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亡土—血与焰 > 第六章 乱葬岗
    严影和炽燃骑马并排行驶在街道上。

    “昨日你一人前往目俈大营,可笑。”炽燃面无表情。

    “咦?如何可笑?“严影笑道,脸上的疤也跟着蜿蜒起来。

    “要是目俈认出你就是那割人头颅的总卫,免不了抽筋扒皮。“炽燃看向严影脸上的疤痕,”只要有人告诉他们刑司总卫特征,你就必然惨死。”

    严影驱马前行几步,才回道:“我本就深居简出,军队里知道我长相的屈指可数,不——过。”他拉长了声调。

    “我此行倒也不是寻求刺激。”

    炽燃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这是判断军队上层是否有探子的最快方法。”他笑了笑,“如果我死了,就能给全将军做个提醒,有些事情还要从长计议。”

    “你看到了,我并没有死,那么历史的车轮就要开始滚动了。”

    “拿命去换一个提醒吗?”

    “很值。”严影双腿夹紧马背:“现在就只差一件事,找出潜伏的刺客,剥开他的皮看看他的里面。”

    “驾!”说完,他就勒紧缰绳,驱马前向跑去,马蹄踩起的黄沙飞舞,久久没有散去。

    李知府府上。

    林庆正在将张药商死前军队运走木箱,和黑衣人留下的虎头短匕二事报告给他。

    “李知府,我实在不明,此事为何刑司军要参与进来?”

    李知府抚摸着下巴的胡须:“军队出现了专门破坏的探子,所以深谙此道的刑司军才会参与进来。我也是才得到全将军的命令。”

    “话虽如此。”林庆略有犹豫,就将刺客身形同炽燃相似一事也告知了李知府。

    “哈哈。”李知府听后笑道,“要是如此,那可是一桩好事啊。”

    “为何?”林庆疑惑的看着他。

    “现在真凶没有任何头绪,大海捞针何其困难,如果那个炽燃就是真凶,不是反而更有机会吗?”

    “可是那个炽燃是刑司军总卫的手下。”

    “那又如何?”李知府说道:“如果查明炽燃就是刺客,一个刑司军能在全将军手下翻云覆雨吗?”

    “你放心去查,目前来看,全将军可是全力支持我们找出真凶,你不必有任何顾虑。”

    听李知府如此说,林庆心中又敞亮了几分。

    “知道了。”他回道。

    尉府。

    白语儿刚从锦文家中回到这里。

    她忧心忡忡,这几日谣言四起,大家都在传丰城沦陷一事。

    虽然前些日子全将军在漷城外大败目俈,但之后便接连传来边陲城市沦陷的流言。现在,连漷城外仅存的丰城也已失守,那么,接下来,就只剩关隘漷城了。

    看来兵力吃紧的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虽然漷城占据天险,易守难攻,但长期下去,驱逐目俈人可是越来越难了。

    突然,尉府外金锣响起。“有人敲锣?”白语儿心想,便出门看去。

    一名衣衫褴褛的老人正持羊头锤敲着尉府外挂着的金锣。

    尉府负责维持城市治安,关于治安问题,无论大事小事,无论皇戚奴婢,皆可敲击尉府门前悬挂的金锣报案。

    “何事敲锣?”白语儿问道。

    老人看到是一个女性,犹豫了片刻说道:“尉府娘娘,我家大郎身染重病,而最近漷城药材越来越难买到,病一天比一天严重,今日我给大郎喂饭,就发现怎么也叫不醒他了。”

    他抹了抹眼泪:“我们家穷,买不起棺木,就寻思拿块席子埋在西郊乱葬岗,昨日过去,发现乱葬岗所有的土坟都被挖开,就只剩一张张席子在哪里。尸体也不知道是被野狗还是什么叼去了。”

    “你说我们活着治不起病,死了买不起棺材,现在就连下葬的地方也不安心吗?”

    白语儿心中大惊,不顾老人还在抹眼泪,一把拉住老人。

    “你说乱葬岗的尸体都消失了?”

    “我昨日亲眼所见。”老人看到白语儿满脸惊讶诧异,心中有所不解。

    “快带我过去。”

    白语儿内心焦灼,又是尸体消失?

    一行人很快就赶到西郊乱葬岗。

    老人指着一片荒地:“就是这里。”

    白语儿上前查看,心中狐疑大生,这里跟老人所说不同,土坟并没有被挖开,但是,泥土很新,确实又有挖掘的痕迹。

    老人也跟着走来看去,然后吓得直接摔倒在地。

    “我昨日明明亲眼所见,为何今天…”

    白语儿面色沉重,她回头示意,几名府兵便拿起铁铲开始挖坟。

    待土坟挖开,一股腐臭直冲上来。

    她捂住口鼻,向里看去,土堆下并没有如老人所说的只剩下一张席子。

    消失的尸体还在,只是四肢弯曲,就像被人随意地扔了下去。

    天空突然响起了炸雷,多日未下雨的漷城也开始点点滴滴的落下雨水来。

    西郊的乱葬岗上,有一个老人还在喃喃自语。

    “这怎么可能,我昨日亲眼见到,亲眼见到的。”

    白语儿带人将乱葬岗其中三具尸体运回了仵作行,然后便返回尉府向林庆汇报此事。

    “我见老头不像欺诈之人,而且泥土发新,确实有被挖掘痕迹。同时我检查了乱葬岗大部分土坟,只要是近月刚埋葬的尸体,都有被挖掘。”

    白语儿描述经历的时候,乱葬岗随行的尉府府兵也在旁边纷纷点头。

    “这次不仅是尸体消失,然后又全部回来了?”林庆问。

    “是的,若不是老头家中大郎去世,尸体一来一回,我看也是无人知道。”

    林庆又想到了消失的张药商之子张大郎,沉吟片刻:“尸体消失,第二日又全部归还,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我看仵作那边应该会有些结果了。”白语儿回道:“不管是谁在装神弄鬼,定有他的目的。”

    “走吧。”林庆招手,一行人便随林庆走出尉府。

    当赶到仵作行时,看到仵作还在查看运回来的尸体。

    “仵作,可有发现?”

    仵作看到林庆,就停止了手上工作,将小刀放回停尸台上。

    “回林府长,贱奴经过初步查看,发现有两个疑点。”

    “一是这三具尸体喉咙中有不明汁水,应该是死后被人強灌进嘴巴。这个汁水是什么,贱奴不知。”

    “至于第二点…”仵作面露疑色,似有所虑。

    “吞吞吐吐做什么!”白语儿呵斥!

    “是。”仵作连忙答应,“第二点就是这三具尸体都有被啃咬痕迹,是新伤。”

    “被野兽啃咬吗?”林庆问道。

    “不…不…太似…”仵作又吞吞吐吐起来。

    “那是什么!“白语儿看着犹犹豫豫的仵作,着急起来。

    “像是…被人咬的。”

    “被人咬的?“众人同时惊呼起来,然后脸色大变,之后就有人开始呕吐起来。

    “漷城里有人在啃尸体吗?“

    林庆心中开始发怵,不敢再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