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亡土—血与焰 > 第十章 死斗
    锦文驱马回到家中,将头盔脱掉,长抒一口气。

    林庆刚要他假扮巡夜士兵的时候,他还是有很多疑问。

    “林府长,我去假扮没问题,但是回到尉府不就被揭穿了吗?”

    “你不会回尉府,不论什么情况,都要在半路溜走。然后我会去跟尉府解释,说你突然逃跑。”

    锦文看着手上的长剑,剑身的血已经干涸。

    林庆的姜太公钓鱼之计看来确实奏效了,只是锦文走的时候,对面还剩两人。

    “不会出什么差错吧。”他心中有些不安。

    先把盔甲藏好。他想到,便准备脱下盔甲。

    就在这时,一声笑声从锦文身后传来,他大吃一惊,汗毛直竖,差点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他连忙回头,见一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门口。

    那人年近三十余,相貌普通,身着粗布麻衫,就是寻常百姓打扮,但喉头的一道刀疤在告诉锦文,此人极其危险。

    “我说那晚怎么会有人活下来,害我一路跟过来,原来是你啊。”麻衫男子声音沙哑,看样子应该是喉头受伤导致。

    “你是何人?”锦文拔出长剑,满脸戒备。

    麻衫男子看着锦文的腿“嘿嘿”笑了一声:“伤都才好,就把我忘记了?”

    “是你!”锦文脑中浮现出了那晚在扎布儿宅院遇见,然后刺伤他大腿的黑衣刺客。

    “你受何人指示?杀害张药商,扎布儿,还有烧粮仓,都是什么目的?”

    锦文将剑举直,对准了那晚的刺客。

    “别急。”那名刺客双手背负身后,走了进来。

    “一人回答一个问题,我先问。”他继续说道:“你们已经知道是他了?”

    “他?”锦文眼珠转动,脑袋也在飞速思考。

    “看来还不知道。”刺客看出锦文脸上的疑惑,“那就好。”

    “你说的‘他’是谁?你们是什么目的?”锦文看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干脆直接问到。

    “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他摇摇头。

    “哈哈哈。”锦文大笑道:“你的同伴已经被我们截住,到时候,不想说的都要全部说出来。”

    听到锦文的话,刺客似乎毫不在乎,他看着锦文,眼神竟然满是同情,“区区尉府,处理的都是些土鸡瓦狗,刚开始被你们杀的四人,只是我们雇佣的流匪。”

    “剩下那两人,可不是你们几名尉府的人能解决的,所以我才放心跟来。而现在,你的同伴的脑袋已经…”

    “林府长,你们来了!”不等他说完,锦文突然看向刺客后方喊道。

    他疑惑地扭头看去,却见背后空无一人。

    就在这瞬间,锦文已经提剑进攻,原来只是骗他分神之计。

    眼看剑尖已到刺客身后,但他反应极快,身形一动,已经侧身躲开。

    锦文没等他调整身形,剑尖横劈,向他扫去。

    刺客左手微动,一把短匕便已露出,“呯”一声利器对撞的声音,就直接将锦文长剑挡开。

    而在挡开的同时,他已经出脚,重重的踹在了锦文的腿上。

    遭到偷袭时还能防守反击,这已经超过了锦文的预料。

    锦文被踹的连连后退几步,险些摔倒。

    一阵巨痛从腿上传来,包扎的白布逐渐变红。不用看,他也知道,伤口破裂了。

    “不是说再碰到我,会砸断我的骨头吗?”他嘿嘿冷笑,又持匕前攻,锦文咬紧牙关奋力抵挡。

    “只是佯攻。”剑匕交接几下后,锦文已经看出,刺客并没有下杀手,好像只是在配合他的长剑一样,但就算如此,刺客的每一下,感觉自己费尽全力才能接住。

    看着他有所松懈,刺客又出脚踢来,只怨锦文技不如人,流血的大腿又挨了重重一脚。巨大的撕裂的疼痛让他直接跪倒在地。

    “啧啧。”刺客扁了下嘴巴:“再来两下,你的骨头就要断了。”

