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卡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亡土—血与焰 > 第十一章 端倪渐显
    鱼正德伤的挺重,但所幸未危机到生命,已经送往大夫处治疗。

    稍后,其他人便回到尉府。

    李知府看着尉府中庭里摆着的六具尸体,皱紧了眉头,“怎么死了这么多人,这些人从哪来的?”

    林庆现在仍心有余悸,这次和锦文、白语儿、鱼正德三人一起出演的这出戏,虽如他所愿,顺利引蛇出洞,却不料对方如此厉害,差点将自己人害死。

    而本来是怀疑严影和炽燃两人,危难关头却是炽燃前来相救。

    给这俩人布置的好戏,反而是他们来收尾。

    李知府看着林庆不语,似乎更加暴躁:“不是说有巡夜士兵没死,要陪你前来吗,人呢!”

    “回知府。”林庆抬起头,这个问题他倒是能回答,“路上突遇刺客,巡夜士兵在慌乱中跑掉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其踪影。”

    李知府脸有怒气,“你们尉府负责城池治安,现在反而在闹市杀人,这传出去影响有多大,你自己把这些事处理好!”他愤愤地一甩衣袖,就大步跨出尉府,离开了。

    李知府走出尉府后,林庆看向炽燃,拱手作谢,“多谢此次相救,此番恩情必将铭记于心。”

    “你确实应该感谢我。”炽燃面无表情,全身笼罩在宽大的青袍里,不过这件青袍颜色似乎更深一些,刚返回尉府前,炽燃已经将刚破损的衣服换掉了。

    “伏击你们的人不是等闲之辈,你们能活命已经是大幸。”

    “你可认识这些刺客?”林庆问道。

    炽燃摇摇头,看向严影:“这几人倒是和你们刑司军有些相似,但我看应该不是你们军中之人吧。”

    严影哈哈笑道:“我们刑司军人数不多,且每人都与我深交,这绝非我们刑司军之人。”

    林庆看向俩人,他们之间的语气虚假,似乎在故意逗乐。

    就在这时,一名尉府府兵走了进来,然后直接来到林庆身边耳语一番,接着只见林庆神色大惊,急忙招呼白语儿冲了出去,然后迅速上马,一下就没了踪影。

    “要我跟着吗?”炽燃问道。

    严影摇了摇头:“我大概能猜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他看向地上的尸体,“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为何林庆要派人先来告诉我们。把人带来,再直接通知我们不是更方便吗?”

    “还贴心地留了两个时辰,我就猜到他要玩什么花样了。正是给‘我们’准备伏击的时间。”

    说到“我们”两字时,严影特意加重了语气:“不过我也是个好奇心挺重的人,派你去看看,结果反而救了他们。”

    “确实是。”炽燃想起白语儿走后,严影就吩咐他一个时辰后从尉府出发,前往淮谆寺,然后在中街就遇见了正在打斗的他们。

    “既然这是林庆布下的陷阱,那么我认为他们口中活着的巡夜暗哨也是假的。”

    严影摸了下身上的铠甲:“隐藏尸体,拔下身上甲胃,再由他们尉府府兵来假扮。”

    “然后引蛇出洞?”

    “是的。”严影点头,“但是这个计策的问题就是假扮者不能露面,到了李知府面前无法交待,所以才会谎称那人在混乱中逃走。”

    “既然一切都结束了,为何林庆现在会如此惊慌?”

    “哈哈,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严影面带微笑,又看向地上六具尸体:“如果凶手远远不止六人呢?”

    “那么那个假扮者,现在…”炽燃听明白了。

    严影右手拇指对准脖子,轻轻划了过去,算是回答了炽燃。

    “这些事情已经不是我们操心的了,我们应该感谢林庆。”

    他环顾整个尉府大院,嘴角的笑意更盛:“林庆既然布下此局,就证明他对某人是有怀疑的。而杀手上钩,那就说明,我们的敌人就在尉府里,就在之前的这群人里。”

    说到此,严影的脸越发激动起来,他双手负在身后,在尉府来回踱步起来。

    看到严影正在思考,炽燃便一言不发,站在旁边等待。

    “我想到了。”来回踱步的严影突然停了下来,他眼睛发亮看向炽燃,“听过一箭双雕的故事吗?”

    锦文家中。

    林庆一行赶到时,看到大夫已经提前到达,正在忙碌。

    刚才林庆回到尉府后,就暗地吩咐府兵去锦文家中查看。

    府兵赶到时看到锦文和另一人双双倒在血泊中,于是通知大夫后便返回尉府汇报给林庆。

    “大夫,锦文如何?”

    大夫一边忙碌,一边回答:“肩膀处中刀流血,右手骨折,左腿伤口破裂流血,胸口有大量的刺伤,但伤口不深。能不能活看他造化。”

    林庆看着躺在床上满是血的锦文,和地上一大片的斑驳血迹,不难想到两人之间死斗的惨烈,他脸色发青,心头更是惭愧。

    “差点把尉府的人都害死。”

    他走到地上的尸体前,俯下身子查看,这是一张陌生的脸。障刀插在他的身上,就快要把他的身体撕成两半。

    在尸体的手上,还牢牢抓着一把短匕。

    又是目俈人的虎头匕。

    真的是目俈的探子吗?林庆心中发愁,付出了鱼正德重伤和锦文生死不明的代价,疑问却没有得到解决。

    他在尸体上搜查一番,并没有发现还有其它有用的东西,心中又徒增失望。

    “把尸体运回尉府。”他吩咐下属后,走到白语儿面前,轻声嘱咐她将地上的铠甲收走,便回身守在锦文寝房门口。

    “府长…”白语儿忙完后,坐在了林庆旁边。

    “实在没想到,那个叫炽燃的人,会来救我们。当初我们还一心认为伏击我们的人,会是他…”白语儿贴着林庆,轻声说道。

    “恩。”林庆语气落寞:“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如果凶手跟严影他们无关,那么只有…”他本想说下去,突然又住了嘴。

    白语儿看着周围驻守的府兵,她很明白林庆心中的想法。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尉府上下和严影两人,如果不是严影,那就只剩下尉府了。”白语儿心中想到。

    引蛇出洞之计,所想的蛇没有出现,却似乎引出了更可怕的东西。

    她偷偷看向林庆,只见林庆愁眉不展,眉宇间蒙上了一层黑雾。