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装甲咆哮 > 第二十七章 张子豪同学走得很安详
    随着高考的结束,进入了漫长、却又短暂的等待。

    说漫长,从高考结束、到公布成绩,每分每秒都让人煎熬、期待;

    说短暂,实际上高考结束与公布成绩,中间只隔了区区三天。

    基础学科方面的考试、精神力峰值的检测,其实都是即时完成;

    就算加上汇总考生成绩,最多一天其实就能整理完;

    这三天,主要还是为了避免天灾**等意外,提前预留下的应急时间。

    陈晨一家人第四天早上,早早就吃完了饭,等待着即将公布的高考成绩。

    陈爸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来了句:“家里没个电脑,就是不太方便。等陈晨上了大学后,就买一台吧,陈曦也能查查学习资料。”

    模拟器虽然也能联网,但其他人却无法观看,在这点上确实不如电脑实惠。

    陈晨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以前也没少提过买电脑的事,陈爸每次却都选择了无视;

    甚至,陈爸被说烦了,最后更是来了句——要啥电脑、要啥电脑,耽误学习!

    陈晨那个眼泪啊。

    他用、耽误学习,陈小曦同学用、就不耽误学习了?

    什么鬼逻辑!

    还有,为什么要等他上了大学再买?

    这段时间买不行么,陈晨也能玩玩啊!

    他这一刻再次生起怀疑,难道自己真是充话费送的?

    相比陈晨的苦瓜脸,陈小曦同学小眼神倒是亮晶晶的;

    甚至,就连陈妈也大为意动,还说了句:“我听别人说,网购好像挺便宜。”

    陈晨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网购便宜?

    网购便宜,用着贵啊!

    陈晨没少在同学、尤其是女同学嘴里,听到过这事;

    那些女同学当时那表情,真叫一个酸爽,一边买买买、一边却在淌眼泪。

    表针这时候终于指向了八点、也就是公布高考成绩的时间,一家人气氛不由紧了些。

    陈晨先是戴上模拟器,然后登陆了公布高考成绩的网址。

    他待查询完、再摘下模拟器时,却是一脸懵逼。

    陈妈忍不住急了:“考得怎么样!”

    就连陈小曦同学也巴巴地睁大了眼睛。

    倒是陈爸重重吸了口气,强做镇定道:“儿子,别放心上,咱尽力了、就可以了。”

    陈妈楞了下,瞬间反映了过来,也是担心道:“是啊。考不上就考不上,不就重点高校嘛,咱不上就是……”

    “基础学科637,精神力峰值124。”陈晨还是一脸木木的表情。

    他对基础学科的成绩,倒是并不意外,637也算预料之中;

    陈晨之前对题时,其实就有个大概,知道基础学科方面,上各重点高校都是无碍的;

    可精神力峰值124,真的把他惊了。

    陈晨想过精神力峰值,提升的幅度有可能还算可以,但没想到这么可以!

    124!

    他上次体检是103,两个月时间,竟然提升了21点!

    陈爸陈妈楞了下,明显一时间没反映过来。

    倒是陈小曦同学一下子就跳起来、抱住了陈晨:“啊啊啊啊啊!陈晨之前说过的,去年重点高校招生,精神力峰值最低标准,112!”

    陈爸这一刻终于笑了,一直憋着的那个口气,也狠狠地呼了出来。

    陈妈虽然同样一脸喜色,但很快却不甘心地来了句:“才比最低要求,高了12点?如果陈晨没有昏倒那次就好了、耽误了七八天,要不怎么也能再多增加个三五十点!”

    陈晨听到这话,差点没喷出口老血。

    三五十点?

    这可真是亲妈吆!当是喝凉水呢,还真瞧得起他!

    陈爸这时候也忍不住凶了句:“没有那次,也有下次,你还真想把儿子逼死啊!”

    陈妈一下子急了:“我怎么可能是那意思。我就是、我就是……”

    甚至,陈妈说着说着眼泪都淌出来了,嘴皮子难得地不利索起来。

    “妈!”

    陈晨这时候也彻底缓过了神来。

    他一把搂住陈妈:“我明白、我都明白。而且,124不低了,就连三大,都未必没有希望!”