    冷汗汇聚成一滴滴汗珠从锦文脸上流下,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突然掉头就向床榻跑去,然后又支撑不住,摔倒在床榻下。

    “哎,每次都要跑,真够丢人的。但这次,你能跑到哪里去呢?”刺客跟在后面,气定神闲,慢慢地靠近过来。

    锦文只手扶着床榻,勉强将身体撑起。眼看刺客已经靠近,他突然扭转身体,另一手上的长剑就横抛向那人。

    慢了,刺客微微扭头,长剑就飞了过去,横砍在了房屋的柱子上。

    锦文面如死灰,他双手伏在地上,头靠在床榻边,一动不动了。

    “连剑都丢了吗?”刺客摇摇头:“之前说的大话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不过,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的,我会跟你学,先砸断你的骨头,哈哈!”说完,他一个小跃,左脚抬起对准锦文的大腿踩去。

    就在这时,锦文突然原地一个翻滚,手上竟然多了一把障刀!

    原来他的目的就是床下藏的那把障刀!锦文先装不敌,再抛长剑,一切都是为了让那人放松警惕。

    障刀化作一道白光向刺客左脚横扫,那人心中大惊,已经来不及收腿了!

    障刀砍破皮肉,顺着腿上的骨头才划了出来。

    虽然没有砍断他的大腿,但也够他受的了。

    那人直接摔倒在地,趴在了锦文的旁边,殷红的鲜血也从腿上冒了出来。

    “狗东西!”他咬牙骂道,一时大意竟让自己受到此伤。

    此时两人都在地上,锦文先发制人,拿起障刀戳去,刺客想站起躲开,但左腿的疼痛让他瞬间脱力,起身才至一半,障刀就已经刺进他的肩膀。

    他脸色暴怒,大喝一声,竟然不顾疼痛,顶着障刀直接就向锦文扑去。细长的刀身直接穿过他的肩膀从背后刺出。

    同时手上的短匕寒光一现,就刺向了锦文。

    这千钧一发之际,锦文抓住了他的手,将短匕停在了胸口前。

    两人开始相互角力。刺客翻转上身,直接骑到了他身上,借着体重的优势,短匕又往锦文胸前没被甲胃覆盖的身体推进了几分。

    顷刻,锦文的手开始被下压,力气逐渐不支,然后短匕缓缓地插进了他的身体。

    “啊!”两人同时发出怒吼,面目狰狞。

    匕首还在锦文身体里继续前进,眼看已经阻止不了,他便张嘴就向那人手背咬去。

    刺客发出惨叫,握着短匕的手因为疼痛松了开来,但锦文任然没有放开嘴。

    他强忍疼痛,另一手捏紧拳头疯狂向锦文头部打去。锦文只觉天旋地转,连牙齿都开始松动起来。他顶着拳头,伸手又抓住插在那人身上的障刀刀柄,绞动起来。

    刺客又是一声痛苦的惨叫,他双眼暴睁,两只手一前一后架住锦文抓着障刀的手,借着身体的重力,直接往地上压去。

    “啪!”是骨头断裂的声音,现在轮到锦文惨叫了。

    锦文只觉天昏地暗,意识都要开始模糊。

    不能昏过去!巨大的求生欲让锦文另一手又抓住障刀刀柄。

    “啊!”锦文发出咆哮,用尽全力把插进刺客身体的刀往下拖!

    在这生死边缘,刺客完全不顾马上要撕裂他身体的刀。他抽出锦文身上的短匕,疯狂地向对方捅去。

    两人满身是血滚在一起,在这困室里,已经丧失了人性,成为最暴戾凶残的野兽,不管自身的性命,只想置对方于死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都没有了动静,软绵绵的瘫倒在地。

    刺客双目圆睁,愤怒、恐惧、颤抖、惊讶、不解都混合在了眼睛里,然后逐渐黯淡失去了光彩。

    锦文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胸口的铠甲上,全是星星点点裂开的凹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