甲中,不断引渡着其本命的源精,供给一棵悬浮于河道旁的五丈琉璃神树中。

    这树笔直粗壮,没有分厘歪斜,属完美的圆柱形态,盘底长着108根晶莹须根,定扎在虚无之中,树皮也未有褶皱纹路,镀着琉璃宝色,绽放出万彩道光,让天顶大日都为之黯然失色。可其树体却不长一枝一桠,只有数万如晶片般的神叶直长于躯干之上,而这些神叶大小不一,毫无规则可言,每一片都泛着独属自己的道光。

    有的形态如焰火,叶片中藏有一片无边火域,只要放出便可焚燃诸界,有的形态似水滴,叶片中藏有天界神河,可灌充无尽寰宇,有的形态如真雷,叶片中藏有雷源之地,主掌天地惩罚,还有的叶片形似天日,照射无尽烈阳,散发出至阳神力。这些数万神叶只有寥寥百余片显化而出,其余皆被各种神秘道气遮盖,看不清真实的形态。

    琉璃神树吸收了磅礴的荒兽源精,万彩道光更甚,随之轻轻摇摆九次,躯干数万神叶溢出道源之气,引的天地传来微微颤音,各类大道醇精之气从四方飘来自主托浮其身,仿佛秉承天地意志而生,天生万道与之契合。

    下方、被吸取大量源精的荒兽异种,身态越来越萎靡,虎首的四瞳深度凹陷不见生机,不朽的紫色鳞甲暗淡无光出现蛛网裂纹,那麟身更是已常人可见的速度化肉消骨。

    没用多时,琉璃神树似乎食饱了一般,慢慢把根须从荒兽的胸口处抽出,扔离了已经瘦骨嶙峋的荒兽尸身,丢到那万千兽尸之中。

    它抖动着琉璃色的躯干,在树体中心处拟化出一个丑脸独目,似男似女的面容,虽有些怪异但神圣之韵十足,不容万灵玷污。

    “吞噬了这么多异种源精,竟只恢复了不足十之一二的生机,早知该冒一冒风险,从荒域内多收纳一些血脉较强的大妖”琉璃神树喃喃自语着,其声包罗万象,散发一种道韵,让天象都呈现祥瑞之色,好似天地梵音,可助生灵瞬间顿悟,体悟道之雏形。

    可还没等天地降下祥瑞,那丑陋的树面刹那间却又呈现凶恶之色,怒吼连连,惹得飓风滚滚,白云翻腾,山河崩裂,天象皆因它情绪而变。

    “趁吾幼期,从道源之海盗吾天根,封存数纪元,想从吾身找寻………缺陷,真是痴心妄想…………”。

    琉璃神树话中不全,虽坦率言出了,但顷刻便被一种无形的禁忌之力强行抹去,任谁也无法听到它之后的言论。它发泄许久后,渐渐平稳住了情绪,它盘底伸出一根须根,波动了旁边的河道水面,一抹梦幻仙光浮现,荡漾着平静的水面。

    水面化镜,映射了万里内的一切事与物,琉璃神树甩动根须,使镜中的画面飞快转动,停在了一座恍如天之府邸的仙宫景象中。它神情若有所思,望着这座镇压天地,被仙精雾霾包裹的仙宫,疑惑道“吾已逃脱,荒域竟毫无反应?是守护者沉睡万古之中,还未苏醒吗?”。

    “不对!”琉璃神树即可否决了心头的念想,它脑中回想数月前,闯入荒域的一位人族修道者,那男子年岁不大,灵台无暇,道骨清透,体质特异,虽修为不强,但掌有一件秘宝,可借来惊天伟力,震碎苍穹日月亦不在话下。

    那日他正巧碰见被封存琉璃神树,只见其形就可揣摩道意,便知是天地奇珍,贪欲使然之下,他不顾封存之地的古仙阵来历,倾尽秘宝神能想要磨灭阵纹。

    奈何仙阵为手段通天之人所布,他只是扰乱了一些阵纹造成一角漏洞,终究无法破去,可神树却借由这次异变,从数纪元的封存中苏醒而来,它借助天道的眷顾,斩去本体生机,从漏洞中闯出。

    “如今细细想来,就算那秘宝的主人亲自前来,也撼动不了太元封仙阵分毫,应该是岁月天道一直在磨灭此阵威能,而诸古也未有神人来修复阵纹,才导致这天阵不存百之一二的威能。可为何没有神人修复呢?是已经从吾的天根中获取了道之残缺奥秘?还是天道降下无上意旨…………?”琉璃神树这番言论依旧被抹去大半,它颤动着慧光,数万神叶与之共鸣,引来霞光漫天,它想运用自身神能与天地沟通,探知过去因果,明悟心中疑虑,但终究生机受损,没有引动天地垂恩。

    少时过后,琉璃神树平静下来,不再执着那万古疑秘,它根须又触摸到那河道水面上,转动着水镜中的画面,察看万里内的八地灵气和山宝奇珍,寻找可以恢复生机之物,但这转瞬间的浏览,却让它树面露出笑意。

    水镜之中,天穹之上,一道残影极速掠过,荡起了层层气浪,正往此处飞来,琉璃神树看着那残影体外的黑白二色,神叶萧萧而抖,树面十分人性化的舔了舔下唇。

    “先天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