    “三大?”陈妈一时间楞住了。

    “对!”陈晨重重地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就算你儿子这次进不了三大,也能进个很好的重点高校。嗯,比西南交大,更好的重点高校!”

    母子连心;

    他这个当儿子的,怎么可能不了解老妈的脾气。

    虚荣?

    谁tm不虚荣!

    陈妈本来就不是那种没心气的人,但为了不影响家里人,一直都压抑、掩饰着。

    可那天被人瞧不起,真的把陈妈气到了。

    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

    求的不是那荣华富贵,求的就是心里堵着的那口气!

    凭什么她们家,飞不出那金凤凰?

    凭什么她儿子,就得比别人熊!

    陈妈这时候终于反映了过来,紧跟着忍不住笑了;

    可陈妈笑着笑着,最后却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陈晨这下子傻眼了。

    他连忙蹲下劝慰老妈,可怎么劝都没用。

    陈爸看着这一幕,眼圈也有些泛红,最后却什么都没说,还把脸别到了一旁。

    相比陈晨这个当儿子的,两口子无疑更清楚彼此。

    陈爸不清楚陈妈这些年的苦吗?

    清楚!

    可清楚又能怎么样?

    难道,陈爸真愿意当条咸鱼啊?

    怎么可能!

    陈爸年轻时也是争取过的,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是!有努力,就必然有收获!

    可这个收获,终归是有大有小的!

    陈爸的收获,就是让这一家人,有瓦遮头、有饭糊口;

    再多?真的给不了了!

    一个男人,给不了家人更好的生活,难道陈爸心里就不苦吗?

    苦啊!

    甚至,未必亚于陈妈的苦。

    陈爸也是胜在心态好,再加上陈妈体谅,才会看起来像条无忧无虑的咸鱼;

    反倒是陈妈,到底是个女人,做不到唾面自干,心里自然越来越难。

    而今天,陈妈的泪终于淌了出来,陈爸自然不会拦着;

    想哭,那就好好哭一场,把这一二十年的苦,都哭完!

    陈晨虽然也朦胧懂事了,但哪懂得这种人生的酸甜苦辣。

    他就不停地劝啊!

    可怎么劝,都劝不好陈妈。

    直到屋子里,忽然出现了更恐怖、更声嘶力竭的哭声。

    陈晨这下子更傻眼了。

    他无奈地看向陈小曦同学:“你也哭?你哭什么啊!”

    陈晨这时候才真是想哭,老妈还没安慰好,这熊孩子竟然也哭了。

    这叫什么事啊!

    陈小曦同学这时候挪开了捂着双眼的小手,眨吧了下眼睛,无辜道:“我看妈这样挺好用的,你都哄着她。那我学会了,以后也好哭给你看呀。”

    陈晨嘴角一抽,紧跟着却楞了下,发现老妈竟然破涕为笑了。

    得!他哄千言万语,不及陈小曦同学一句。

    陈妈这时候边抹脸上的眼泪、边笑:“就是。我哭嘛!我哭的着嘛,我儿子考得那么好,我还哭!”

    “就是。”陈爸适时调笑了句:“你这时候就该摆个席、把小区人都叫上,好好显摆一下。”

    陈妈这下子彻底缓过了劲,翻个了白眼道:“我傻啊!我才不跟那些白眼狼似的,还傻乎乎地摆席,收的份子钱,都不够席面的。有这钱,还不如咱自家人吃呢。嗯,最多叫上小刘他们两口子,乐呵乐呵。”

    陈晨见家里云散雨收,总算松了口气。

    电话这时候刚好响了,他走过去看了下。

    “是张子豪那家伙,估计考得不错,想找我炫耀呢。”陈晨笑着说了句、然后接起了电话。

    可他拿着电话、听了一会儿,脸色却彻底变了。

    陈爸、陈妈见他放下电话、傻楞在那的样子,不由担心道:“怎么了?”

    陈晨沉默了一会儿:“爸、妈,能给我点钱吗?”

    “出什么事了?”陈妈急了。

    陈晨张了张嘴,犹豫了下,最后才叹道:“我有个同学自杀了,我想过去悼念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